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一章 少侠好胆色
    傍晚时分,火烧云好似烧了半边天一般。

    庆城市汽车站,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穿着一件黑夹克,坐在路灯下,抽着烟,咧着嘴,只见他牙齿蜡黄,好似许久没刷一般,他看着进出汽车站的人群,在里面不断搜寻着什么。

    突然,一个穿着简单t恤,一条泛黄牛仔裤,十七岁高中生模样的少年从车站中走了出来。

    此人不动声色的将烟头踩灭,迎面走了上去。

    砰的一声,两人撞在了一起,中年男人凶神恶煞的骂道:“走路没长眼睛啊?下次长眼点。”

    随后,他转身便走,急急忙忙的来到一条阴暗的小巷中,然后脸上露出喜色,他拿出在那少年身上偷的东西,一看却傻眼了,少年身上竟然是一叠黄纸,烧给死人用的。

    “草,真特么晦气。”中年人丢掉黄纸,随后,脸色一变,往自己身上摸了摸:“我的钱包呢。”

    而且不只是中年人自己的钱包,就连之前偷的好几个钱包,也全没了。

    汽车站外的街道上,林凡抽着烟,拿着三个钱包,看着里面的这些钱,加起来恐怕得三四千了:“这些扒手来钱还真是快。”

    说着,他来到路边一个乞讨的老人前,随手将这些钱丢进了老人面前的饭盒中,扬长而去。

    乞讨的老人哪里见过有人施舍这么多钱?对着林凡的背影不断的磕头:“大善人,大善人啊。”

    林凡又将只剩下证件的几个钱包,交给巡逻的警察后,这才打量着眼前的街道,自言自语道:“一年了,可算是回来了。”

    一年前,那是高二刚开学的日子,林凡在去上学的路上,突然遇到一个邋遢老道拽住他,死皮赖脸的要收他为徒。

    结果毫无疑问,林凡踹了老道两脚,让他滚蛋。

    没想到这邋遢老道竟然拿出了一张足有一百万的银行卡,说跟他去学道一年,便将钱给他。

    两眼冒星的林凡,就此暂停学业,跟这老道跑了。

    林凡摇了摇头,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一年来的经历。

    这一年来,虽说是学道,结果跟着老道走南闯北,遭遇各种各样的怪事。

    直到两天前,在深山的茅屋中,老道依依不舍的拉着林凡的手,说他要羽化成仙了。

    林凡知道老道是要嗝屁了。

    老道临终前交代:“徒弟,你跟了我一年,当初在山门中,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资历不行,这辈子是不能让那群老东西服我了,但庆幸死之前遇到了你,等你道法大成,一定要去终南山上,将他们的徒弟一个个给老子揍趴下!”

    “放心吧老头,我努把力,争取把山上山下所有看不起你的人,一起给揍了。”

    林凡一年来,听老道多次提起,老道道号玄道子,曾经是赫赫有名的终南山全真教弟子,可惜他天资愚笨,受尽同门师兄弟的嘲笑,后来更是让人陷害,被逐出师门。

    林凡从小就没见过父亲,据说他在母亲刚怀上自己后不久就离开,接着不知所踪,而母亲生下自己后,没过多久,身体不好,随即去世。

    虽然接触只有短短的一年,但老道对自己是真的好,他自然没理由不接下老道的遗志。

    他摇了摇头,招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说道:“风华小区。”

    他从小没见过父母,是一个人独自长大,唯一一个亲人,就是母亲的表妹。

    出了远门一年,回家自然得第一时间去拜访。

    他思绪飞舞,很快便到了风华小区。

    他在小区门口买了一些水果,便来到表姨家门口。

    咚咚咚。

    很快,门打开。

    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妇女打开门,妇女名叫张青淑,正是林凡的表姨。

    “小凡。”张青淑看到门口的来人,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赶紧进来,我看看,一年不见,都长高这么多了,你这一年都去哪了?”

    “表姨。”林凡笑着走进屋中,却是回避了张青淑的问话。

    客厅中,坐着一个中年人,四十出头,穿着白色衬衫,正看着新闻,他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模样。

    这是张青淑的老公,黄忠实。

    黄忠实见进来的是林凡,眉毛顿时皱了起来,随后说道:“进来吧。”

    “是,表姨夫。”林凡微微点头。

    他和黄忠实的关系,历来就不太好。

    黄忠实是在本地的一家大型企业上班,算是一个小领导,颇为洋洋自得,并不待见表姨这边的亲戚。

    张青淑在一旁开口道:“我让晴晴也出来,她也好久没见你了。”

    黄忠实皮笑肉不笑的说:“晴晴在用工读书,让她出来看这闲杂人等做什么。”

    张青淑脸上露出些许尴尬之色:“瞧你说的,小凡又不是外人,哪是什么闲杂人等。”

    “还不是闲杂人等?”黄忠实双眼瞪向林凡:“跑出去野了一年,书也不读,想干什么?混社会当大哥?这种人,一辈子有什么前途。”

    黄忠实自认为也算是个‘上层人物’,有林凡这样的亲戚,真是让他觉得有些丢人。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面对黄忠实的瞪眼,林凡双眼平淡,好像丝毫不在乎他一般。

    要知道,他手下可管着十几号员工,平日上班时,自己一瞪眼,下面的人谁不害怕?

    这让黄忠实心中更不满。

    林凡确实不在意黄忠实这些话,他自己这一次来,只不过是看表姨的。

    跟着那邋遢老道出去,那些身家几十个亿的大富商都客客气气的,各种各样的场面都见过,林凡又怎么会在黄忠实这样一个‘大’领导面前惧色?

    “怎么不说话。”黄忠实见林凡不回话,感觉有些没面子。

    林凡淡淡说道:“表姨夫是长辈,师父教过,长辈训话,得听着。”

    黄忠实冷笑了起来:“还真当自己是社会大哥了?还出去认师父?外面各种各样的骗子,数不胜数……”

    林凡终于是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虽然那老家伙骗我跟了他一年,但死者为大,对吧,表姨夫?”

    场面有些僵着了,张青淑站在旁边,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里面一间卧室门突然打开。

    一个浓妆艳抹,小太妹打扮的女孩走了出来。

    这是林凡的表妹,黄晴。

    “晴晴,你又出去玩?”黄忠实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刚教训林凡,自己女儿就这个打扮。

    “你管我?”黄晴撇嘴就往外走了出去。

    “晴晴。”张青淑急忙对林凡说:“小凡,你跟着你表妹,她最近跟一群小混混玩,我担心出事。”

    “我去看看吧。”

    林凡反正也闲着没事,且这也是自己唯一一个亲人的请求,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随后,就赶紧跟了出去。

    屋中,黄忠实猛的拍着桌子,瞪着张青淑:“你这破亲戚,这辈子都没出息的,有什么好交的。”

    张青淑嘴唇微微动了动,却又不敢说什么。

    风华小区门口,黄晴刚拦了一个出租车,拉开门坐了进去,还没来得及关上门,林凡就顺势坐了进来。

    黄晴一见,道:“你跟着来干什么?”

    黄晴虽然浓妆艳抹,但也看得出,是个漂亮胚子,已经长得颇为水灵了。

    林凡道:“表姨让我陪着你,怕你出事。”

    “我和朋友一起唱个歌,能有什么事。”黄晴皱眉,指着窗外:“你给我下去。”

    林凡不为所动。

    一年来,他心性却是被那老道培养得不错。

    最起码这种程度的事情,不至于让他动怒。

    “开车,皇城ktv。”黄晴见林凡死皮赖脸不愿下车的模样,却也懒得搭理他。

    林凡微微有些动容,皇城ktv是他们当地消费颇高的地方,进去,最起码也得两千多起步。

    即便黄忠实工作不错,但也不至于让黄晴这样玩。

    年轻人能去皇城ktv的,哪个在当地不是非富即贵。

    林凡并没有说话,车子慢慢停在了皇城ktv的门口。

    黄晴停车后,推门就要下车,林凡却道:“给钱结账。”

    “什么?你让我给钱?”黄晴瞪大双眼,她和男的出来玩,还从没给过钱,这却是破天荒第一次了。

    “谁招的车谁给钱。”

    “你有没有绅士风度?”

    “我只是陪你来的,况且,我也没钱。”

    林凡说的是实话,别看刚才他施舍乞讨老人的时候大方,他现在算是光棍一条回来的,最后的钱,也就刚好够买回庆城市的车票。

    至于老道所说的一百万,这不还没到账吗。

    黄晴咬牙,自己给钱后,就往里面走,不想搭理林凡。

    没想到林凡却死死的跟了上来,却是一副怎么也甩不掉的样子。

    随后,黄晴轻车熟路的走进309包房中。

    包房中,有六男五女,烟雾弥漫,林凡皱眉了起来,这里面男女都有,声音很喧杂。

    在没有去学道前,他也喜欢这样的场地,但跟着老道在深山里,身心寡欲过了一年,却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环境了。

    一个打着耳钉,光头模样的不良青年站起来,招了招手,黄晴坐到他旁边。

    这人看着门口的林凡,眼神中带着敌意,毕竟他是和黄晴一起来的。

    “晴晴,这人是谁?”

    “是我远房表哥。”

    “就是你提到过的那个表哥?”

    这些人顿时轰然大笑了起来,显然,黄晴之前给他们提到过自己,但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林凡走过去,道:“我表姨让我陪表妹过来坐会,一个小时,然后就走。”

    说完,林凡自己走到角落坐下,也不和这些人说话。

    这群人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看起来却是玩得不亦乐乎。

    黄晴的男朋友名叫王正伟,家里有过亿的家产,和黄晴是同学,不过相比于学生的身份,他更像个混混。

    此时,王正伟和黄晴窃窃私语起来。

    黄晴将林凡如何死皮赖脸跟着自己过来,一点点的说出。

    王正伟笑道:“这家伙应该是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场所,死皮赖脸的过来见见世面罢了,哥几个,差不多也该让不认识的人走了吧。”

    说完,王正伟关掉话筒。

    有林凡这陌生人在,他们一伙人也玩不尽兴。

    王正伟一站起来,其他五个男的也齐齐跟了过来,直接将林凡给围住。

    黄晴急忙上来,小声的在王正伟耳边说道:“这毕竟是我亲戚,别动手打人。”

    “放心,我有分寸。”王正伟点头,对林凡说道:“朋友,你来见世面,见也见了,是不是该走了?”

    林凡这样的人,王正伟看得多了,穷酸亲戚罢了,想要跟着黄晴到这里,认识他这样的有钱子弟。

    想到这,他心里不由冷笑了起来,这人自己心里没点数?他们一起玩的,都是身家不错的,哪里看得上林凡这样的人,够资格跟自己做朋友吗?

    “一个小时到了吗?”林凡并不知道王正伟所想,自己拿起手表看了一眼,说道:“时间还没到,不过,看样子你们不欢迎我。”

    “你才看出来?”王正伟那眼神仿佛再说,你心里没点b数吗?

    “也好,我也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林凡站了起来,对黄晴说:“走,送你回家,不然表姨该不放心了。”

    “我说的是让你一个人走,听不懂吗?土鳖。”王正伟挡在黄晴身前:“你要是不识好歹,可别怪哥几个拳脚不长眼睛了。”

    “别啊。”黄晴急忙阻拦,倒不是他多关心林凡,要是林凡被他们打上一顿,她回去可交不了差。

    林凡一听要动手打自己,顿时笑了起来,他跟着老道这一年,学的可不只是阴阳术,身手也被那老家伙魔鬼训练了一番。

    就这几个年纪轻轻,天天饮酒作乐的家伙,能是他对手?

    林凡也懒得跟他们啰嗦,刚准备动手解决掉这几人。

    王正伟不屑的看着林凡,却是开口道:“这样吧,你好歹是晴晴远房亲戚,跟着来见见世面也不容易,咱们来斯文点的玩法,喝酒。”

    “你要是被我们喝趴下,自己老老实实滚蛋,晴晴要玩多久就玩多久。”

    林凡一听,眉毛稍动:“如果你们被我喝趴下了呢?”

    “现实吗?”王正伟冷笑起来。

    王正伟为何有这样的底气?

    王正伟身旁一个身材肥胖的人,名叫刘斌,外号酒中雄狮。

    这刘斌家开小酒坊的,从小就是酒坛子里泡出来的。

    论喝酒,还从没遇到过对手。

    “来白的吧,啤酒喝着太慢。”林凡看着满桌子的啤酒摇头起来。

    王正伟点头,对门口的服务员喊道:“给我拿白酒来。”

    很快,十几瓶白酒摆在了桌上。

    林凡却默默的拿起手机,拨起了电话。

    王正伟六人一脸奇怪,不明白这家伙要干什么。

    “喂,120吗?皇城ktv,309号房,没错,有人酒精中毒,恩,情况挺紧急的。”

    说完,林凡放下电话。

    王正伟六人脸色铁青,妈的,装b也不是这样装的吧。

    他们跟人喝酒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人这么狂呢。

    这是得多看不起他们六人。

    “你们等会,我去上个厕所。”

    林凡站了起来,就要往厕所走。

    王正伟还以为他怂了:“包间里面就有厕所,你可别想跑,否则打断你的腿。”

    林凡耸了耸肩,进入厕所,回手锁了门,他拿出一张黄纸,以及随身携带的毛笔。

    他轻轻咬破自己手指,流出鲜血后,他用毛笔轻轻的沾了一下,便在黄纸上画了起来。

    没办法,尼玛,自己没有带黑狗血、朱砂,也只能用自己的血了。

    很快,一张符便画好。

    林凡折叠起来,闭上双眼,轻轻念道:“无色无香,无恐无惧,灵符一道,天兵上行,急急如律令!”

    随后,他将符放在了自己的兜里。

    这是道术中,杂门中的解酒符。

    酒桌必备,可以让人成为酒桌上的不败战神。

    老道说这玩意只是旁门杂技,让林凡看看就行,没什么必要学,只不过林凡却挺感兴趣,这不就派上用场了?

    林凡走出来后,十几瓶白酒已经打开。

    七个酒杯放在桌上。

    “怎么喝?”王正伟问。

    “我一瓶,你们一杯,看哪边先趴下。”

    刘斌拖掉了上衣t恤,一拍桌子:“王八犊子,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里,谁提到跟我怼酒,就怕得浑身发抖,人送外号,酒中雄狮,是你可以随便侮辱的吗?”

    “你喝一瓶,老子也喝一瓶。”

    林凡双眼不由露出赞许之色:“少侠好胆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