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48章 缘,妙不可言
    沈奇将作者意见稿发邮件给《数学导报》的编辑。

    大意就是,我是对的,我不改,要改你改。

    《数学导报》编辑部,编辑许维妮在午休结束后,于下午两点重新投入工作。

    作为一家数学期刊的编辑,许维妮肯定是懂数学的,她也是燕大数院毕业的,毕业后留院,进入《数学导报》编辑部,职称是助理研究员。

    许维妮负责论文来件的初审,格式是否标准,是否存在明显的低级错误,她负责这个层级的审查。

    更加重要的工作是进入同行评审环节后,许维妮要在论文作者和审稿人之间协调,最终促成论文定稿、录用。

    叮!

    您有一封新邮件。

    许维妮进入电子邮箱查看新邮件,沈奇发来的作者意见稿。

    看了会儿,专业论述许维妮没看太懂,但沈奇想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不改不改就不改,我是大佬我最霸气。

    “沈奇的辩论有几分道理,我得立即发给专家。”许维妮编写新邮件,附上沈奇的作者意见稿,她想尽快搞定这单业务,飞机票都出了,商务舱,过几天回老家过年。

    当然了,沈奇的文字性描述部分,许维妮稍微改了改措辞。

    沈奇的原话攻击性太强,他这是要搞事情。

    数学专业论证部分,许维妮一个符号都没改,这是对作者的尊重。

    许维妮将温和版的“沈奇意见稿”发到审稿人邮箱,然后处理其他事务。

    与此同时,中华数学会总部大楼。

    刘茂清还在坚持吃药,他做过心脏手术,每天都得按时吃药。

    刘茂清是一位数学专家,担任中华数学会干事一职,他拥有数学博士学位,主攻代数方向。《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这篇代数方向的论文几经转手,最终转到了刘干事手中,他是这篇论文的审稿人。

    考虑到避嫌因素,许维妮找的审稿人来自中华数学会。

    《数学导报》是燕大数院主办的刊物,沈奇是燕大数院的在读学生,让燕大的数学专家审沈奇的稿件不合适,至少同行评审环节不方便安排燕大专家作为审稿人。

    这点职业道德,许维妮是能恪守的。同行评审≠燕大数院院内评审,沈奇必须接受外面专家的审核,否则外面的人又该说咱们燕大数学帮独霸一方,压根不存在的事情,谣言。

    安排其他大学的数学专家作为燕大数院学生的审稿人,也不合适。

    所以最合适的审稿人来自中华数学会,这是可以跟燕大数院平起平坐的高级数学机构。

    许维妮最初找的中华数学会审稿人不是刘干事,而是一位姓胡的专家。

    胡专家近期出国参加国际数学研讨会,沈奇的论文稿便转手到了于专家手里。

    于专家跟老婆闹离婚,没心情审稿,沈奇的论文稿再次转手,到了刘茂清干事手中。

    缘分呐就是这么奇妙,刘干事认识这篇论文的作者,沈奇么,我批阅过这小子的c国决考卷,还教过他代数,那是在前年奥数国家集训队的时候,那时沈奇读高中。

    许维妮并不了解刘干事和沈奇之间的关系,她鬼知道沈奇的c考卷是谁批的,沈奇在奥数国家集训队的代数老师是谁?这些内幕只有中华数学会内部的少数人有个大概的印象。

    沈奇之后又进行了一届c国决,中华数学会组建了新一届的中国奥数国家队,更年轻的选手在i赛场上大放异彩,新的数学天才缓缓升起,聚焦中国数学界的目光。

    在中国奥数竞赛史上,沈奇已算是一位历史人物,他退役了,高二便退役,站在奥林匹克之巅退役,不废话不磨叽,刷完大奖就跑,这很沈奇。

    中华数学会有了新欢,没人会去主动惦记过气的数竞老将。

    除了刘干事,他对沈奇的印象太深刻了,烧成灰我也忘不了沈奇你小子啊。

    单盲流程下,审稿人知道论文作者的基本信息。

    刘干事是沈奇的审稿人,他对沈奇的个人信息一清二楚,沈奇读高中时的手稿还锁在刘干事的抽屉中呢。

    “不过话说回来,沈奇这小子还是可以的,保送燕大,这么快就在核心期刊上发论文,大一都没读完,他已超越了绝大多数同龄人。但是啊,毕竟年轻经验欠缺,写论文不是参加数学竞赛,沈奇你还需要进一步努力。”

    刘干事认为自己很了解沈奇,沈奇的一部分代数底子是他打下的。

    对于沈奇的代数论文,刘干事认为自己最有发言权,按我说的改,错不了。

    新邮件请查收。

    这时刘茂清收到一封新邮件,《数学导报》编辑发过来的:“尊敬的刘老师您好,关于论文《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作者反馈了意见,请查收附件。”

    “嘿,还反馈啥意见啊,沈奇你按照我说的进行修订就完事了,整的这么麻烦。”刘茂清点开附件,看了起来。

    “什么?v∈δh(x)是非奇异的!”

    “重新定义仿射局矩阵dk和对角阵ck?”

    “海森阵不能直接获得?”

    “燕大数学系白读了?”

    “当年在奥数集训队时,我白教了?”

    “沈奇,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谁给你这么强大的自信心?”

    “为了证明我的观点错误,你居然去计算{△k}不趋于0的可能性?你有这闲工夫,都可以写篇新论文了!”

    “至于吗沈奇,我可是教过你代数的老师啊!”

    刘干事满脸通红,得过心脏病的人有这个特征,他取出速效救心丸压在舌头下面,在电脑上一一辩驳沈奇的几条核心反馈意见。

    学术斗争复杂残酷,身体虚弱一切都是扯淡。

    燕大校外的咖啡厅。

    欧叶服用了两颗药丸,她的日常服药时间到了。

    “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沈奇关切的问到,欧叶是他的同班同学,这届数学系唯一的妹子,他的学术合作伙伴,欧神你可千万不能倒下啊。

    欧叶:“我也不知道,吃药就对了。”

    她不知道是不可能的,不想说而已。沈奇起身:“我喝了太多白开水,去下卫生间。”

    卫生间中,沈奇给当医生的老妈发微信:“有一患者,女性,19岁,肤色苍白,白的不像正常人。”

    “她身高为168c体重44.5kg,身体比例基本正常,腿部稍长,胸围数据较此偏瘦身材略有扩大趋势,四肢无疤痕。”

    “此患者呼吸节奏时有不均,她不能一口气说太多话,否则导致呼吸不畅。”

    “此患者身体虚弱,高温下略有运动便出现中暑症状。她每日服药三次,服药间隔在5-6小时之间,药物呈白色小丸状,药物名暂时不知。可能还有其他药物,暂时未知。”

    “请问范医生,此患者所患何症?”

    沈奇将他观察到的欧叶外在表征,以尽量医学化的描述反馈给老妈范云霞。

    老妈秒回:“你谈女朋友了?”

    沈奇:“没,一女同学。我是班长,关心同学是必须的。”

    老妈:“女患者的病历拍个照,发我瞅瞅。”

    沈奇:“我要有她的病历,还用得着咨询老妈你呀?”

    老妈:“不看病历,又见不着患者本人,没有哪位医生敢妄下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