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两百三十四章 万杂的计划(上)
    只不过白震天忍不住问:“只不过林凡,你也是沧剑派的弟子,此时却直接出手杀死墨家弟子,难道你和墨家有恩怨?”

    “有一些过节。”林凡缓缓吐了一口气:“只不过杀他并不是因为这点过节,而是为了许东和你们好。”

    白震天点头,表示明白。

    “凡哥,谢谢。”许东双眼中,全是感激之色。

    他白天刚给林凡发了消息,林凡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他心中也颇为感动。

    林凡看了一眼许东,又看了一眼白婷婷,随后,他重重的拍了拍许东的肩膀:“东哥,和我之间,有什么好客气的。”

    随后,林凡对白震天道:“已经解决麻烦,那我就告辞了。”

    “你要走?”白震天有些意外:“你这才刚回来吧?”

    林凡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身上有一些麻烦事,留下来,恐怕会给你们也惹来麻烦。”

    “这样吗。”白震天微微点头道:“好!”

    “走吧。”林凡对一旁的谷雪说道。

    谷雪点头,二人转身离去。

    看着二人的背影,许东却是叹气道:“婷婷,我感觉自己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林凡和谷雪从白家别墅中走出。

    谷雪说:“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会直接出手杀了那个墨徐成,你一开始不是想要将他发展为卧底的吗?”

    林凡摇头起来:“风险太大,若是这家伙回头依然将关于全真教功法的事上报……”

    谷雪:“这对你没有什么影响吧。”

    林凡听到这,笑了一下,的确,这件事,对于他而言,的确没有什么影响。

    但对许东而言,却太过危险。

    “反正我手上杀的人也已经不少,多杀一人,换自己兄弟平安,也值得了。”林凡微微摇头:“只是阴阳界中无数危险,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帮着他,希望当初我给他功法,让他进入阴阳界不是害了他。”

    这时,林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

    “喂?”林凡接起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万杂的声音:“林凡,我经过深思熟虑,会在三天后,派人前往玄冥剑派救人,需要你帮忙。”

    “我帮忙?”林凡楞了一下,说:“我能帮上什么忙。”

    万杂说:“具体计划,见面后,会给你说的,你在哪呢?”

    “庆城市。”林凡道。

    “我这就派人来接你。”

    ……

    玄冥剑派,阴暗的地牢中。

    这座地牢内的人,随便放一个到外面,都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此时,一个个被铁钩锁着琵琶骨,浑身法力被封印。

    每一个人,都用单独的隔间给隔开。

    容云鹤此时,已经不复昔日的光彩,他脸色苍白,虚弱至极。

    砰砰砰。

    脚步声传来。

    苏千绝穿着一身华贵的绒服,来到了容云鹤的牢房外,他看着牢房内,躺在杂草上的容云鹤,缓缓开口:“容掌门,我说你这是何苦呢?只要说出我想要知道的事,并且让沧剑派并入我玄冥剑派内,就不用遭受这些苦楚。”

    “到时候,我也能给你玄冥剑派副掌门之位。”

    “呸。”容云鹤抬起头,咬牙骂道:“老祖宗传下来的家业,即便是死,也不能从我手中丢掉!”

    作为沧剑派掌门,容云鹤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有本事你直接杀了我!”容云鹤吼道。

    苏千绝目光闪烁,冷哼了一声说:“还真是有骨气,就是不知道你这骨气,能让你坚持多久。”

    不得不说,这五个门派的掌门,每天都在遭受无数折磨,但却没有一人肯轻易松口。

    苏千绝最想要的,便是每个门派,山门的守山大阵法诀。

    只要有了守山大阵的法诀,这五个门派多年来积累下的各种守山大阵,防御阵法,便会形同虚设。

    这也是一个门派最为核心的机密,都是掌门代代相传。

    苏千绝冷声说道:“你恐怕还在期望林凡能带着沧剑派的人来救你?”

    “告诉你也无妨,林凡回了你沧剑派,想要让五大世家的那五个家伙派人救你,结果却成了‘叛徒’。”

    听到这,容云鹤捏紧拳头,冷哼了一声,心中自然也是极为难受。

    “你们沧剑派,从来都不是你容云鹤的沧剑派。”苏千绝顿了顿:“而是那五大世家的沧剑派,只要你肯投靠我,沧剑派地界的事物,依然由你管辖做主,并且我还会帮你解决掉这五大世家,如何?”

    不得不说,苏千绝这人厉害的地方,也在这。

    他清楚的知道,容云鹤对五大世家积累了长期的不满。

    或许此时这个不满爆发了出来,容云鹤就靠向他这边了呢?

    容云鹤沉着脸,缓缓说道:“我和那五大长老的事,是我们沧剑派内部之事,和你无关。”

    苏千绝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道:“好,那容掌门先继续受着这些刑罚,等你哪天扛不住,想通了就告诉我一声,我到时候摆酒给你赔罪。”

    ……

    夜晚,一辆来自江南省的车开进了江北市。

    车子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林凡和谷雪走下车,在司机的带领下,往酒店内走去。

    酒店内的一个总统套房内,司机敲了敲门,恭敬的说:“两位,请。”

    门打开,开门的是万杂。

    万杂依然是上次所见到时的打扮,一身黑色风衣,看林凡和谷雪到来,他冲门外的司机微微摆了摆手:“你先退下。”

    随后说:“两位请进。”

    林凡和谷雪走进了房间中。

    房间内,已经有三个人坐在沙发上。

    这三人,其中一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手中拿着一根拐杖,甚至握着拐杖的手,都在不断的发颤,看起来就是一个生命垂危的老者。

    一人则是金色头发,看起来三十多岁,手里拿着一副扑克牌。

    最后一个,则是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这小姑娘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笑起来给人一种邻家妹妹的感觉。

    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