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376章 心中有愧
    很快,一盘新鲜的土豆丝做出。

    随后,李长安又下起面条,他挥洒之间,无数面条在他身边旋转了一圈,再飞进锅中。

    总之,这家伙,怎么花式做菜怎么来,就是一个字,帅。

    一旁的子书庆歌也仿佛小迷妹,全程三句话。

    “好!”

    “李兄牛逼!”

    “李兄太厉害了!”

    子书庆歌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此时却是给足了面子。

    李长安也是爽得不行,第一次做饭,还有啦啦队助兴的。

    有啦啦队助兴,他也感觉自己状态良好,一口气做出了二十道菜,算是突破了他的极限了。

    好家伙,给李长安累得够呛。

    很快,厨房外的餐桌上,摆放着二十道菜,上面还盖着铁盖。

    子书庆歌坐在了桌上,脸上全是激动之色。

    李长安这等人物,给自己亲手做了一顿饭,回去他可以吹好几年了。

    “两位不坐吗?”子书庆歌看向林凡和李长安,略有奇怪。

    “医者不自医,我也不吃自己做的东西。”李长安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

    “有境界!”子书庆歌竖起大拇指。

    什么叫高人,什么叫境界。

    他心中忍不住想到,那些大师,哪个没点自己的怪癖,也只有成为大师之后,才会拥有这样的怪癖吧。

    子书庆歌皱眉看向林凡:“你不落坐?能有幸吃到李兄做的饭菜,可谓是三生有幸,你……”

    “不好意思,你慢慢想用,感觉好吃,就多吃点,吃光最好。”林凡满脸笑容。

    子书庆歌重重点头:“当然,李兄如此费心的做出足足二十道菜,我非要一口气吃光才好,否则怎对得起李兄的苦心。”

    李长安也一脸期待的说:“来,先试试我的得意之作,火山飘雪!”

    说完,他揭开铁盖。

    揭开铁盖的一瞬间,突然,这道菜爆发出无数金光,差点晃瞎了林凡的钛合金狗眼。

    林凡黑着脸,李长安这王八蛋,自己还用法力给自己的菜做特效。

    玩得这么骚么。

    都是腰间盘,凭啥李长安这么突出呢。

    “啊,好厉害!”子书庆歌睁开眼,李长安穿着一身厨师服,而他的肩膀旁,多了一个特级厨师的臂章。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子书庆歌楞了一下。

    李长安点头:“没错,来吧,尝尝看。”

    子书庆歌拿着筷子,看着火山飘雪,吞了口唾沫,心中也颇为期待。

    李长安这等人物,做出的饭菜,他吃了一口。

    闭上双眼,想要慢慢回味。

    突然,他睁开双眼,浑身一个冷颤。

    他想吐出嘴里的食物,额勉强称之为食物吧。

    可看着李长安这期待的目光,却是硬生生吞了下去。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已经流出了汗渍。

    “怎么样?”李长安问。

    子书庆歌脑袋有点晕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李长安,他只能尬吹道:“这道菜,融合了酸甜苦辣咸,所有味道都发挥到了极致,简直,恐怕世间独此一份。”

    子书庆歌心里忍不住狂吼,这特么是什么东西,难吃得他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一命呜呼。

    “好吃就多吃点。”李长安笑着说。

    “别别别。”子书庆歌道:“还是试试下一道菜吧。”

    子书庆歌心里不断默念,这道菜只是个意外,只是个意外。

    否则自己刚才说要吃光这二十道菜。

    接着,下一道菜被李长安打开。

    又一道金光闪闪。

    只不过子书庆歌已经没有了此前的期待。

    “这是我做出的魔幻麻婆豆腐,试试。”李长安说:“这可是我新研发出的菜品,吃了他,能让人产生如梦如幻的感觉。”

    “额。”子书庆歌夹起一块豆腐,放进嘴里。

    这感觉。

    没错!

    子书庆歌这下算是确定了,之前那道菜难吃,应该不是什么意外了。

    这一口麻婆豆腐,不能叫麻婆豆腐,特么叫麻醉药吧。

    一口吃下去,子书庆歌浑身发麻,隐隐有一种几乎要产生错觉的感觉。

    看李长安和林凡都是两个影。

    他功力身后,急忙运行功力排毒,这才稍微清醒了不少。

    “怎么样?”李长安问。

    子书庆歌:“好,好,好吃。”

    他咬牙切齿,嘴巴都有些被麻得歪了,说话都不利索了。

    他看了一眼满满一桌子菜,深吸了一口气:“李兄,当真要让我吃光这些饭菜?”

    “你不是说要给我赔罪吗?”李长安认真的说。

    子书庆歌绝望的深吸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办,吃吧?

    李长安笑着说:“放心,不让你真吃完,但好歹每道菜都尝尝。”

    “多谢体谅。”子书庆歌点头,随后想着早死早超生,不对,应该是长痛不如短痛,急忙拿起第三盘菜,自己打开就咬牙吃了下去。

    他心中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自己是没有味觉的,没有味觉的。

    第四道。

    第五道。

    子书庆歌坐在椅子上,双眼中带着迷茫之色,这些菜对他的人生价值观,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力。

    在今天之前,若是有人说什么东西能难吃得令人想死,子书庆歌是不信的。

    李长安将第六道菜摆在他面前时。

    子书庆歌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受不了了!”

    “你受不了啥?”李长安问。

    子书庆歌咬牙,想着李长安这家伙的恐怖。

    “我是至情至性之人。”子书庆歌站起来,拔出手中的剑:“刚才对李兄出剑,得罪了你,是在下不对,现在还让李兄请我吃饭,在下心中实在是有愧,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我想了想,还是自断一臂比较好,这样我心里也能踏实点。”

    李长安:“别啊,好好的,自残干啥。”

    子书庆歌:“李兄还是别拦我了,我砍了这只手,就放我走吧。”

    李长安摇头:“好好的,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啪。

    子书庆歌跪下,抱着李长安的大腿:“李兄啊,你就让我自断一臂,放我走吧,你做的东西,我实在是不会品尝,给我吃,就是如牛饮水,暴殄天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