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两百一十九章 提议
    对沧剑派而言,能够得到论剑大会第一名绝对是意外之喜。

    剑域禁地对于一个剑派而言,是极其重要的,若是得到剑域禁地,沧剑派虽然不至于直接能够达到玄冥剑派这样的实力,但在这三年,也能有一个质的飞跃。

    超越另外四个剑派,问题不大。

    心情最为激动的,自然是容云鹤,得到剑域禁地,他就能大力发展沧剑派内,他手下势力的弟子,说不定在有生之年,能够将那五个长老给赶出沧剑派。

    这是他即便是穷极一生也想要办到的事情!

    ……

    “地牢那边什么情况。”苏千绝问道,在一座偏厅中,苏志河站在他的身旁。

    苏志河小声的说:“掌门,地牢中其他人没能逃跑,只有林凡所在的牢房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炸开,让他逃了出来。”

    “林凡!”苏千绝一听,问道:“你说,他能认出卫兴朝的身份吗?”

    “掌门,您是说?”苏志河深吸了一口气。

    那座地牢是玄冥剑派的绝对机密,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晓那一座地牢的存在。

    看守地牢的人,更是苏千绝的绝对心腹。

    若是卫兴朝被他玄冥剑派关押起来的消息传扬了出去,会给玄冥剑派带来大麻烦的!

    苏志河说:“属下不知。”

    “稳妥起见,林凡不能活着离开我玄冥剑派。”苏千绝说道。

    对于苏千绝来说,这样的决定,也算是一举两得。

    之前林凡杀死夏侯见,他心里已经对林凡有无穷的杀心,更何况林凡有可能知道了地牢中的秘密。

    那就更留不得林凡。

    “晚宴准备好了吗?”苏千绝问。

    “嗯,一切都准备好了。”苏志河点头起来:“只是掌门,真的要这样做?若是失手的话。”

    “成大事,哪能没有丝毫风险。”苏千绝双眼中,全是坚定,他缓缓说道:“不用多说了,准备好就行!”

    “是。”

    ……

    玄冥剑派有一座阁楼,名叫醉仙阁。

    这座阁楼是专门用于吃饭,只不过平日里根本不开放,只有接待重要的客人时,才会启用。

    醉仙阁装饰得金碧辉煌,二楼的阁楼中,好几桌酒菜摆放着。

    苏千绝还未出现,林凡,叶枫,吴启军,闵阳伯四人,跟着容云鹤坐在一张木桌旁。

    容云鹤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另外四大剑派的掌门,不断的过来找他客套聊天。

    沧剑派得到剑域禁地,接下来的三年,若是发展得好,恐怕门内会出现不少高手。

    其他四个剑派,自然得多结交结交。

    “我早就看出来,林凡这孩子当真是不错。”高一凌笑容满面的说:“回头我可得让我门下的姚烈多向林凡学习学习。”

    容云鹤手中拿着酒杯,笑道:“高掌门客气了。”

    高一凌道:“对了,我听说林凡这孩子,只是加入了你们沧剑派?”

    “怎么,高掌门难道还要当着我的面挖墙脚?”容云鹤淡笑着问。

    高一凌急忙摇头:“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有一女徒弟,年轻貌美,年芳十八,林凡小友可有兴趣和她交个朋友?”

    说到这,星月剑派的掌门,程新月急忙走来,她身后跟着三个年轻貌美的女弟子。

    程新月满脸的笑容:“林凡小友年少有为,你们三人当要好好与他学习,快敬林凡小友一杯。”

    “林凡少侠,我们三师姐妹敬你一杯……”

    林凡尴尬的拿着酒杯,和这三个美女弟子碰杯。

    一旁的容云鹤却是脸色阴沉,低声呵斥:“徒儿,这是美色计,你这样做,对得起苏青吗?对待感情,你可要从一而终,我作为师父,可得管教管教你。”

    林凡一脸无语的看着容云鹤,这家伙,最厉害的本事,便是这胡说八道。

    怕自己被这两位掌门勾去,却是拿出了苏青来压自己。

    林凡白了他一眼。

    总之,气氛在很和平,微妙的情况下进行着。

    众人推杯换盏,容云鹤心情极好。

    他当上掌门后,从未在其他门派掌门面前,如此能挺直腰杆过。

    这时,苏千绝穿着一身黑色的绒服,从阁楼楼梯,走上二楼。

    容云鹤眉毛微微一皱。

    高一凌,程新月,谭月以及欧阳成四人,则是客客气气的说:“苏掌门。”

    “苏掌门。”容云鹤也抱拳说道。

    苏千绝笑容满面的说:“让诸位久等了,五位掌门请坐。”

    几张桌上,众人一一落座。

    阁楼的边缘,有几十个玄冥剑派的弟子看守着。

    苏千绝坐在了上座,一旁则站着苏志河。

    “诸位远道而来,参加这次论剑大会。”苏千绝顿了顿:“虽然结局,并不算是很让我满意,但愿赌服输,我苏千绝也并非输不起的人。”

    容云鹤笑道:“我沧剑派这次胜下,纯属侥幸,还希望苏掌门不要见怪。”

    “另外,不知何时交接进入剑域禁地的钥匙。”

    剑域禁地的入口,是有封印的,只有使用一枚特制的令牌,才能开启剑域禁地,进入其中。

    苏千绝笑道:“不急,这一次,在下其实也有一些要事,想要跟诸位商量商量。”

    要事?

    容云鹤等五个掌门,脸上都露出奇怪之色。

    苏千绝摸着手上的一枚扳指,说:“我们六大剑派,如今功法虽是千差地别,但在几千年之前,咱们这些剑派的老祖宗,都是流传自蜀山。”

    “说起来,咱们六家,可谓是同根同源了。”

    谁特么跟你同根同源啊,容云鹤心里咒骂了起来。

    的确,现如今的这些剑派,其实归根结底,很多都是当初蜀山的一些天赋不佳的弟子,出来后创建的门派。

    但这跟同根同源有什么关系?

    此时苏千绝提出这样的话,难不成是想要耍赖,不将剑域禁地给自己?

    想到这,容云鹤心中一沉。

    谭月开口问:“苏掌门,你有什么话直言便可,何必绕来绕去,咱们这六人,都是明白人。”

    “苏掌门有话直言便可。”藏剑谷的谷主欧阳成笑呵呵的问。

    苏千绝摸着扳指,道:“我想提议,咱们六家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