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46章 新思路
    数学实力排名全国第一的燕大数院拥有7名中科院院士,刚好等于浙大全校中科院院士数量之和。

    为了更好的与国际接轨,燕大数院聘请了埃利拉斯-斯特恩、彼得-拉克斯两位沃尔夫奖得主为客座教授。

    其中斯特恩的名气更大,陶哲轩拜他为师,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陶哲轩拿到了菲尔兹奖。

    两位美国老爷子经常来燕大讲课,他俩也算是国际数学界的当代牛人。

    数院是个庞大的机构,党工团、学生办、教学委员会、学位委员会等职能单位都有设置。

    在学术方面,以数院数学研究为中枢核心,汪院士为所长,坐镇指挥最前沿的数学课题研究项目。

    五个系各设系主任一名,副主任一到两名,各研究方向的教研室主任若干名。他们承担教学任务的同时也负责课题研究,这里是年轻数学人才的摇篮。

    数院学术战线的另一块阵地不可忽视,既《数学导报》编辑部。

    《数学导报》是国家核心期刊,if为0.502,全中国只有两家数学期刊的if超过0.5,另一家是中科院的《数学学报》。

    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数学期刊,《数学导报》的任务绝非每隔两月出两本数学刊物,一本a辑,一本b辑,每辑含15-20篇数学论文。

    《数学导报》更为重要的任务是,第一时间收集国际国内数学信息动态,哪位大牛发论文了,哪位小牛在哪里做了个speaker,讲了些什么核心内容等等。

    收集到大量的学术信息后,《数学导报》编辑部要进行深入分析,国际数学界最流行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哪些课题具有国际化的研究价值等等,并向院内主管学术的领导及时反馈、沟通,制订燕大数院的中长期学术规划。

    全球信息化时代,闷着头搞科研的方式早就被淘汰了,《数学导报》编辑部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国内外数学动态,这比他们一年出12本期刊的工作更有价值。

    年瑞明岁数不大,四十岁出头,他是《数学导报》的主编,国内著名数学专家,头衔一大串,长江特聘教授、中组部“万人计划”百千万工程领军人才、人事部“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等等。

    《数学导报》的名誉主编是闻院士,老爷子偶尔来编辑部逛逛,他完全信任年瑞明的工作能力和学术水平,年瑞明是闻院士的得意弟子,毕业于燕大数学系。

    年主编泡杯茶,点上一根点五中南海,翻阅最新一期的国内外主流数学期刊。

    中南海大概是燕大数院的指定香烟品牌,上到院士,下到研究员,都抽这种烟。

    物理学院、化学院、计算机学院抽的烟稍微贵点儿,中华、苏烟、黄鹤楼啥都有。

    数、物、化、计这四大学院承担了燕大最核心的学术研究工作,做学问做到深处那必须抽烟,不抽烟没灵感啊。

    年瑞明抽着烟,首先翻阅了国内四大数学期刊中的三本,《数学导报》就不用看了,他就是主编,熟的不能再熟。

    接下来,年瑞明快速浏览国内第二梯队的数学核心期刊,哗哗哗,他飞快的翻动杂志,一目十行。

    看似走马观花的速览,记忆力惊人的年主编却记住了一个名字。

    最新一期的《数学研究报》、《数学新刊》、《代数杂志》上,都有同一位作者的名字,沈奇,这位作者的联系地址是“燕大数学科学学院数学系-首都”。

    年瑞明查了查数院学生档案,沈奇,数学系大一新生,招生途径:数学竞赛保送。

    “哦,沈奇,就是那个i满分金牌选手。”年瑞明的记忆力好啊,一两年前的事情,一下子就回忆起来了。

    “我系这位学生酷爱写论文,一个月内发了三篇核心期刊论文,他大一上都没读完,很有潜力嘛。”年瑞明对沈奇越来越感兴趣,其实沈奇有四篇论文在一个月内被刊登出来,还有篇普刊论文。

    但国内数学普刊入不了年主编的法眼,他以为沈奇一个月内发了三篇论文。

    当然了,一个月内连发三篇专业数学论文,这种产出量也相当惊人了。

    “这沈奇,怎么不往我们《数学导报》投稿呢?”年瑞明拿着公文包,离开编辑部开会去了,他业务挺繁忙的,关注一位大一新生算是忙里偷闲。年主编绝不会对一位大一学生说,小伙子你很棒,赶紧的给我们《数学导报》投论文。

    年瑞明离开后很没多久,《数学导报》的一位编辑发出了一封电子邮件:

    “沈奇你好,你的论文《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已进入同行评审环节,请根据同行专家意见修改你的论文,并将修改后的论文上传至我刊投稿系统……”

    与此同时,沈奇在校外咖啡厅请欧叶喝白开水,他俩是这家咖啡厅的常客,办了vip卡,享受高级vip会员的折扣优惠。

    咖啡厅的环境不错,放着舒缓悠扬的萨克斯音乐,wifi网速超快。

    沈奇和欧叶坐在固定的3号卡座,一人一部笔记本电脑,优雅地喝着最昂贵的白开水。

    “好难。”欧叶说到,她正在研究的课题是《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

    元旦之前,沈奇让欧叶研究这个课题,看能否找到一种甚至多种新的解决方法。

    一种新解法就能形成一篇新论文,多种新解法就能形成多篇新论文。刷呗,可劲的刷。

    “但我找到了线索。”欧叶操作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一tex文档给沈奇看。

    欧叶的这份文档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大意就是,若{xk}?Ω?r^n是由算法产生的点列,则能找到{xk}的每个极限点的严格互补条件。

    沈奇认真审阅,得出结论:“欧叶你这种思路方向是正确的,但还是个半成品,我就问你,如何证明序列{Φxl(k+1)}对所有k是非增的?”

    “好难啊。”欧叶摇摇头,不知道。

    “我分包给你做的课题,能不难吗?太简单就是瞧不起你。”沈奇说到。

    “那你帮我证明?”欧叶提出请求。

    “欧叶你怎么能这样,遇到困难就退缩?千万不要知难而退,必须迎难而上。”其实沈奇一时半会也没想好该如何证明,他说到:“这种新思路及核心证明步骤,欧叶你再琢磨琢磨,我很忙的,还要做鲁教授的课题,那个课题更难。”

    “哦。”欧叶点点头,切换另一份文档给沈奇看,这是她研究出的第二种思路,当然了,也是半成品。

    “咦,{xk}至少有一个极限点是稳定点……这个靠谱,欧叶你的思路很活跃嘛,短短一两周之内,居然想出两种不同的方法。第二种不难操作,根据局部利普希茨连续性,等价于存在一个常数……算了,我写吧。”沈奇拿过欧叶的电脑,啪啪打起字来,以及几个他认为核心的数学式子。

    “搞定。”几分钟后,沈奇将电脑还给欧叶:“看懂没有?就按照我的推导逻辑,结合你前期的分析计算,整合梳理一下,第二种方法就完善了,你可以出篇新论文了。”

    “联合署名?”欧叶问到。

    “这个课题我都分包给你了,当然是你独自署名。”沈奇说到。

    “联合署名。”欧叶非常坚持。

    “孩子,总有一天你得学会独立。”沈奇打了个响指,喊服务员过来续白开水。

    续了一杯白开水,沈奇同意了欧叶的提议:“那行吧,联合署名。”

    他不敢拒绝欧叶,否则欧叶又该当着他的面吃药了。

    叮!

    就在此时,沈奇的电脑发出一声清脆的提示音,您有新邮件。

    沈奇点开新邮件:“太好了,《数学导报》的编辑终于来信,我的第五篇论文进入了同行评审环节!可以回家过个好年喽。”

    “祝贺你。”欧叶发来贺电。

    “咦,等等,这什么狗屁专家,简直胡说八道啊!”沈奇正开心着呢,结果点开附件的专家意见一瞅,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