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52章 行尸走肉
    中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南北气候差异明显。

    农历腊月,北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裹着袄子都嫌冷。

    南方的人们却穿着单衣逛花市,金钱桔发财树往家里运,以求来年大吉大利,财源滚滚。

    沈奇老爸做生意的,生意人没有不迷信的。

    金钱桔、发财树必须自家人请进家门,否则财气外泄,不吉反衰。

    沈奇不信这玩意,社会主义接班人相信科学。

    不信也得干活,他老爸信。

    忙活了好几天,家里的年货置办齐全了,沈奇喊上几个高中同学小聚。

    徐锐、陈晓婷、古小丹都来了,四人吃饭唱歌,叙叙旧情。

    除了古小丹,其他三人都是大学生。

    去年高考,古小丹考的很烂,本地的三流院校他不想去读,家里人也希望他能读个重点大学。

    于是古小丹选择复读一年,今年继续参加高考。

    思想包袱肯定是有的,看的出来古小丹有些压抑:“今年不管考成什么狗样,我都要读大学,我要去首都跟你们会师,复读班太压抑了,我想早点结束这一切。”

    “古小丹,我送支歌给你,祝你金榜题名,今年秋天在首都与大部队胜利会师。”ktv里,沈奇手持麦克风,唱响了他最拿手的曲目: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独自在顶峰中,冷风不断的吹过。”

    “我的寂寞,谁能明白我。”

    唱的非常深情,沈奇陶醉在自己的歌声中。

    “靠,无敌多么寂寞,沈奇你是唱给自己听的吧!”古小丹无语了,“换歌换歌,这歌不适合送给一位复读生!能不能唱首励志的歌啊,大佬?”

    读大学之后,陈晓婷变的落落大方,却也保持了善解人意的本质,她操作点歌屏,立即切换新歌。

    古老而催人奋进的前奏响起,沈奇立即进入新的音频模式,他用粤语高唱:

    “哦~哦哦~哦哦哦~”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

    “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

    “别流泪伤心更不应舍弃~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

    “哇喔,好听!带感!”陈晓婷鼓掌尖叫,她是暖场王。

    沈奇手持麦克风望向古小丹,故意压低嗓音说到:“唱吧,古小丹,这是你的命运。”

    古小丹会心一笑,这个段子读高中时他俩玩过:“但是大佬,代价是什么呢?”

    “985!”沈奇拿起另外一支麦克风,扔给古小丹。

    古小丹接过麦克风,一跃而起,扯着嗓子吼到:

    “跌倒过几多几多落泪在雨夜滂沱~”

    “一生之中弯弯曲曲我也要走过!”

    高考的失利,复读的压抑,昔日好友全去了首都好大学开启新篇章,唯独自己留在高中忍受煎熬……古小丹有很多心里话想找人倾述,全在歌声里。

    “哇喔,热血!”陈晓婷蹦了起来,她冲徐锐喊到:“来来来,一起唱!”

    四位高中同学集体合唱,在歌声里回忆往事,展望未来。

    人就是这样,是社会动物,是群居动物,将心中憋屈吼出来给好友知晓,整个人就轻松多了。被压垮的人往往不是因为外界环境,而是心魔。

    古小丹的心魔已除,k歌k到嗓子沙哑。

    唱来唱去,三位男生发现,其实麦霸只有一位---陈晓婷。

    三个男生都唱不动了,陈晓婷一个人独唱。

    “变化最大的就是陈晓婷了。”古小丹也很久没见过陈晓婷了,“喂,陈晓婷,在首都勾到靓仔没有?”

    “诶,靓仔什么的,不是写新闻稿的素材吗?”陈晓婷拿起一支麦,递到沈奇面前:“沈学霸,唱歌。”

    “唱不动了。”沈奇摇摇头。

    “你不是燕大长跑之王吗,体力这么差?来嘛,最后一首歌。”陈晓婷热情邀请,灿烂明媚的笑容让人不忍拒绝。

    大过年的,老同学难得相聚,沈奇不想扫陈晓婷的雅兴,他接过麦克风:“好吧,最后一首歌,唱完回家睡觉,12点了。”

    “那我点咯,《远走高飞》,男女合唱。”陈晓婷兴致勃勃的点歌,一点儿都不困。

    音乐响起,陈晓婷、沈奇合唱一曲《远走高飞》,她唱的比沈奇好,毕竟学过琴,懂音律,调子准。

    嘈杂的音乐和歌声中,古小丹摇摇头:“啧啧,女孩子啊,就不该送去外面的大城市,陈晓婷只用半年时间就学坏了,勾仔勾的不露痕迹。”

    “你才看出来?”徐锐小声说到,“她读高中那会儿,就喜欢……”

    “喂!你俩嘀咕什么?”陈晓婷唱着唱着忽然回头。

    “没什么,你唱你的!”徐锐喊到。

    趁着陈晓婷和沈奇对唱的时机,古小丹又说:“健康帅气的学霸,应该挺招女生喜欢的,正常。我没去过首都,但我猜也能猜到,喜欢沈学霸的女生估计排到燕大门口去了吧?”

    徐锐摇摇头:“哪有那么夸张?他至今单身狗一条。”

    “这不该是他的命运。”古小丹陷入了沉思,随即得出结论:“择偶要求太高,肯定是这样的。唱歌的这位新闻系小姐姐高是高,但他俩的cp感不足,我反对这门亲事。”

    “古小丹你反对有屁用!”

    “学霸喜欢高智商的女人,一定是这样的。”

    ……

    同学聚会,走亲访友,吃吃喝喝,全国各地过年大概都是如此。

    沈奇也是这么过的年,除此之外,他还做了点翻译工作,将《线性结合代数的两种分析》、《一类行列式特征方程的算法》两篇论文翻译成英文。

    中译英的工作不难完成,难的是鲁教授的课题,《沿齐次曲线的强奇异积分算子的一类有界性解析》。

    越深入研究,沈奇发现这个课题越难弄。

    之前那位数院研究生跟着鲁教授做这个课题,无果。

    研究生也算机灵,他干脆早点转专业,这数学论文写不出来,不给我颁发硕士学位证书啊。

    数学论文全靠烧脑,有人烧好几年也烧不出一篇高质量的sci。

    工程类的课题好歹有实验数据支撑,那位研究生转去了工程专业继续读研,只要他足够勤奋,应该能获得燕大工学硕士学位。

    而勤奋只是数学的一部分,大多数时候灵感更重要。

    沈奇又没有灵感了,他最讨厌这种状态,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灵魂被抽离,却无计可施。

    对于沈奇来说,没有灵感的状态跟一具丧尸没什么区别,除了吞咽食物,再无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可做。

    难点是对施瓦茨函数作傅里叶变换后,如何重新定义加权调幅空间?这点非常关键,它关乎着等价拟范数。

    “我需要灵感,我需要一点儿灵感。”沈奇来到机场,返校。

    燕大明天开学,该返校了。

    可问题是,沈奇回归校园,还是没灵感呀。

    开学第一天,沈奇一点数,全班36人,来了30人。

    没到校的6人,沈奇逐一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来,还来不来的?

    “来来来,路上呢。”没来的同学大多这么回答。

    “我在家休养一段时间,下个月返校。”这是欧叶的回答。

    “行吧,将身体好好调理,养好身体咱俩才能合伙干一波大的。”沈奇批准了欧叶的休假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