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49章 我想回家过年
    沈奇回到卡座,这一趟卫生间去了二十分钟,再不归位欧叶该起疑心了。

    “这么久?”欧叶果然起了疑心。

    “肚子不舒服。”沈奇随口一说。

    “我有药,治肠胃的。”欧叶从包包里取出一板药片,递给沈奇。

    这药有名字,沈奇认识,他抠出两片服下,健胃消食片吃不死人:“欧叶你咋带这么多药在包包里?”

    欧叶理所当然的答到:“有备无患。”

    这话听起来很心酸啊,沈奇转移话题,他指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继续刚才的话题,这位审稿人在此处露出破绽,他引用了丹尼斯-莫雷型条件假设及正则性,以分析此算法的收敛速度,很明显,这逻辑是不严谨的,有漏洞。欧叶你要记住,今后写类似的论文,千万不要犯这种逻辑错误。”

    “嗯,记住了。”欧叶点点头,快速消化吸收沈奇的经验之谈。

    沈奇将审稿人的第一版评审意见当作反面教材,供他和欧叶引以为戒。

    当然了,沈奇并不知道审稿人就是中华数学会的刘干事,他的老熟人。

    然后沈奇研究鲁教授的课题,欧叶继续分析沈奇分包给她的课题。

    他俩一整天都在咖啡厅度过,三餐在此解决。

    鲁教授的课题更难,沈奇想了好久,终于确定课题名称,《沿齐次曲线的强奇异积分算子的一类有界性解析》。事关15个数分学分,容不得一丝马虎。

    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外不少数学工作者写过这方面的论文,调幅空间上的有界性是个经典的研究方向,并在21世纪衍生了新的流派。

    美国人、法国人、英国人、德国人、东瀛人,普林斯顿的、巴黎高师的、剑桥牛津的、波恩科隆的、东大早稻田的……沈奇研究了世界范围内关于此研究方向的最新动态,他觉得自己从事的是一项国际化的工作。

    都开始走国际化路线了,国内的这点小事沈奇不能耗费太多精力,他觉着《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这篇论文没啥问题了,该反馈的已经反馈的很清楚,真正有水平的专家必定会被自己打动。

    中华数学会总部,刘干事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完成了对沈奇论文的第二版评审意见,整整八页纸,刘干事也是蛮拼的。

    《数学导报》的编辑许维妮于次日早上,看到了刘干事发来的第二版评审意见。

    刘干事是动真格的了,他在字里行间传递信息,我是专家,中华数学会的专家,作者必须按我的意见改论文,否则我这边不过审!

    “有完没完,我想回家过年啊!”许维妮快要哭出来了。

    年关将近,主编年瑞明说了,进入同行评审环节的论文须尽快定稿,编委会终审可以放在年后,但在年前必须给各位作者一个交代,不要让作者们觉得咱们《数学导报》办事效率低下、作风拖沓,一篇论文拖两年。咱家可是行业标杆。

    论文作者跟审稿人肛正面的情况,许维妮不是没有见过。

    肛过一轮正面后,大多数作者选择妥协,服从审稿人的指摘意见,改,您让我咋改我就咋改,改到大佬您满意为止。

    毕竟很多作者写论文有目的性,评职称啦,完成任务啦等等,拖不起。管他改成什么鬼样,哪怕言不由衷、偏离初心,只要能尽快刊登出来就好了。

    也有少数作者很牛逼很有个性,老子就是不改,我没错,我陈述的是真理,放之宇宙皆准的真理。

    但结果往往是,这些牛逼作者的论文一拖就是一年以上,拖到作者都快忘记这码事儿了,论文还没刊登出来。宇宙真理的审核周期就是这么久,行规。

    沈奇才读大一,还没到评职称的阶段,院内也不会给一位大一新生下达论文数量指标任务。领着燕大的工资了,成为燕大的正式教职工,才有义务承担校方院方的任务指标。

    许维妮蓦然醒悟,沈奇写论文一不为职称,二不为完成任务,这位师弟之目的只有一个:装b。

    “求求你别装了沈师弟,姐姐我要回老家过大年,后天就返乡!”许维妮拿起手机,再次确认机票信息,没错,后天早上的航班。

    怀着一颗祈祷的心,纯净而期待,许维妮将刘干事的第二版评审意见发到沈奇的邮箱。

    从了吧沈奇,刘专家的意见很中肯呀,师弟你就不能虚心一些?这逼一定要从今年装到明年?你装个跨年逼,姐姐我是不是还得给你发红包?

    居中协调这份工作也不好干,许维妮只能祈求刘专家的第二版意见可以说服沈奇,让沈奇赶紧定稿,年前结束同行专家评审环节。

    然而数院逼王的行事风格,普通人难以揣度。

    还是在那家咖啡厅,沈奇非常仔细的研究了刘干事的第二版意见,他觉得这位专家相当有脾气。

    前几位审稿人吧,都是走个过场,唯独这位审稿人固执的像头牛。

    并不是怀疑这位审稿人的学术水平,业余水平是写不出这种评审意见的。

    沈奇冥冥之中有种预感,这位审稿人一定是复旦的,没错,他针对我,赤果果的针对。

    根据严格互补性条件,我得到拉格朗日乘子满足μi>0,有错吗?

    专家你为何咄咄逼人,非要我修改为f和g在r^n上的连续可微?

    “讲道理,这位审稿人简直不讲道理。”沈奇对欧叶说到。

    “讲道理,这段有道理。”欧叶跟沈奇共同研究刘干事的第二版评审意见,她无法对全文提出总体看法,但对于局部,有她自己的见解。

    欧叶的意思是,在刘干事第二版意见中,有一段证明非常有道理,即刘干事关于bd-正则条件在h的零点成立的证明。

    “哟呵,进步很快嘛欧叶。”沈奇既意外又惊喜,欧叶每天都在进步,至少她能局部解析专家意见哪些有道理,哪些不讲道理,而不是盲目的对对对、错错错,好好好、修修修。

    欧叶:“跟你学的。”

    “《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这篇论文,欧叶你也研究了一段日子,那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你了。我把我的工作邮箱账号密码给你,你来跟《数学导报》的编辑联系,将这篇论文搞定。要是搞定了,最终咱俩还是联合署名。”沈奇说到。

    欧叶最喜欢联合署名了,但她也知道,编辑身后的ster是审稿人,编辑只是居中传递信息。

    沈奇让欧叶接替他的工作,跟审稿人磕到底,欧叶还是有压力的:“我怕搞不定。”

    “没事啊,拿这位专家练练手,人家极有可能是复旦的数学教授,免费跟你上课传授学术经验,机会难得。如果欧叶你实在搞不定,我会出手的。就这么决定了,我要做国际化的项目,没空管国内业务。”

    沈奇投入到《沿齐次曲线的强奇异积分算子的一类有界性解析》的国际化课题项目中,国内业务一撒手,全扔给欧叶了。

    于是欧叶开始起草作者方的第二版反馈意见,沈奇让她死磕到底,那她就死磕到底。

    又到了日常服药时间,欧叶磕了两粒药丸,斗志满满的进入死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