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两百零六章 令牌被夺
    对于吴启军来说,的确是没有必要啊!

    他们只要保留着这一枚令牌,名次也不会太差。

    夏侯见他们三人,是最强的小队,若是败在了他们的手中,不划算啊!

    这无异于找死。

    要知道,夏侯见是二品道长,另外两人,也全部是一品道长。

    他们三人的实力差距,太过悬殊了。

    而叶枫,则是看向林凡,目光凝重的问:“你想要第一?”

    “嗯。”林凡重重的点头。

    叶枫脸上露出笑容:“好!那我就陪你拿这个第一!”

    一旁的吴启军则摇头起来:“我不同意!这种方法,无异于送令牌给他们。”

    在吴启军心中,林凡争不争这个第一,对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他要保证沧剑派有一个好的名次。

    林凡想到了苏千绝的话,说:“这个第一对我很重要!若是能拿到第一,对沧剑派也很重要。”

    “不行。”吴启军继续摇头,说:“如果你们二人执意要去,那就将令牌给我,我回山洞等你们。”

    吴启军不可能让他们二人带着令牌去。

    林凡明白吴启军的担忧,吴启军不愿意去,他也并没有任何埋怨。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对于林凡而言,这个第一名很重要,但对吴启军却不是。

    林凡将令牌递给吴启军,说:“吴师兄,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先回山洞中等我们。”

    吴启军松了口气,随后点头起来:“那么,祝两位师弟一切顺利了。”

    说完,他拿着令牌,急忙离去,往他们昨夜住的山洞赶去。

    “谢了。”林凡笑着对叶枫说道。

    叶枫摆了摆手:“想要变成真正的强者,那便不能畏缩不前,真正的强者,敢于面对强于自己的人。”

    林凡点头,随后,同叶枫一起,往周青三人来的方向而去。

    林凡其实心中也没有底,他也不知道面对夏侯见,自己能不能胜。

    如果没有苏千绝此前的那些话,林凡是肯定不会想要和夏侯见硬碰硬的。

    但苏千绝已经说出了,要将苏青许配给这一次,表现最好的那个人。

    那么林凡便必须得拿到第一!

    二人速度很快,在山林间,寻找起夏侯见三人的小队。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恐怕也会大吃一惊,此时所有人想的都是怎么避开夏侯见等人,可他们二人却是要寻找夏侯见。

    ……

    玄冥剑派,山门之中。

    周青三人下山的消息传来后,引来不少方面的围观。

    随后询问山上此时的情况。

    周青诉说自己遭遇夏侯见,和夏侯见苦战一番,最后落败,失去了令牌。

    至于遇到林凡被打劫一番的事,他却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特么的,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当众宣扬出来。

    沧剑派所在的别院中,容云鹤盘腿坐在床上修炼。

    闵阳伯推开门,走了进来:“掌门。”

    “嗯?”容云鹤看了过来:“有山上的消息了?”

    容云鹤在修炼之中,如果不是重要的事,闵阳伯不会轻易来打扰。

    “嗯。”闵阳伯重重的点头:“两个消息,一个是刚才周青下山了……”

    容云鹤微微点头,这倒算是个好消息,周青这一下山,最起码沧剑派不可能会是垫底了。

    不过周青下山的消息,可没重要到需要闵阳伯跑过来亲自通知。

    “吴启军传来消息,说他们遇到了周青,并且击败周青三人,随后林凡和叶枫竟糊涂到想要主动寻找夏侯见。”闵阳伯眉毛死死的皱着:“掌门,你这个徒弟虽然天赋不错,但未免也太过狂傲,仅凭他和叶枫二人,便想击败夏侯见,当真是无稽之谈。”

    容云鹤眉毛也是一皱,可随后却是说道:“林凡这孩子,做事沉稳,并不是冲动之人。”

    闵阳伯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苏青对他的影响,苏千绝此前如此说了,他还能不冲动?”

    “倒也是。”容云鹤缓缓吐了口气。

    闵阳伯道:“倒是吴启军这孩子,识大体,知进退,将令牌带回山洞,如若不然,恐怕我们沧剑派这一次的名次,会是垫底之数。”

    容云鹤目光深邃的看向了大山方向:“林凡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继续等消息吧。”

    ……

    天色稍微黯然,林凡和叶枫二人寻了一天,却是没能找到夏侯见三人的踪迹。

    二人此时,往山洞所在的方向赶了回去。

    林凡心中也有些失落,没能寻到夏侯见。

    如果明天再找不到,夏侯见所在的队伍,恐怕又会是第一。

    之前第一轮的比武时,夏侯见已经是第一。

    这若是再拿到第一,即便是第三轮,林凡拿到第一,苏千绝恐怕也会将苏青许配给夏侯见。

    想到这,林凡心中便沉了下来。

    他捏紧拳头,明天必须得找到夏侯见!

    二人回到山洞时,走进了颇为阴暗潮湿的山洞中。、

    让二人没有想到的是,吴启军此时竟然依靠在山洞潮湿的墙上,显然受了重伤一般。

    “吴师兄?”林凡眉毛一皱,急忙来到吴启军的身旁,查看他身上的伤势。

    吴启军的伤势可不轻,他看林凡和叶枫回来,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我对不起师门,我在回来的途中,遇上了烈阳剑派的姚烈三人,他们将我手中的令牌,抢走了!”

    吴启军咬紧牙齿,说道:“我对不起师门,也对不起你们。”

    林凡目光一沉,叶枫在一旁,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他们大概在什么位置,你还记得吗?”林凡问。

    吴启军说:“我是在这里以北三公里处遇到的他们,现在他们在何处,我却是不知晓了。”

    林凡和叶枫对视了一眼。

    叶枫小声问:“你是想,我们现在就过去。”

    “嗯。”林凡点头起来:“若是去的迟了,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也有可能不能再找到烈阳剑派的几人。”

    “吴师兄,你的伤势应该能撑住吧?”林凡问。

    吴启军点头起来:“你们不用管我,这点伤,不至于让我丢了性命,若是令牌不能夺回,我才该以死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