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图书馆 > 第九十二章 你就死心吧!
    “请描述青叶草的分类和地疆灰指花的特征……”

    “猪心叶能配合的药材有几种……”

    ……

    试卷上的题目密密麻麻,和之前那个女服务员(文雪)说的一样,都和药材有关。

    “寻找!”

    看到这些问题,张悬精神一动,一个个书籍从书架上飞了过来,落在眼前,不断打开。

    “青叶草根茎不同可分为紫茎、黄茎、黑茎,地疆灰指花的特征有……”

    看着脑海中的书籍内容,张悬奋笔疾书,快速作答。

    前世用惯了硬笔,虽然毛笔有些难用,前身毕竟专门学习过,写出来的字迹也不算太丑。

    哗啦啦!

    填写、翻阅的太快,一阵哗哗作响。

    其他人做题,都是一个个按照记忆,苦思冥想,而他倒好,天道图书馆在手,直接就能找到答案,想都不想,和直接抄写没任何区别,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嗯?”

    环顾一周,正想看看众人作答情况,紧接着看到了张悬奋笔疾书的一幕,欧阳成眉头一皱,脸色沉了下来。

    “看来又是个试运气的世家子弟!”

    每次炼丹学徒考核,都有不少人明知道不可能通过,却还想过来试运气的妄人,这些人家世不菲,不在乎两千金币的押金,只想多了解题型,回去有针对性的背诵。

    对于这种人,他是十分瞧不起的。

    和投机取巧没什么区别。

    不将十数万种药材,扎扎实实背诵下来,单凭走运就想成为炼丹学徒,哪有这么好的事?

    “哼,每次考核,无论题型、问题,都不相同,从未有过重复,就算你来再多次都没用,看来要好好整顿这种风气了,不然仗着有钱每次都过来考核,让其他职业的人看到,还不笑话死?”

    衣袖一甩,心中哼了一声。

    试卷作答虽不可能把十数万种药材的特性都考了,却囊括甚广,没有对药物、药性有着极为深刻了解,是不可能正确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

    张悬如此年轻,题目都没看清就乱翻、乱写,在他眼中瞬间就被判定成投机取巧的世家子弟。

    炼丹师最忌讳不懂装懂,不容半点马虎和错误,出现一点,损失药材是小,弄不好还会出人命!

    正因为如此,学徒考核,明面上是三样,实际上监考人员还要对考生心性、态度仔细观察,像眼前这家伙一样,题目都没看清,就随便乱翻、乱填,一看就知道态度有问题。

    不用改试卷,他就从内心深处判定张悬无法通过,给他判了死刑。

    倒不是他太过主观臆断,你见过谁回答试卷,题目都没怎么看完就直接填写的?你见过谁想都不用想,笔墨翻飞的?

    思考都不思考,就直接作答,肯定是胡写!

    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不相信他能把题目全部答对。

    不到半个时辰,十几张的试卷,张悬就全部填完。

    呼!

    吐出一口气,张悬又检查了一遍,没有问题,交了过去。

    “交卷了?这么快?”

    “可能是明知道得不了分,主动放弃了吧!”

    “哎,说实话,考核实在太难了,主动放弃也正常……”

    “主动放弃没啥,关键是这是欧阳前辈监考,我猜这小子要倒霉了……”

    ……

    看到张悬交卷,下面一阵哗然。

    一个时辰的考核,不到一半时间就交卷,学徒考核历史上,都从未出现过。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觉得,他不是做完了,而是觉得不会做,实在没信心继续做下去了。

    “下一场考核什么时候开始?”

    不理会众人的议论,将试卷递给欧阳成,张悬问道。

    收试卷肯定还有改试卷的时间,确定了时间,他也好提前等候。

    不问还好,听到这话,欧阳成只觉得怒火燃烧,随时都会爆炸。

    你啥都不会,乱翻乱填,就算下一场考核,也和你没任何关系吧!

    炼丹学徒考核,只有通过一项,才有资格考核下一项,就你这水平,还等下一场考核……

    睡醒了没有?

    不过,他毕竟正式炼丹师,虽然发怒,还不至于和一个连学徒都没考上的小人物表现出来,大手一摆:“外面等着,通知就进来,没通知,就是没通过,可以回去了!”

    “哦!”

    张悬点头,走出房间。

    “妄人!”

    他一离开,欧阳成随手将桌上的试卷捏成疙瘩,扔在一边。

    这种人的试卷不看也罢,看了只会增加怒火。

    ……

    张悬走出房间。

    拥有天道图书馆,只是考核这些知识对他来说太简单了,没有任何难度。

    “你交卷了?考核不是一个时辰吗?怎么这才半个时辰就出来了?”

    中年人李叔看他走出来,一脸惊讶。

    学徒考核试卷,题量巨大,一个时辰的时间,他每次都是勉强做完,甚至有些题目看都没看完,这才答案错误,无法通过,半个时辰就走出来了,也快了吧!

    “这还用想吗?肯定觉得难以完成,自暴自弃了!”

    文雪笑了起来。

    你不是很能装吗?

    啥玩意不会,就去考学徒,这下知道难度了吧!

    “呵呵!”

    听到对方的话,张悬懒得解释。

    再说,就算解释,对方肯定也不相信,与其浪费口舌,还不如等最后的结果出来,一切自然知晓。

    “怎么,心虚了?让你装,这下装不了了吧!”

    这种表情,落在文雪眼中,就是心虚的表现。

    “脑子有病的话,抓紧时间看看,不要在这里叽歪。”对这个女人张悬都有些无语了,一见面就针对自己,就跟把她强奸过一样。

    真是有病!

    仔细回忆了一下,前身好像也不认识她啊?

    既然不认识,故意找自己麻烦干什么?

    张悬不明所以。

    “你……”

    本以为被当面拆穿,这家伙会羞愧的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家伙倒好,竟然还理直气壮的说自己脑子有病!

    你才有病!一身都是病!

    文雪气的呼吸急促,傲人的胸脯不停上下起伏,整个人都快炸了。

    “哦,我知道了!”

    脑中灵光一闪,张悬想到一个理由,终于明白对方为啥一直找自己麻烦了,眼中带着怜悯之意,忍不住摇了摇头,声音中带着诚恳和苦口婆心。

    “不要觉得故意找我麻烦,我就能多注意,看得上你!这种想法是非常幼稚的,明白告诉你,这样做只会让我讨厌,起到反作用!”

    说到这叹息一声:“我只喜欢温柔典雅的女人,不会喜欢你的,就死了这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