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世歌 > 第五十九章 特别之人
    这便是鸿鹄转生的秘密,也是老皇帝要做的事情,他一定是看到了灵魂的本质才想出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亲生孩子的身体上的方法,以此达到永远享有权力和金钱的目的。”沈飞已经明了了一切,他深深感受到老皇帝用心的险恶,现在的情况只有诸位皇子们联合起来才能够与老皇帝进行对抗,更甚之,需要在佛宗面前揭穿老皇帝半人半妖的丑陋嘴脸,让佛宗的力量也加入进来,只有如此,才能挫败他的阴谋。

    沈飞没有去干涉三头鸟妖的重塑,在他眼里无论对方怎样成长在自己面前都没有一战之力。

    但拓跋凤凰不这样想,变得更加巨大的她狠毒地笑起来:“沈飞,变成这种状态的我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灵魂会被逐渐复苏的妖兽之魂取代,人类的意志会慢慢变得模糊。在我彻底丧失意识之前,一定要拉你做陪葬!”话音未落,一道黑符已然燃烧起来。黑符和黄符,沈飞清楚地记得与长宫子交战的时候他只在最后时刻才祭起一道黑符召唤出了陵鱼,这证明黑符是比黄符更加珍贵的,承载着更多力量的符箓。

    让沈飞大开眼界的是,拓跋凤凰使用的一招一式居然全部使用黑符完成的,由此看来她在通天教中的地位非长宫子可以比拟。

    黑符燃烧起来,代表着恐怖的力量在献祭,空间中出现了一些如真似幻的东西,那是一只庞然大物的雏形,很显然最后时刻,拓跋凤凰用出了通天教的看家本领,要召唤强大的异兽为其作战了。

    沈飞给她时间完成施法,不是他有意托大,而是要以如此的方式彻彻底底地击溃对方,让对方彻底意识到道法和通天教妖术的高下之别,让对方彻底感受到内心的崩溃,使得身心绝望为他们长久犯下的罪行赎罪。

    拓跋凤凰是第一个,第一个与罗刹族的灭亡有关系的仇人,沈飞拿她开刀一来可以顺应道心;二来能够令族人在天有灵,得到安息。众生平等,罗刹族不管是人是妖都不该遭受如此灭绝人性的待遇,去被当做试验品研究只为了满足少数人心中的一点点私欲。

    “拓跋凤凰呦,你助纣为虐,罪该万死!”沈飞站在原处,看着黑符祭起,一只庞然巨物在眼前逐渐成形,毫不退缩,“来吧,我要打倒用尽全力的你,只有如此才有意义。”

    “吼!”怪物终于聚现完成,它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血口暴张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咆哮,声波在深渊中久久回响,掀起的风浪吹起了沈飞的长衣。恐怖的生物出现,它有着钟乳石大小的锋利牙齿,有着近三十丈长的巨大体态,它的皮肤坚硬如同岩石褶皱,它的眼睛生在两根肉瘤上凸出额头,它的鱼鳍像山峰一样挺拔向天,它呼吸的时候会掀起狂风,咆哮的时候会让深渊震颤,它悬浮在空中,如同空气就是生命中最需要的水。

    “这是……”沈飞盯着面前的庞然大物,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这生物的下巴,无法尽窥全貌。

    “这是陵鱼,和被你杀掉的那只同款,是寄宿在阴邪之地,以腐气为食的怪物。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和长宫子召唤的陵鱼比起来,这一只可要厉害的多了。”

    “陵鱼是守灵之兽,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们是怎么把这些庞然巨物从守卫者手中抓走了的,原来根本就是监守自盗!”

    “前朝的坟墓在我新朝建立后自然没有了价值,实话告诉你,坟墓里埋藏的珠宝早就被我们挖空了,墓主的尸体也都练成了行尸,现在那些古坟不过只是一个个空壳罢了。”

    “尔等做出如此有违伦常之举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冥冥之中若真的有天,为何坏人总能长命,为何好人偏偏不得好死!不要再天真了,这个世界是强者为王的世界,只有不择手段得到力量的人才能笑到最后,活得舒服。”

    “不,你错了,冥冥之中是有天道存在的,而我沈飞恰恰就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替天行道是我要做的事情。”

    “你以为自己真的是正义的化身,真的太天真了。就算你今天杀了我,就算你亲手毁灭了整个通天教你也不是正义,你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你会令天下人惧怕,你杀的人越多,世人越会将你视作怪物,才不会为你的正义行为感恩,在他们看来你就是个屠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我不需要理会世人如何看我,我只需要完成天道交托给我的任务。”

    “沈飞,拍着胸脯说你敢确认世上一定有天道存在吗。”

    “拓跋凤凰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冥冥之中的那双手左右着每个人的命运走向,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恶人的。”

    “如此说来,那些无辜者的惨死也是被天道左右的喽?”

    “不,无辜者的死是因为人类心中欲望的膨胀。”

    “自相矛盾的说法,你们道宗做的事情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的行为。”

    “我们道宗怎么做,用不到你来妄加评论。更何况,我告诉你,我代表的并非整个道统,我代表的只是蜀山剑派。”

    “那便来吧,看看你还能猖狂多久。”

    “区区陵鱼,我境界未成的时候就杀过一条,再杀一条能有多难。”

    “那就试试看好了。”出现在眼前的陵鱼确实和长宫子召唤出来的那只不一样,这只陵鱼的体表覆盖着坚硬沉重的甲胄,紫荆的触须想要刺穿它身上的硬甲恐怕很难。沈飞今天本不打算用出五行创生术,他要手刃敌人得到畅快的感觉,以手中的剑进行贴身肉搏的战斗。

    沈飞站在陵鱼的面前,对方庞大的身躯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甚至没有陵鱼的一颗牙齿大,但若有人从旁观战,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明明体积有着鲜明的差距,但沈飞却一点都不显得渺小,一点都没有胆怯和畏惧,他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仿佛即将度过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他目光淡然的望着面前的怪物,没有表现出刻骨铭心的仇恨也没有不可一世的轻视,眼中充斥的只有悲哀,为其放弃伦常所造就的生死循环悲剧感到悲哀。

    沈飞动了,宛若猛虎下山,他的手中只有一把剑,剑就是老虎的牙齿,剑就是老虎的爪子。邵白羽有着鹰的眼睛,锐利而孤高,翱翔在九霄云外尽观所有;沈飞有着老虎的眼睛,凶狠只在某些特定时刻出现,眼底深处隐含着身为王者的不可一世,隐含着天下唯我的王霸之气。

    握着剑的沈飞恰如一只下山的猛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林中其他生物都要退避三舍,挡路者只有死路一条。

    沈飞和剑融为一体,他现在傍身的除了剑罡之外还有凛冽的剑意,那是掌握了剑道精髓的人才能拥有的。剑罡拥有实质,剑意也拥有实质,剑罡是有棱有角的光弧,剑意是不定形态仿若幽灵一般的匹练,两者既相近相容,又相远相斥,是持剑者能够仰仗的两件御敌之物

    剑乃杀器,剑罡和剑意由剑中而生自然都是杀人的手段。沈飞本不想枉做杀孽,奈何敌人无法无天,尽做出天理不容之事,让他不得不手染鲜血。

    沈飞消失在视线中,再出现时已到了陵鱼的嘴中,这行为着实吓了拓跋凤凰一跳,她看到沈飞蓦然消失第一个想到的是他会来偷袭自己,找东找西,戒备来戒备去,却万万想不到沈飞直捣黄龙,直接站在了陵鱼的齿缝之间,站在那卷起的舌括上。

    “他要干什么?他能干什么?他站在那里稍稍异动就会被陵鱼吞下肚子,他这行为无疑是在自寻死路!”拓跋凤凰的脑海中闪过种种念头,所有的念头都认为沈飞是在自寻死路。

    确如她所想,沈飞就是如此胆大包天的自寻死路!只见他深提一口气,双手持剑剑锋向下,就那样轻松随意的将手中的长剑刺入陵鱼的舌括之中。

    “噗嗤!”喷出来的不是血,而是阴气森森的冤魂鬼煞,陵鱼大怒愤而合嘴,巨大嘴巴的合拢造成空间气流的紊乱。

    沈飞在那闸门般降下的齿缝下逃脱,整个身体如同剪尾燕那般轻灵飞舞、脱逃,凌空踩中花瓣借力,二次攻上挥剑斩击陵鱼的眼睛。这怪物长得很有意思,眼睛不在头上而是随着肉瘤探出额头,如同两盏探照灯垂在身前。沈飞早看出两只眼睛当是陵鱼的软肋所在,趁着它愤而合嘴的当口持剑攻上,先把眼睛拿下了再说。

    第一招攻击陵鱼的嘴为了让它将张开的嘴巴闭起来;第二招攻击陵鱼的眼,对方的嘴巴闭起了,沈飞就失去了威胁,再去攻击眼睛自然手到擒来。沈飞看似鲁莽的行动,实则经过精心的算计,这一点和炎天倾有着几分相似,两人都是那种为了战斗而生的狂人,看似鲁莽的行动之中蕴含着他们精心谋划的战斗方案。

    “哗!”很顺利,陵鱼的眼睛被剑刃切开了,黑色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粘稠而恶心,沈飞嗅到一丝刺鼻的味道,意识到这些液体应该具有腐蚀性,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们挥剑斩向另外一只眼睛。

    陵鱼便在此时发动了反击,庞大的身体猛地往前一顶,一举将沈飞撞飞了出去,撞飞十几米远,直到被花瓣云接住才重新站稳。

    沈飞望向陵鱼,看到它那被自己刺瞎的眼睛缩紧了肌肉,止住了黑色液体继续流淌,而另外一只眼睛则满含愤怒地望过来,沈飞被它的目光刺痛,心中一凛迟疑地道:“这陵鱼似乎与长宫子召唤的那只很不一样。”

    “终于发现了吗!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在熊熊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实话告诉你吧,熊熊压根就没有被我操控,它是心甘情愿守护我的,由此就拥有了更加自主的意志和更加灵活的攻击方式,不是那种被操控的傀儡可以比拟的。”

    “果然没有被符箓控制住吗!看到它如此愤怒的样子我就明白了。只是如此庞然大物你究竟是怎么让它心甘情愿为己所用的。”

    “沈飞呦,你以为拓跋氏是怎样的一个家族!你以为拓跋氏跟之前的那些狗屁皇帝一样吗!实话告诉你吧,拓跋氏自崛起以来家族中代代都有人杰出现,取代前朝司马氏是世代经营的结果,并非一时幸运。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拓跋氏天生拥有力量,是和普通人类不一样的存在,因为拥有力量我们才会对产生力量的源头感到好奇,才想着探索到更多的真相来找到自己不同之处的来源。”

    “你说拓跋氏天生拥有力量?”

    “当然。否则父亲、爷爷为何能成为前朝的大将军,为何拓跋族人打仗如此厉害,为何这一代的真儿能够鹤立鸡群,领袖群伦。这都是血脉的力量,是拓跋氏种姓天生高贵的基因导致的。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一代里,拓跋真和所有的皇兄们都不一样,他是最特别的那一个,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兄本来想借着他的不同去牵制元吉,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让他势力膨胀到无法忽视的地步,简直就是当年的翻版。只可惜,皇兄不是个软弱的人,他不会坐以待毙,任人宰割。”

    听到拓跋凤凰说出了隐藏已久的秘密,沈飞好奇心升起,追问道,“皇子真是特别的?那皇子烈呢,他难道就不是特别的。”

    “呵呵,他们两个是不一样的,只有皇子真最为特别!”

    对于拓跋凤凰的话沈飞并不觉得奇怪,反而认为理所应当,他是见过皇子真的,在那个男人的身上确实感受到与众不同的气场,感受到远远凌驾于其他皇子之上的能力。要说与皇子真最相像的,应该就属稳坐帝位三十年造就了空前“盛世”的当今万岁了,可是拓跋凤凰又言明皇子真没有继承正统的权力,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拓跋氏家族内部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