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都市阴阳师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又贱又骚还带点矫情(五更)
    在全真教中,十八九岁达到道长境,只是基本操作罢了,子书庆歌今年不过二十岁,就已经达到了七品道长,而且还是七品道长最顶尖的强者。

    不说要达到子书庆歌这样的天赋,但最起码也不能差上太多才能有资格做他周宗的外孙女婿吧。

    周宗脸上面无表情,说道:“既如此,为何你没能带回苏青?”

    虽然周宗面无表情,但子书庆歌很了解自己师父,周宗此时显然已经极怒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吞了一口唾沫,说道:“师父,因为这人和李长安关系不错,李长安突然出现,阻止了我将苏青带回。”

    “李长安?”周宗的脸上,之前一直是淡然,此刻脸上才露出凝重之色,他眉毛紧紧的皱着:“他不是失踪了吗?”

    “正一教满天下的找他,想要让他回去做掌门,他倒好,空有一身好天赋。”

    子书庆歌尴尬的看着周宗。

    周宗淡淡的问:“所以,你这次去,就真是去给玄冥剑派解围了?”

    这话中,已经极为不满了。

    子书庆歌额头露出汗渍,他脑海中,急中生智,急忙说道:“师父,没这么简单,我虽然没能带回苏青,但却和李长安交了朋友。”

    “和你交朋友?真的?”周宗脸上露出了好奇之色:“不是说这人性格孤僻吗?”

    子书庆歌道:“当然是真的,他还亲自做了一顿饭给我吃,我俩把酒言欢了好久,这一趟还真是,真是颇为愉快呢。”

    说到这里时,子书庆歌想着李长安做的饭,就感觉有些胃疼。

    周宗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李长安这人,若你能和他成为好友,未来对你有极大的帮助,如此一来,倒也算是不虚此行。”

    “是啊。”子书庆歌脸上带着笑容,连连点头。

    心中却也算是松了口气。

    周宗说:“好了,下去吧,回头我会另外让人去带苏青回来,下去吧。”

    “嗯。”

    子书庆歌心中松了口气,明白这一关算是过了。

    转身便离开。

    待子书庆歌走后,周宗眯着双眼,随后淡淡的说:“听到了吧,那个林凡的所有资料,立马去查,我全部都要,特别是关于他跟李长安的关系。”

    “是。”

    空挡的屋子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

    林凡当天晚上便回到了沧剑派,并且在房间中好好的休息了一场。

    第二天一早,睡醒后的林凡,便急忙开始练功。

    林凡心中感觉到了深深的压力。

    自己的天赋,在沧剑派,不对,甚至在六大剑派内,都算是最顶尖的。

    但别说沧剑派了,就算是六大剑派加一起,在整个阴阳界恐怕都只能算是冰山一角。

    比如子书庆歌这个绝代天骄榜排行榜第七的家伙,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岁,便已经达到了七品道长顶尖。

    这还是年轻一代,那些曾经在绝代天骄榜上,成为真人境的家伙呢?

    比如李长安这样的家伙,还有更多。

    还有那个神秘的禁地。

    不对,李长安口中的怪人。

    各地的妖族,各样的妖人组织。

    甚至加上民间的猎妖师,混入城市中的妖怪,各个世家。

    整个阴阳界,犹如一锅大杂烩,混乱至极。

    唯有提升实力,实力达到阴阳界最顶尖,才能在这样混乱的环境中保存下性命。

    林凡丝毫不敢停歇。

    修炼到中午的时候,突然,小院传来敲门声。

    林凡停下修炼,打开门一看,容云鹤一脸乐滋滋的站在门口:“徒弟,亲爱的徒弟,来,亲一个。”

    说完大嘴就往林凡脸上凑,林凡急忙推开他:“我去,老王八蛋,你干啥,得失心疯了?”

    “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容云鹤哼着小曲,拿起手中提着的东西,却是一只烧鹅和不少好菜:“知道你现在还没吃饭,给你带的东西。”

    “师父,你咋了。”林凡总感觉容云鹤身上有一种阴谋的感觉。

    “我这不是关心徒弟嘛,还能有啥?”容云鹤笑眯眯的说:“我心情好,请你吃顿饭。”

    “你好端端的,心情这么好?”林凡问:“有什么大喜事?”

    容云鹤说:“你难道不知道?藏剑谷,剑游宫,烈阳剑派,星月剑派山门遭受妖人重大打击,虽然没有灭门这么严重,但也是伤到根本了,没个三五年,根本缓不过劲来。”

    容云鹤手中还提着酒呢,他带着林凡坐到凉亭上,拿着酒,小酌了一口,一脸感慨的说:“说起来吧,还真是有些可惜。”

    “曾经我刚当上掌门之时,当时的沧剑派,是六大剑派中,末尾之流,我的毕生方向,便是带领沧剑派,成为六大剑派排名第二的强大势力。”

    “然后呢?”林凡问。

    容云鹤叹了口气,又喝了一口酒:“真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四大剑派进攻玄冥剑派没成功,反而是自己遭受重大损伤。”

    容云鹤拍着自己大腿,一副‘懊恼’的说:“你说我沧剑派啥也没干,现在莫名其妙就成第二了,我能不郁闷吗,以前我好歹还有个奋斗目标。”

    “可现在你看看,我一下子就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哎,人活着,睡一觉,屁事没做,就达到了人生的终极目标,这种感觉……”

    林凡明白了,容云鹤这王八蛋纯粹就是幸灾乐祸加爽啊。

    什么懊悔,都特么是装呢。

    容云鹤语重心长的对林凡说:“所以啊,亲爱的徒儿,你不陪我小酌一杯安慰我一下吗?”

    容云鹤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道:“作为一个事业心如此重的掌门来说,突然失去了人生追求,奋斗的目标,就好像鱼儿没有了水,师父我心里憋屈啊。”

    林凡看着容云鹤,妈的,这王八蛋真是又贱又骚还带点矫情。

    这话要是给那四大剑派的掌门面前说,林凡敢拍着胸口打包票,容云鹤绝对要被砍死,而且还是大卸八块的那种死法。

    “来,徒儿,给我倒酒。”容云鹤一脸‘悲伤’的说。

    “滚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