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图书馆 > 第八百一十章 张悬的毒药
    “直接喝了?”

    “我干了,你随意?当这是美酒啊!”

    “喝剧毒喝的如此云淡风轻……太厉害了吧!”

    “是啊,不管是不是新生,是不是嚣张,单凭这份态度,我就服!”

    ……

    看到台上的张悬,二话不说,就将毒药倒入口中,台下一阵哗然。

    刚才他拔开过瓶塞,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玉瓶中,沛然如江的剧毒气息。

    拿起这种毒药,别说医师,就算毒师,恐怕都难以下咽。

    眼前这位,却跟喝酒一样,十分享受,喝到口中,还砸了砸嘴,让他们全都佩服不已,就算之前对他保有成见的不少老生,也全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喝毒药都喝的如此潇洒……名师学院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你……”

    没想到这家伙,说喝就喝,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尤虚嘴唇乱抽。

    什么叫我干了,你随意?

    尼玛,这一大葫芦,足有四、五斤,而且气味如此呛鼻子……让我怎么喝?

    “我都喝完你的剧毒了,你还不想喝我的?不喝也罢,规则是你定的,不遵守,我会立刻上报公会,取消你医师资格!”

    张悬摆了摆手。

    “你……”

    脸色铁青,尤虚感觉自己随时都会炸开。

    之前听说这家伙邪性,一直不当回事,没想到是真的!

    将医师塔弄成这样,逼得自己不得不迎战,结果……又弄了圣兽尿液逼自己喝下去……

    不喝,输了,受他制衡。

    喝了,一世英名,付之流水。

    两难抉择。

    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本以为比试解毒,是他想了一招妙棋,现在看来,妙个屁啊,简直臭不可耐,哦,不,是骚不可耐!

    “算了,青泔灵液虽然是尿,也的确是一种药材……”

    和名声比,还是生命更重要。

    “喝就喝!”

    一咬牙,眼中露出狰狞之色,尤虚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将葫芦拿起,仰头就喝了下去。

    当初创立医师职业的先辈,也曾唱过各种圣兽的尿液,留下治病的配方,真要想开了,也不算什么。

    咕咚,咕咚!

    青泔灵液中的骚气,呛的他嘴唇乱抽,眼泪直流。

    糜长老的葫芦很大,盛放了最少四、五斤尿液,尤虚喝的脸色涨红,足足持续了三分多钟,这才全部喝完。

    圣兽的尿液,比人类的更加刺鼻难闻,先不管里面有没有毒,光气味,就让他有些反胃,随时都会呕吐。

    “好了!”

    吐出一口带有味道的气息,尤虚恶狠狠看过来。

    正想看对面的家伙,有没有中毒,就见他竖起手指,一脸佩服的看过来:“全喝了?厉害,我说过你随意,意思很简单,不需要全部喝完。我这个毒药,喝一口就够了,没想到尤副院长口味挺独特,一喝就停不下来……在下佩服!”

    青泔灵液的目的,只是为了掩饰天道真气的特殊,只要喝一口,真气就能钻入体内,后面的喝与不喝都无关紧要。

    没想到这家伙真狠,这么大一葫芦都喝了,也够厉害的。

    “你……”

    身体一晃,尤虚一口橙黄色的液体喷出,口中满是气味。

    喝一口就行,你妹!

    “算你狠!不过,希望你能笑到最后!半个时辰内,不将毒解掉,就算输……”

    知道和对方斗嘴,肯定无法获胜,尤虚懒得墨迹,咬牙哼道。

    “半个时辰?不用了,毒我已经解了……”

    张悬满是无语的看过来。

    对方的毒很厉害,换做以前,就算有天道真气,想要彻底化解,也需要很大功夫。现在,灵魂与先天毒魂体的魏如烟交融过。

    整个人体质,就算不是先天毒体,也相差不大了。

    对方的剧毒尽管厉害,对他来说,和饮料一般,没有丝毫效果。

    相反,药物中诸多灵性进入体内,让他的修为更加稳固,尤其是巫魂,几乎吸收了所有毒液,从十米的高度,又有了增加,至于增加了多少,没有离体,看不出来,但力量却浑厚了许多。

    也就是说,这个毒药,他喝了非但没事,还有助于修为。

    “解了?”

    尤虚打了个趔趄,差点从台上掉下去。

    真的假的?

    这个毒药,是他最大的依仗,就算修为比他高的人遇上,都可以轻易毒杀……眼前这家伙,当着面喝入口中,啥药都没吃,啥都没做,怎么可能解掉?

    “是啊,如果我没看错,你这个毒药是【青叶连心草】和【无神花】为主配制而成,其中加了七七四十九种药物。正常圣域服用一滴,心脏和精神就会被轻易侵蚀,当场毒杀。”

    “不仅如此,这东西,还有麻痹人精神的作用,少量服用的话,可以让人听从吩咐,圣域强者也难以逃脱,十分霸道!”

    张悬淡淡一笑:“毒药是很厉害,不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恰巧能够解掉!至于解药,很简单,青竹子三钱、衣银草两钱、白芷木四钱……这二十三株药材融合弄成粉末,不用炼制,都能解毒。”

    “你、你……”

    张悬每说一句,尤虚瞳孔就收缩一下,待全部说完,像是见了鬼一般。

    他手中有毒药,自然也有解药,和对方说的一样,无论毒药还是解药,都分毫不差!

    也就是说,对方张口将药喝下去,非但没事,还瞬间解毒……

    还是人吗?

    到底怎么做到的?

    怎么感觉你不是在服毒,而是在吃饭?

    “我说的可否正确?”张悬看过来。

    拿住玉瓶的时候,他就用图书馆探查了,知道其中的成分和解决方法。

    什么圣域毒药,小儿科而已!

    “你……你说的都对!不过,就算解决,也不算赢……你的毒,我也能解,给我破!”

    一咬牙,尤虚体内真气激荡。

    轰隆!

    诸多穴道,直接打开,无数气息向外喷涌,衬托的他如同一个巨大蒸炉。

    “这是……【周天炉鼎解毒大法】?”钟鼎淳瞳孔一缩。

    听到这个名字如此绕口,赵丙戌、糜院长等人看过来满是疑惑。

    “这是两千年前,六星巅峰医师兼不尤所创,不需要服用解药,也能解毒的方法。”

    “中毒,说起来玄妙,实际上就是不符合人体的东西,侵入了经脉和穴道。这个周天炉鼎解毒大法,正是借助这个原理,以身体为炉,真气为工。将有毒的物质,以蒸汽的形式,排出体外!”

    “虽然运转一次,损耗根基,难以修复,用来解毒,却无往而不利,只要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都能解决。只是,这套方法,几千年前,就失传了……尤虚什么时候学的?

    解释完,钟鼎淳皱眉道。

    周天炉鼎解毒大法,解毒虽然奥妙无穷,但修炼起来也繁琐复杂,难以成功,而且,据说功法都已经失传。

    尤虚身为他的副院长,啥时候学会,自己却丝毫不知?

    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刚才拿出的那份毒药,就算是他都闻所未闻。

    尤其是张悬说了配方后,这种疑惑更浓。

    做为主要的【青叶连心草】和【无神花】,几百年前就灭绝了,找都找不到……这家伙到底从哪里配出来的毒药?

    能毒杀圣域的剧毒,单凭医师的能力是很难完成的,除非有毒师配合!

    可……毒师与医师敌对,一向不对付,这家伙,难道有联系?

    “等这件事结束了,一定要亲自问问……”

    脸色低沉,钟鼎淳心中暗自决定。

    “原来由此依仗,难怪敢和张师比斗解毒!”

    他心中思索,糜院长、赵丙戌、卫冉雪等人恍然大悟。

    堂堂医师,不比试治病救人,却要比试解毒,之前就疑惑,到底有何依仗,原来有这种手段。

    带着别人解不了的剧毒,自己又有解毒方法……其他比试又没有胜算的情况下,换做他们,肯定也会做出如此选择。

    轰隆!

    台下交谈,台上的尤副院长,体表的整齐更胜,整个人衬托的如同一个移动的蒸汽炉。

    “好臭!”

    “是好骚……”

    “是啊,快屏蔽六识,不然,肯定会被熏死……”

    “关闭六识也没用,这骚气,会从穴道渗入……”

    ……

    伴随蒸汽越来越浓密,下面所有人都皱起眉头。

    圣兽尿液本就气味很大,此刻再用周天炉鼎解毒大法淬炼、化解,气味之重,让人作呕。

    就算是圣者的赵丙戌等人,也都忍不住真气激荡,挡住臭味。

    不然,恐怕也承受不住,直接晕了。

    呼!

    不知过了多久,尤虚身上的蒸汽消失,整个人脸色泛白,似乎也被熏得不轻。

    不过,眼中却露出了兴奋之意,忍不住一声长嘶,一甩衣袖:“你的毒,我也解了!”

    虽然他解毒的时间比对方慢,但服用“毒药”也晚,而且喝的量大,大不了平手,算不上对方赢!

    “将我的解了?”

    看他又是蒸汽,又是狂吼,还满脸自信的说已经解毒,张悬摇了摇头,一脸同情的看过来:“你知道我是啥毒,就解了?”

    “不管你是何种毒药,我周天炉鼎解毒大法都能轻松化解……”

    哼了一声,尤虚话没说完,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剧烈疼痛,“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情不自禁的一阵颤抖,脸色瞬间变得发黑。

    “你的毒……”

    瞳孔一缩,尤虚身体僵直。

    “……没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