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51章 这么巧
    《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这篇论文的中文版,沈奇早在11月初就投给了浙大的《数学研究报》,刊登在《数学研究报》的a辑上,并签了版权转让协议。

    版权转让协议的主要内容,是禁止论文作者一稿多投。同一篇中文版论文投给不同两家中文期刊,这属于一搞多投,学术不端。

    同一篇论文,中文版的投给甲期刊,英文版的投给乙期刊,法文版、德文版、西班牙语版投给其他语种的期刊,这也属于一稿多投

    沈奇的《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中文版刊登在《数学研究报》a辑,英文版刊登在《数学研究报》b辑,这不属于一搞多投。

    a辑、b辑是《数学研究报》的两种不同语言版本,属于同一家期刊。

    这种情况属于对初发论文进行扩展,《数学研究报》当然不会追究沈奇的责任,反正a辑、b辑都是他们家的。

    在国内重点高校,发表的论文数量、质量跟学术工作者评职称挂钩。

    有些学校研究生、博士生想要毕业,也必须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其中含sci、ei论文多少篇,亦有规定。

    同一家期刊的两种不同语言版本论文,有的高校算一篇,有的高校算两篇。

    沈奇不需要评职称,他也没读研读博,《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的中英文两种版本,分别刊登在《数学研究报》的a、b辑上,不管燕大算一篇还是算两篇,对沈奇来说无所谓,反正系统算作两篇就好了呀。

    这也给沈奇提了个醒,以后写论文,合理的做法是先出英文版,投sci期刊,那家期刊同意翻为中文版再发一次那便最好,不同意就算了。

    有的期刊不收内容一样语种不同的同一篇论文,比如说燕大的《数学导报》。这种情况应优先考虑发英文版的论文,毕竟sci论文刷的学霸积分多。

    沈奇也是刚刚摸清楚系统的设定,他投给燕大《数学导报》的那篇论文是中文版,这没办法改了,这篇论文是12月份投出去的。

    鲁教授的那个课题,沈奇决定直接出英文版,他已经开始起草了。

    带着课题,沈奇来到首都机场,今天返乡回家过年。

    运气不好,飞机晚点,沈奇拖着箱子进入一家咖啡厅,等着吧,有什么办法。

    刚坐下没多久,还没来得及点饮品,沈奇的目光便锁定一人,他的观察力敏锐,这人好生面熟,是个女人。

    女人戴着墨镜拖着黑色行李箱,黑色女士风衣,黑裤子黑皮靴,跟黑客帝国似的。

    她身材非常高挑,穿上靴子的身高得有一米八,配一色儿黑装,气场十足。

    沈奇盯着高挑女人目不转睛,女人进入咖啡厅后也发现了沈奇。

    女人来到沈奇的座位前,墨镜往上一推露出眼睛,她很意外也很惊喜:“沈奇,这么巧!”

    沈奇拍拍桌面,起身笑道:“美女,坐,请你喝咖啡。帮我看着行李,我去柜台点饮品。”

    高挑女人将自己的行李箱搁沈奇身边,强行把沈奇摁回座位:“沈奇你坐下,我请你。别跟我抢了,听我的。”

    这女人气场很强大啊,现在居然都敢违抗我的指令了,沈奇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这位高妹:“陈晓婷,你变了。”

    “人嘛,都会变的。”高妹是沈奇的高中同桌陈晓婷,就读于传媒大学,她居高临下的问到:“沈奇,你喝什么?”

    “一杯温白开。”沈奇说到。

    陈晓婷诧异:“啊?不用给我省钱的,我欠你太多,一杯咖啡还是请得起的。”

    “温白开,谢谢。”沈奇淡淡一笑,大手一挥:“去吧,我帮你看行李。”

    “你也变了。”陈晓婷嘀咕一句,去到柜台点饮品。

    陈晓婷是真变了啊,沈奇感慨到,这还是那个文静、内向、胆小到瑟瑟发抖的陈老实吗?

    当然了,这也很正常,融入一个新环境,人多多少少都会变化。

    陈晓婷端着一杯美式、一杯白开水,坐到沈奇对面的座位:“你好狠心啊沈奇大佬,8月底你把我送到传媒大学门口,之后的半年一次都没联系过我,徐锐还请我吃过一次饭呢!”

    “忙,太忙。”沈奇喝着白开水,问到:“你哪个航班?”

    “cz30xx。”

    “哟,咱俩同一航班回南港市,回家了我请你吃顿好的,这半年在传媒大学过的怎么样啊?”

    “还行,我挺喜欢我这专业的。”

    “我没记错的话,晓婷你读的是新闻传播专业?以后当记者,还是当主持人,或者幕后?”

    “我挺喜欢国内国外到处浪,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那就是当记者咯,祝你成为一代名记。”沈奇举起玻璃杯,衷心祝福。

    “用词不当,是成为著名媒体人!”陈晓婷不仅性格变的活泼外向,反应也变快了。

    老同学见面,聊天气氛格外活跃,陈晓婷讲述她们学校的奇闻异事,逗的沈奇哈哈大笑。

    沈奇也讲了讲燕大的奇人奇事,陈晓婷笑弯了腰:“沈奇你能活到现在不容易啊,你要在我们学校,活不过两月!”

    飞机晚点的一个半小时过的很快,沈奇和陈晓婷登机了。

    呜呜呜。

    飞机向南飞行,几小时后降落在南港机场已是晚上八点多。

    沈奇和陈晓婷结伴而行走出国内到达厅,沈奇问到:“你怎么回去?”

    “我爸妈来接我。”陈晓婷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人,“对了沈奇,你怎么回去?坐我的顺风车?”

    “我的车到了。”沈奇指了指不远处路边的一辆黑色奔驰c级,跟陈晓婷挥手告别:“过几天出来聚聚,电联。”

    沈奇走到黑色奔驰的后面,后备箱自动打开,他将行李放进去,然后拉开后门,进入车内。

    沈志山、范云霞来机场接儿子,沈志山开车,范云霞坐在后排。

    “爸,妈,我想死你们了!”沈奇跟老妈拥抱。

    “我们也想你呀。”范云霞跟儿子拥抱后,指了指前方的陈晓婷:“这个女孩子长的真高,沈奇你跟她认识?”

    沈奇说到:“我的高中同桌陈晓婷啊,老妈你不记得她了?高中毕业合影照上有她,你看过的。”

    “女大十八变,这闺女怎么跟你一起回来了?”范云霞问到。

    沈奇解释:“她读的是传媒大学,我俩正巧赶上同一航班。”

    范云霞点点头:“哦,这样啊,和高中同学保持必要的联系,是可以的。”

    这时陈晓婷上了一辆路虎揽胜,一直没说话的沈志山开口了:“陈晓婷这丫头家境不错,她家的车比我的车贵。她家做什么生意的?”

    “老爸你管太多了吧?走啦,回家,好饿。”沈奇催促到。

    沈志山启动车子,驱车返程。

    “沈奇,你大学里的那位女同学,又是怎么回事?”范云霞是内科医生,她不是很肯定的说:“根据你在微信上的描述,我只能初步估测,她可能是内分泌或心血管系统需要调理。总而言之还是要看到病历或者患者本人,结合我院的仪器设备检查,才能下定论。”

    “首都那么多好医院,她不会去你院检查的。”沈奇说到。

    “她是首都人?”范云霞问到。

    “不是。”

    “沈奇你跟她什么关系?”

    “同学关系。”

    “哦,你对这位女同学很上心嘛。”范云霞笑了笑,又道:“还是知根知底为妙啊,我连你的大学女同学叫啥名字都不知道,你的高中女同桌我至少知道她叫陈晓婷。”

    “妈耶,咱能换个话题吗?”沈奇后悔了,任何年轻女性的信息都不该轻易透露给老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