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47章 工作餐
    沈奇投的前四篇论文,专家评审意见大同小异:“作者你说的很对,你写的很好,但美中不足的是xxxx……当然了,瑕不掩瑜,希望你能修订。”

    前四篇论文的审稿人各有特点,有人写了好几页纸的评审意见,有人就写了一两句话。但传递给沈奇的意思是一样的,两字,小修。

    不管审稿人写几页纸还是一句话的评审意见,他们最终都会告诉论文作者两字,大修 or小修。

    有的审稿人写了几页纸甚至十几页、几十页纸的评审建议,有可能最后告诉作者的是,小修就好了。这种情况是有的,审稿人的评审意见整理一下,都可以再写篇新论文了。能遇见这种审稿人,论文作者是幸运的。

    有的审稿人只写一句话,纯粹的文字描述,不含任何数学式子或符号,最终告诉作者的有可能是:大修。

    遇见这种一句话+大修的审稿人,90%以上的论文作者会缴械投降,社会社会惹不起,叨扰了大佬,撤退。

    沈奇小修了前四篇论文,哦,其中联合署名的一篇是欧叶小修的。

    然而,第五篇论文,也是最复杂的一篇,《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审稿人的意见可归纳为一句话:“大修!”

    基于广义互补问题构成的半光滑方程组的广义雅可比矩阵,求出一个带椭球约束的线性化二次模型,是沈奇的核心论述逻辑。

    围绕这个核心逻辑,沈奇完成了15页的论文。

    审稿人持不同的观点,他或她认为f,g:x?r^n→r^n连续可微,x包含n维不等式约束集,利用逼近牛顿法和广义拟牛顿法不涉及整体收敛性。

    很明显,审稿人的观点跟沈奇的逻辑是相悖的。

    至于谁对谁错,沈奇认为他对。

    沈奇并不知道审稿人是谁,是哪所大学或研究机构的数学专家,在单盲流程下,沈奇只认识编辑。

    其实也没跟编辑见过面一起喝过茶什么的,这里的认识仅存在于网络上,邮件中。

    《数学导报》的编辑叫许维妮,沈奇就知道这么个名字,看名字或许是位女编辑。

    对于审稿人的大修评审意见,沈奇当然有想法。

    为了写《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这篇论文,沈奇差点走火入魔,现在你告诉我,我做的基本上是无用功,大修?不,我沈奇不服!

    不服?

    那就讲道理。

    以理服人。

    沈奇在笔记本电脑里新建一tex文档,开始打字,写数学式子,辅以文字说明。

    他要做的事情很明确,证明自己的论述逻辑正确,并指出审稿人评审意见中的逻辑错误。

    ▽Φ(x)=v^th(x)=▽f(x)(a(x)-i)h(x)+▽g(x)(b(x)-i)h(x)

    此处a(x)和b(x)满足式(7)的对角阵。

    考虑向量(a(x)-i)h(x),由其构造可知,它的第i个分量非零等价于hi(x)≠0.

    即下面的情况中有一条满足:

    (1)fi(x)≠0且gi(x)≠0

    (2)fi(x)=0且gi(x)<0

    (3)fi(x)<0且gi(x)=0

    ……

    可证,若▽g(x)^-1▽f(x)是一个线性代数中定义的p-矩阵。

    那么▽g(x)^-1▽f(x)(a(x)-i)+(b(x)-i)是非奇异的。

    故……

    沈奇静静的码字,倔强的讲道理。

    欧叶静静的看沈奇码字,时不时也在自己的电脑上码几个式子,她得到了启发,她跟沈奇研究的是同一篇论文,同一个课题。

    最初写论文的时候,沈奇没有对手,对于自己的论文逻辑,他能自圆其说即可。

    而现在,沈奇有对手了,对手说他逻辑错误,要大修。

    一篇学术论文特别是数学论文,不怕细节上的错误和局部计算偏差,就怕被人指摘核心逻辑错误。

    作者的核心逻辑被推翻,等于是被全盘否定,这篇论文白写了,大修等同于是写一篇新论文。

    大修个毛线啊,马上过年了,谁有心情跟你大修?

    为了不大修,沈奇需要用更犀利更尖锐的数学语言,证明自己的逻辑没有错,并打动审稿人,征服审稿人。

    这份工作持续了一上午。

    咕咕,沈奇的胃部发出闷响,饿了。

    “服务员,补充水源,再提供一些食物。”沈奇叫来服务员。

    服务员鼻子一酸,眼泪都快流出来,不容易啊,这一男一女来我们家喝白开水喝成了vip会员,终于舍得点一回吃的了。

    “请问需要点些什么吃的?”服务员将菜单递给沈奇,说到:“套餐b也就是双人情侣套餐,享受午餐折扣优惠,性价比很高,推荐你们点这份套餐。”

    套餐b就是牛排+意粉+小面包+沙拉+咖啡的组合,沈奇说到:“那就点这个套餐,我们只饮用纯净水,咖啡就不要了,少算点钱。”

    “不要咖啡也是这么多钱。”服务员客气的说到。

    沈奇:“那不点套餐了,扛着,都是年轻人饿不死。”

    “行行行,咱不要咖啡,少算点钱,回头我跟店长解释一下,毕竟你们是本店的vip会员,享有特权。”服务员懂得不能因小失大的道理,不可因为两杯咖啡而损失掉一份套餐。

    “vip卡的折扣,可否加权到套餐b的折扣上?”沈奇又问。

    服务员没听明白:“啥加权?”

    沈奇解释到:“vip卡的全时段折扣值,和套餐b的午餐折扣值,会计算出一个终值,也就是我们买单时所需支付的实际值。我的意思是,我们买单时的实际金额,是取加权平均值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免得引起纠纷。”

    沈奇科普了一轮加权平均值,服务员没理解太透彻吧,但也大概听懂了,他说到:“你们享受了套餐折扣,就不能再享受vip折扣,二者中取优惠度较高的那个。”

    沈奇摇摇头:“这不科学,那我办vip卡有啥用,只能享受纯净水的打折优惠,水卡?我之所以不简单运用六折乘以八折这个算法,而是考虑加权算法,是有科学依据的。”

    “六折乘以八折对你们来说确实不公平,4.8折的折扣也许会让你们店亏本,但考虑到加权系数,一切合情合理。别跟我争了,国家统计局也是这么计算的。”沈奇说到。

    “我……我请示下店长,请稍等。”中专文化程度的服务员撤退,惹不起。

    过了会儿,套餐b送到沈奇和欧叶的卡座,不含咖啡。

    “这是加权之后的套餐,请慢用。”服务员保持礼貌的态度,今天他学到一个知识点,加权算法。

    “所以你们店长懂数学?”沈奇问服务员。

    “店长大学毕业,可有文化了。”服务员说到,然后离开,接待其他客人。

    “意粉是你的,其他食物都是我的,吃吧,动叉子。”沈奇将意粉摆到欧叶面前,他先解决牛排,补充体力,继续战斗。

    欧叶饭量不大,一份意粉足够了。

    燕大数学系的两人吃着工作餐,时不时讨论两句数学问题,目光没有离开过电脑。

    到了下午两点,沈奇终于写完“上诉稿”,他把稿子给欧叶看:“你觉得怎样?”

    欧叶研究了好久,得出结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