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烟宇
    随后,容云鹤说:“那你看,苏千绝样样都不如我,这可是你亲口说的,我可没逼你吧。”

    林凡点头说道:“自然没有逼我,这全是真真的实话。”

    容云鹤脸上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说:“既然苏千绝样样都不如我,他女儿能比我女儿好到哪去?”

    “这个……”

    林凡黑着脸,他万万没想到,容云鹤的套路在这呢。

    林凡咳嗽了一声:“师父,感情这种事,就讲究个你情我愿,再说了,大小姐也不一定看得上我啊。”

    容云鹤:“我都告诉你了,倩倩因为你失踪,茶不思饭不想,这还没看上你,她每天伤心得,夜夜哭嚎,伤心欲绝,让我这当爹的,也是很心痛啊。”

    “如若不然,你以为我堂堂掌门,还能亲自给你说这些?”容云鹤说道。

    “额。”

    此时,林凡和容云鹤也已经走回到容云鹤居住的院子外。

    容云鹤推门进去,直接带着林凡,往容倩倩所居住小院走去。

    “我告诉你,等会看到我女儿了,可得好好安慰一番,她最近,因为你,心情那是相当的不好……”

    容云鹤还给林凡吩咐着呢。

    两人来到门外,听到屋内传来大笑声。

    “这?”林凡看向一旁的容云鹤。

    “痛极生喜。”容云鹤面不改色的说:“因为太过悲痛,都已经以笑代哭。”

    “师父,我很好骗吗?”林凡弱弱的问。

    “废话什么。”

    容云鹤推开门。

    房屋中,容倩倩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薯片,看着电视。

    突然开门的声音,倒是吓了她一跳,忍不住看了过来:“爹,林凡,你们怎么来了。”

    “倩倩,看看这是谁来了。”容云鹤指着林凡。

    容倩倩笑道:“我知道,林凡嘛。”

    “给点反应啊,之前你那么悲伤的。”容云鹤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容倩倩说道:“之前白敬云给我打过电话,说他还活着,我这不挺高兴的么,还要什么反应?”

    “师父。”林凡看着容云鹤。

    容云鹤咳嗽了一声,好似这样就能保证自己掌门的威严一般:“是这样的,倩倩,你继续看电视,林凡,咱们出来说。”

    容云鹤关上门,背着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看着蓝天白云,说道:“没想到我女儿爱你爱得如此之深,怕你知道她之前伤心欲绝之事,此时竟然伪装成开心之状,如此良苦用心。”

    “喂喂,我没看出是伪装的啊,大小姐的确心情挺不错的嘛。”林凡在一旁道。

    “师父说话,你插什么嘴。”容云鹤抓了抓头发,然后压低声音对林凡道:“乖徒弟,你看我女儿,貌美如花,你也算英俊,不妨就这样定了,我把她嫁给你,以后你一定要好生待她。”

    林凡无语起来,容云鹤这连哄带骗的模样,生怕容倩倩嫁不出去么。

    容倩倩长得极为漂亮,还能愁嫁?

    对自己这师父,林凡也是服气了。

    各种连哄带骗,也就不知道他掌门的位置,是不是也是如此来的。

    不过随后林凡又摇头起来,这个应该不可能,容云鹤这骗人的本事,如此拙劣,不可能靠着这个骗到掌门之位。

    “师父,如果没什么事,弟子就先告辞了,一个月没回来,我还有不少事呢。”

    “喂,你等等,我还有正事给你说,马上要开始的论剑大会……”

    “下次再说!”

    林凡说完,拔腿就溜了。

    容云鹤看林凡又跑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傻徒弟,我女儿哪点不好了。”

    “父亲。”

    突然,门开了,容倩倩一脸无语的看着门外的容云鹤。

    容云鹤回头一看,咳嗽了一声:“咳,那个,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你说呢?”容倩倩问。

    容云鹤说道:“是这样的,我不是看你喜欢他嘛,就帮忙……”

    “谁说我喜欢他了!”容倩倩脸一红,砰的一声关上门。

    哎呦。

    容云鹤之前忽悠林凡给自己做女婿,原本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自己女儿这边愿不愿意都还难说呢。

    可容倩倩此时这个反应,显然是对林凡有意思啊。

    容云鹤激动的拍了一下手掌。

    更加有了干劲。

    ……

    林凡回到沧外院时,谷雪坐在房屋外面的一个凉亭中,弹着古筝,沧外院中,一大堆人聚集在凉亭外,吞着唾沫,看着凉亭内的谷雪。

    谷雪长得实在是太过美丽了,让人看上一眼,就再不想走开。

    方经亘此时也是一副猪哥模样,吞着口水,看着凉亭中的谷雪。

    “这姑娘是谁啊。”

    “新加入我们沧外院的吗?”

    “不知道啊,没听说过最近有新来的加入啊。”

    一群沧外院的弟子,低声议论着。

    “都让让,让让。”林凡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林凡。”谷雪看到林凡走了回来,站了起来。

    谷雪微微欠身,对凉亭外的众人说:“小女子刚才献丑了,还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没献丑。”

    “好听着呢!”

    这些弟子一个个夸赞道。

    “真是大家闺秀啊,瞧瞧人家这姿态,这礼数。”

    “一般女子,真是无法与之相比,不对,连和她比的资格都没有。”

    林凡听着这些弟子的讨论,心里忍不住无语起来,他们是没有看到谷雪人格分裂的另一边吧。

    若是看到,恐怕也就不会如此想了。

    “走,找管事给你安排个新房间。”林凡说道。

    “好。”谷雪言听计从的跟在林凡身后。

    沧外院新来的管事姓烟,名宇。

    他居住在沧外院一个颇为豪华的房间中。

    林凡带着谷雪来到门口,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一个猴尖嘴赛的中年人打开门。

    这中年人穿得富贵,可那一脸奸诈之相,却是展露无疑。

    “你是?”烟宇上下打量了林凡一遍,随后目光就死死的盯着谷雪,久久不能从谷雪的身上将目光收回。

    “在下林凡,请问是烟管事吗?”林凡作揖说道。

    烟宇一听到林凡二字,浑身一颤,收回目光,重新打量了林凡一番:“没有想到是林师弟,久仰久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