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七天时间
    一个月后。

    北阳市市中心,一个出租屋中。

    这天清晨,金楚楚穿着一身红色的t恤,一条牛仔裤,手里拿着一堆零食,吃食。

    她现在每天的乐趣,便是去超市买一大堆吃的。

    就算吃不下,按照她的话说,即便是看着这么一堆吃的,也是极好~

    她推开门,小声的走了进去。

    这出租屋不大,也就一个客厅和两个卧室。

    进了卧室后,金楚楚将零食放到了茶几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林凡的房间。

    她跟着林凡来到北阳市后,之前还好,林凡虽然潜心修炼,但也偶尔出来,但最近五天,林凡几乎没有踏出过卧室。

    金楚楚也知道,或许这是林凡突破的关键时候,也没敢打扰。

    她撕开一包薯片,开心的看着电视,吃了起来。

    没过多久,突然,林凡卧室的门打开。

    “林凡老大,你突破了?”金楚楚扭头看了过去。

    林凡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眉心出现了三道剑纹。

    他已是三品道长境,而且期间还参悟了御剑术中不少本领,当然,万剑诀林凡是没敢轻易去碰了。

    上次也只是因为迫不得已,需要用这样的手段镇住当时的陈启寻。

    最起码在真人境前,林凡是不敢再去修炼的。

    反倒是太平长安剑法,林凡参悟了不少。

    “这几天,没出事吧?”林凡问道。

    金楚楚摇头起来:“没。”

    林凡去洗漱了一番,足足五天五夜没有离开卧室。

    洗了一个澡后,倒是舒服了不少。

    北阳市是江南省颇为边缘的一个地级市。

    林凡洗完澡出来后,坐在沙发上,和金楚楚一同看起了电视,但实际上,林凡心思也没在电视上面。

    此前需要静心修炼,林凡没有去多想沧剑派的问题。

    沧剑派那边的情况,略有些复杂。

    根据红叶谷那边传来的消息。

    一个月前,穆怀那家伙成了沧剑派掌门,而且在成为掌门的那一天,勾结了天傀门,对苗建元和陈启寻发起了攻击。

    这也是天傀门对苗家和陈庄发起血洗的原因。

    这样的大事,在江南省无异于是大地震,甚至连玄冥剑派,星月剑派,烈阳剑派,藏剑谷,剑游宫也是极为震惊。

    整个沧剑派内部,也重新洗牌。

    当天据传陈启寻回到沧剑派后,遭受到了天傀门门主袁强信以及一众妖人联手。

    最后陈启寻重伤逃走,而苗家,陈家,也彻底消失。

    至此,整个五大世家,算是完成了在沧剑派的历史,彻底泯灭了。

    而沧剑派那边的情况,也颇为微妙。

    天傀门这边帮穆怀解决了苗家和陈家两个大麻烦,自然是想要掌控沧剑派内一定全力的。

    穆怀也需要天傀门帮助,毕竟他一个五品道长,没有别人的支持,是难以坐稳掌门位置的。

    结果却遭到了所有沧剑派弟子的反对,甚至不少人怒骂穆怀勾结妖人,祸害整个沧剑派。

    总之,沧剑派内部也有些混乱,没几个人听穆怀的,天傀门又想暗中在沧剑派扶持自己的人,用来控制整个沧剑派。

    至于穆怀,更是想要掌控大权。

    一团糟。

    黑门那边,黄锦一的死,倒是没有带来多大的波动。

    妖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你没死之前,所有人都恭维,尊敬他。

    但黄锦一死了后,下面的人瓜分他的权力还来不及呢,谁能记得他。

    这样的局面其实也挺好。

    红叶谷那边也帮自己探听到了消息,容云鹤被关押在沧剑派的地牢中。

    自己若是找到机会,救出了容云鹤,就现在沧剑派这混乱的程度。

    容云鹤如果出现,必然是万众归心,瞬间能掌权的。

    林凡此时思考的也是这个问题,目前,该如何从沧剑派中救出容云鹤。

    “你吃吗?”金楚楚此时递过来一片薯片,在林凡眼前晃了晃。

    “你吃吧。”林凡道。

    金楚楚见林凡满脸心事的样子,问:“在想什么呢?”

    “救我师父的事。”林凡说。

    金楚楚道:“简单啊,找俩高手打进沧剑派不就得了。”

    “说得轻巧。”林凡说道:“目前沧剑派,不少天傀门的妖人都在里面。”

    “那就等你提升实力呗,等实力达到了,再去救人。”金楚楚吃着薯片说。

    林凡摇头起来:“这件事必须得尽快!”

    “为嘛?”金楚楚问。

    林凡皱眉说道:“天傀门,穆怀肯定也能想到,若是被人救出了我师父,沧剑派现在的情况,下面的弟子会万众一心的支持我师父!”

    “说起来,那个穆怀也挺孝顺,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杀了容云鹤。”金楚楚感慨。

    林凡:“他是想要沧剑派守山大阵的口诀,若是没有口诀,他永远不能真正掌控沧剑派。”

    “不过,应该快了。”林凡沉声说道:“如果不能短时间救出我师父,恐怕穆怀和天傀门的人也会对他下手了。”

    金楚楚说:“你这么肯定?”

    林凡点头起来:“总之八九不离十。”

    ……

    沧剑派的地牢中,容云鹤盘腿坐在地上,打坐。

    虽然不能修炼法力,但打坐也是能修心养性的方法。

    穆怀再一次来到地牢中。

    “师父。”穆怀笑着将饭菜亲手递进去。

    容云鹤目光平静的说:“来了?”

    穆怀说道:“师父,你为何就如此倔强,不论如何都不肯告诉我守山大阵的口诀呢”

    容云鹤说:“你不是掌门之材,沧剑派迟早会毁在你的手中。”

    “又是这番言论。”穆怀:“可苗家和陈家已经败在了我的手中。”

    容云鹤道:“这又如何?”

    穆怀死死的盯着容云鹤:“师父,我没这么好的耐心,已经一个月了,我也算是仁至义尽。”

    “我最后给你七天的时间,若是你考虑好,说出口诀,我给您老人家养老,你后半辈子享近荣华富贵,可如果你到时还不肯说出守山大阵的口诀,我怕是要黑发人送白发人了。”

    这话也表达得很直白了。

    容云鹤面无表情:“你认为我怕死吗?”

    “七天时间,你自己好好考虑!”穆怀说完,甩袖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