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332章 为了炫耀?
    “解决掉他们?”林凡白了金楚楚一眼,随后问道:“你能打得过陈启寻吗?”

    金楚楚毫不犹豫的说:“当然不行,他可是真人境的强者!”

    “那不就得了。”林凡沉声说:“先想办法逃走再说吧。”

    若是自己落在陈启寻手里,可不仅仅是被逼问出御剑术这么简单了,陈启寻也不会让自己活命的。

    “走吧,走一步看一步。”林凡说道:“先离开妖山岭。”

    ……

    沧剑派山门内,最庞大的大殿之中。

    穆怀坐在上方的掌门宝座上,而侧方,则坐着苗建元。

    之前,两人刚召集了整个沧剑派的弟子,举行了一个颇为简陋的掌门大典。

    要知道,按照沧剑派的规格,掌门大典应该是极为隆重的,所有长老出席,提前准备庆典。

    但穆怀的掌门大典,却是简单得让人感到有些可怜。

    只是召集了一群弟子,然后苗建元当着众多弟子的面,宣布了穆怀成为掌门,接着就散了。

    没有任何仪式等。

    穆怀黑着脸,自己背叛师父,好不容易得到掌门之位,结果就这样,他心里自然是暗生不喜。

    一旁的苗建元则皱着眉毛,和穆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苗长老有心事?”穆怀问道。

    “不知道陈长老有没有将林凡给抓住。”苗建元沉声说道:“若是让林凡逃了,咱们沧剑派得有不少麻烦。”

    “是啊。”穆怀点了点头,他目光有些闪烁。

    “你想说什么?”苗建元皱眉看着穆怀,这家伙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出这样的问题。

    穆怀脸上笑了一下,说:“今日好歹是我正式成为掌门的日子,我本想着,让门下的那些精锐弟子过来拜见拜见我。”

    “苗长老你怎么看?”穆怀问。

    苗建元知道穆怀想着什么,这家伙必然是想让门内那些精锐,精英承认他穆怀掌门的位置。

    苗建元摆了摆手:“哪有这么多破事,现在也是特殊时期,而且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坐上掌门之位,是我和陈长老所扶持起来的,若是有其他的心思,你师父容云鹤就是例子。”

    苗建元‘提醒’着穆怀,也算是提前给这家伙打个预防针。

    免得回头又作出和容云鹤同样的事来。

    穆怀摆手:“我自然不会像我师父那样傻。”

    说着,穆怀脸上露出感慨之色:“我能成为掌门,真是全亏了苗长老和陈长老,在下必然不会犯我师父那样的错误。”

    “你明白最好。”苗建元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此时,穆怀倒了两杯酒,走到苗建元面前:“苗长老,在下敬你一杯。”

    “嗯?”苗建元眉毛微微一皱,但一想到人家毕竟是刚成为掌门,即便是自己扶持起来的,但也不好太过不给面子。

    想着这,苗建元拿起酒杯,笑道:“在下还是得恭喜穆掌门。”

    接着,他将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还未坐下,腹部就传来火烧一般的巨痛。

    “这酒,这酒有问题。”苗建元瞳孔微微一缩,双眼中流露出了惊恐之色,他忍不住看向穆怀。

    苗建元从未想过穆怀敢给自己下毒!

    穆怀可是自己亲手扶持起来的人,而且今天刚成掌门,未成任何气候,没有自己的班底。

    这样的家伙,竟会直接给自己下毒。

    “穆怀!”苗建元咬紧牙齿:“你找死!”

    说着,他想要使用法力去攻击穆怀,可浑身法力,却以极快的速度溃散。

    穆怀脸上露出了冰冷的笑容,一脚踢在苗建元的身上。

    苗建元被踹飞出去,重重的倒在地上,他双眼中,流露着不甘之色:“穆怀,你还未掌握沧剑派,甚至掌门之位都没能坐稳……”

    “你知道为何你们五大世家,一直以来能够存在如此之久吗?”穆怀双眼中流露着冰冷之色:“就因为历届的掌门,顾虑太多,前怕狼后怕虎!”

    “就如我刚才所说,我不可能学我师父那样,优柔寡断,既想灭了五大世家,又想在灭了你们的同时,不让沧剑派动摇根本。”

    穆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师父真是太天真了。”

    苗建元捏紧拳头:“你好不容易当上沧剑派掌门,难道希望看到沧剑派大乱吗?”

    “沧剑派乱不乱,总之你是没命看到了。”穆怀双眼冰冷的看着苗建元。

    穆怀也是打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思。

    其实穆怀会对苗建元动手,并不仅仅是因为苗建元看不起自己,嘲讽自己。

    或者说,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穆怀很清楚,现在是他最好动手的机会。

    的确,现在自己根基薄弱,甚至才刚成为掌门,但正是因为如此,苗建元才不会对自己有丝毫的戒备。

    若是等自己继续成长,迟早有一天,容云鹤恐怕就是自己的下场。

    穆怀手中,出现了一柄匕首,朝着苗建元的胸口便扎了下去。

    苗建元双眼中,流露出了痛苦之色,他说:“穆怀,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陈长老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

    沧剑派地牢中,这里有些阴暗潮湿。

    这座地牢一直以来,基本上都没什么用。

    不似玄冥剑派那样,关押着大量的弟子。

    容云鹤盘腿坐在一间牢房之中,闭目修养。

    此事,地牢的地下室中,传来了脚步声。

    容云鹤缓缓的睁开双眼,看向了走到牢房旁的人,却是自己的徒弟,穆怀。

    “穆怀。”容云鹤双眼淡然,已不似最初那般想不开。

    或者说已经接受穆怀背叛自己的事实。

    穆怀随手丢出一个东西进了牢房中。

    容云鹤目光看去,瞳孔微微一缩。

    苗建元的人头。

    “你!”容云鹤吃惊的看着穆怀。

    穆怀身穿白色的掌门服饰,他背着手,脸上全是成就感:“师父,你费尽心思想要做的事,看样子,还是得靠我才能办到啊。”

    容云鹤说道:“你杀了他?”

    “嗯。”穆怀点头起来。

    容云鹤脸上面无表情的说:“所以呢,你找过来,给我说这些,就是为了炫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