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图书馆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成立学会
    “学、学……学徒?”

    “张悬的学徒?”

    薛真阳等人哑在当地,一个个见鬼了一般。

    什么情况?

    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教训张悬的吗?怎么一眨眼变成他的学徒了?

    学徒分为两个种类,一种是才接触这个职业的新人,连一星职业都没考核成功,跟在正式职业者后面跟着学习。

    另外一种就是低级职业给高级职业当学徒。

    说是学习知识,其实连弟子都不如,负责跑腿打杂。

    他们每个人也都有这样的学徒,就好像不远处这个叫心茹的女孩。

    因为和下人相差不大,为了与第一种学徒区分,又被称为座下学徒。

    你不是要让张师臣服的吗?

    怎么眨眼功夫,变成他的学徒了?

    “我失败了,不是张师的对手……诸位请回吧!”

    介绍完自己,胡夭夭不再多说,摆了摆手。

    “这……”

    本来是想庆贺的,听到这话,董欣、薛真阳等人一个个憋的脸色涨红,只好退了出去。

    “怎么回事?”

    走出院子,三人对望了,全都是满是雾水。

    “看样子是……她没教训这位张悬,反倒被对方教训了!”董欣忍不住道。

    根据她对胡夭夭的理解,只有这一种解释。

    “看情况是……”

    薛真阳挠头:“这可是胡夭夭啊,我跟她交手几次都吃了亏,居然败给一个新生,连自己都搭进去……”

    “这个新生真的很邪性……但不知为何,越邪性,我反倒越有兴趣了!”

    目光一闪,龙苍月道。

    他们都是超级天才,从名师学院脱颖而出的超强人物,啥时候怕过别人。

    一个新生,一来到就独领风骚,连他们的生意都抢,简直胆大到了一定极限。

    “说实话,我也满是兴趣。”

    董欣笑了笑,想起件事,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薛真阳:“你不说已经派人去找那些新生麻烦了吗?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还以为,今天夭夭能够得手,就提前派人收编那些跳腾的新生……按照时间推算,应该狠狠将他们教训了一顿!”

    薛真阳道。

    “你几个属下的实力,我挺放心,只是……这些新生是以这位张悬当靠山的,这样做,我怕正面得罪,引来更多麻烦?”

    董欣沉思了一下,道。

    “正面得罪?那又如何?自从他坏咱们生意开始,就已经是敌人了,你难道还指望敌人仁慈?开什么玩笑!再说,我的人是光明正大去挑战的,符合学院规矩,就算这位张悬觉得不爽,又能奈我何?符合规矩,就算是糜院长、赵院长来了,也说不了什么吧!”

    轻轻一笑,薛真阳脸上露出了浓浓的自信:“除非……他武技上能够胜过我几个属下,不然,就等着挨揍吧!”

    “你去挑战武技?”

    龙苍月一愣,哑然失笑:“也对,你是武技学院当之无愧的大师兄,院长的高足!对枪法的理解,更是达到了高深莫测的境界。那几个属下,得到你的指点和传授,对武技的领悟,也是一等一的。这个张师就算再有天赋,最多炼器、驯兽上不凡,武技这种需要时间磨合,达到心神合一的能力,还是很难达到的!”

    武技不同于特助职业,需要日积月累的不停磨练,才有成效。

    薛真阳虽然做事火爆,脾气耿直,但对武技的理解,尤其是枪法,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据说已经领悟了兵器之心,达到了人枪合一的境界。

    “是啊,我们虽是名师,却也是武者,不让他们知道老生的厉害,恐怕还真以为,这些年在名师学院白待了!”薛真阳脊背停止如同一杆标枪,脸上散发出让人无法抗拒的自信。

    阴谋诡计,他玩不过胡夭夭,每次都上当,但要说真正的战斗力,后者肯定不是对手。

    长枪施展,宛如游龙,五年级能够胜过的,都没几个。

    “不错,关系不过是辅助,实力才是王道!走,过去看看,你怎么教训那群新生!”龙苍月轻轻一笑。

    “好……”薛真阳点点头。

    三人一起向新生居住的宿舍区大步走去。

    ……

    和洛七七离开胡夭夭的住处,刚回到精英区,就看到若欢公子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外。

    “张师,七七学长!”

    看到他们过来,眼睛一亮,急忙来到跟前。

    “我正好想去找你!”张悬哼了一声。

    “找我?”若欢公子一愣。

    “教职工细解是你免费送给其他人的吧?”张悬道。

    这家伙将那东西送人,结果自己一个毫不知情的,成了诸多学会的眼中钉,肉冲刺,可谓人在家中躺,祸从天上来……还没找他算账,居然敢过来找自己,胆子真够大的。

    “这是我应该做的!张师不用记在心上!”

    还以为是啥事,若欢公子一脸大气,随即摆了摆手:“今天过来,是有事要张师出手……”

    应该做的?

    不用记心上?

    张悬差点被口水呛死。

    害得我这么惨,怎么感觉跟做了好事,不想留姓名一样?

    虽然郁闷,但对方神色凝重,张悬还是忍不住看了过来:“出什么事?”

    “因为没购买这些公会教职工细解的事,这两天,一直有老生过来挑战。今天更是来了三位高手,说的极为难听,众人不忿,与之战斗,结果……被打的很惨,不少学员,都受了伤!”

    若欢公子忍不住道。

    “挑战?”张悬疑惑。

    新生的实力大部分都在化凡四重,达到五重的都很少,而老生,最低的都有桥天境实力了吧,怎么打?

    “他们将修为压低,和对战者相同,单纯用武技战斗……”若欢公子道。

    “武技?”张悬点了点头。

    将修为压低的和对手相同,就不算以大欺小,再战斗,就看各自对武技的掌控和运用了,这样说来,倒也不算欺负人。

    “是啊,他们堵在宿舍门外,说今天之内,有人能胜过他们,会自动退去,不然,就打的我们不敢出门!”

    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青年,若欢公子满脸纠结:“还说,如果……一天内没人能够胜过,要张师你……公开道歉,然后,所有新生,重新购买教职工详解!”

    “公开道歉?关我什么事?”张悬无语。

    挑战新生就挑战新生,跟他有半毛钱关系?

    自己道歉……犯的着吗?

    “这个……”

    若欢公子挠头,脸上有些尴尬:“你也知道,加入老生的学会,需要交纳会费,我们才进入学院,哪有钱上交?所以……就全部加入了你组织的学会……”

    “我组织的学会?我组织了什么?”张悬眼皮乱翻。

    自己啥时候组织什么学会了?

    “张师将这么多积分免费送人,带着拉拢的意思,我想着,肯定是想组织势力。再说,我们所有新生,就佩服你一个,愿意听你的话,所以,就大家商议之下,成立了学会,你是会长……”

    若欢公子道。

    “会长?”张悬疯了。

    啥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被会长了……太坑了吧!

    “是啊,张师,还望不要推辞,没有学会,新生想在学院出人头地很难,甚至,做什么事,都受到掣肘,难以完成。三万新生,只有你才有这种威信,让所有人都佩服!你不当会长,谁当?”

    说到这,若欢公子满脸着急:“再说,老生依仗在学院待的时间久了,为所欲为,肆意压迫,要是我们再不联合起来,还不任人宰割?”

    “这……”张悬停顿。

    对方说的不错。

    没有学会,新生的确举步维艰。

    因为免费教职工细解的事,不少老生已经对这届的新生怀有敌意了,他们要是再不联合,恐怕真会受到阻碍,举步维艰。

    “你之前,将教职工细解免费发放,是不是就已经猜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张悬忍不住看过来。

    这家伙和宋超、罗璇等人,将自己送的东西,免费送人,作为名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样做,会到得罪老生?

    “当时是不忿老生故意抬价,而且恶意出售,不少新生不愿意买,都被殴打了!不仅如此……买了一家,就等于得罪了第二家,同样会遭到他们的欺负,所以……我们几个商议了一下,觉得与其等着被欺负,还不如主动出击,就将你给我们的细解,给大家发了下去。”

    若欢公子脸色一红:“这件事还望张师见谅,我们也是被逼的没办法!”

    “哎……”

    张悬叹息一声。

    也对。

    公开课的时候,他被什么真阳会的人拦住过,对方态度的确很嚣张,有种不买我东西,就得罪我的感觉。

    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新生,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出人头地,的确很难。

    他一来到就得到糜院长的重视,然后被分配到精英区,诸多老生不敢找麻烦,其他人就不一样了,恐怕也只有成立学会,才能与之对抗。

    “好吧,既然成立了学会,我是会长,咱们这个学会叫什么名字,我应该知道吧?”明白这些,张悬看了过来。

    “真阳会,是因为会长叫薛真阳,苍月会是因为会长名字叫龙苍月……所以,我们学会也以你的名字命名,容易理解!”

    见他没太大抵触,若欢公子松了口气,忙道。

    “我的名字?张悬会?”

    张悬看过来。

    “不是,是……”

    若欢公子一脸兴奋:“悬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