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491,阴沉
    “还有这么厉害的东西?”李壮咂舌道,“那咱也别闲着啊,快去找。”

    “想得美!”王犇瞪了他一眼,“你以为冬灵兽会乖乖的听你摆布,把灵核交给你吗?乖乖,它的实力厉害的惊人,尤其是在进阶之后,更是它最厉害的时候。冬灵兽与别的妖兽不同,出生便带有妖力,刚出生的幼兽在能够站立后,就具备了武灵境初阶的实力,而后每一次的进阶都会让它的实力更上层楼。”

    “乖乖。”李壮惊讶了。

    “刚才听那冬灵兽的吼声,我估摸着应该是一只处在青少年期的幼兽,但是实力应该也在武师境九阶上下了,所以你说抓,我就说你是在做梦!”王犇叹道,“我担心的还不是这个,我怕这一次会有人觊觎冬灵兽,误闯祖墓群,万一……”

    洞内一时间被忧虑填满了,程阳虽然一言未发,但是却也把王犇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开口道:“都不要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如果发生了,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暴雨下了三天,三天之后程阳等人才从山洞中出来。这一次他们也不再慢慢行进了,而是一出山洞便开始寻找方向,找准方向之后,便急匆匆直奔鬼影谷。

    这一路上到处都是群山峻岭,丛林密布,山势崎岖,马车无法行走,因此早在山下的时候就被他们丢弃了。现在梓潼是坐在雷的背上,跟随众人前进。

    “天气越来越冷了,大家都要注意保暖。”程阳淡淡的说道,他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寒冷,其实说起来,他自身的寒冷要远超过外界的冷,但也正因为他的存在,伙伴们所感受到的就要比自然界的温度更低。

    他之所以这么说,实际上是要叮嘱梓潼注意保暖,可是在大家面前,他又不好直言,也就只能这样隐晦的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这破天气,怎么这么冷?”李壮哈着白气抱怨道。

    程阳无奈的笑了,他可不好意思说大家感到冷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虽然他已经析出了水源力,也能够勉强控制,自身也是不畏惧那来自体内的寒冷了,但是却还无法完全掌控,并使水源力不要渗透出来。

    “吱吱吱!”忽然间,肩头的小黄忽然又叫又闹,不住的揪着自己胸前的毛发,十分狂躁。

    “小黄,怎么了?”程阳心神一动,问道。

    “尸体,死人!”小黄喊着,并用自己的小爪子指着左前方的树林中。

    程阳望去,果然在树丛后看到了一双脚,他伸手示意队伍停止前进,自己则是带着小黄小心翼翼的走去。

    几具死尸横卧在树丛中,身上爬满了蚂蚁,死尸中有男有女,都是身受重伤而死。有一个人身上被刺成了筛子,血液浸透了他身下的土壤。几只乌鸦停在树枝上,低头看着自己的食物,一看到程阳等人过来,便立刻呱呱叫着以示警告。

    “这里刚经过了一场厮杀。”程阳道,“看来此处不止有我们。”看着地上那美少女的尸体,他禁不住联想起逗弄小黄的那个少女,以及后来那个实力高深莫测的粉衣女子,眉头也是不由自主的皱起。

    “肯定有,而且还不少呢。嘿嘿,前面这样的场景我们肯定还能见到很多,放心吧。”王犇在后面看了,咂吧了一下舌头,笑嘻嘻的说道。

    “犇爷……”梓潼看到那些尸体,尤其是其中还有两具少女的尸体,心中就不忍心了,听到王犇说的这么随意,她便不由出言阻止。

    “小姐,您别生气,我说的是实话。”王犇伸头看了看那两具少女尸体,“我看出来了,这是邪月阁的人。”

    “邪月阁?”程阳也是大吃一惊。

    在彼苍大陆,门派林立,家族众多,每个地方都有望族,但是众多的门派家族中,有三大门派最是出众,邪月阁便是其中之一。

    邪月阁纵横大陆近千年,向来只收女弟子。据说这些弟子都是貌美如花,不过她们却痛恨男子,当然这都是外界传言,是真是假没人知道。

    “啥?邪月阁?你吓唬俺的吧?”李壮也是大惊失色。

    “怎么会吓唬你呢?”王犇道,“吓唬你对我又没有好处,邪月阁参与进来了,看来这一次的事小不了啊。”说完他也是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走一步看一步吧。”程阳说道,“我们尽量避免跟他们交锋,正事要紧,冬灵兽什么的,闪它远一点便是。”

    众人也都是点头,此时此刻,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太阳出来的时候,他们便开始辨别方向寻找鬼影谷,太阳下山,他们便寻找隐秘处开始休息,一路上风餐露宿,程阳也是没有间断修炼,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可他们还是没有走出大山。

    这一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的尸体,依例都是黑衣人和邪月阁的女弟子,看来这一次拼杀的主要是两派人马,只是黑衣人属于哪一派,他们还不太清楚。

    “冬灵兽……”虽然嘴上说对冬灵兽不要关注,但是程阳心中依旧是有一丝渴望,每每在夜间循着兽吼声出神的看着,而后便是加倍努力的修炼。

    程阳知道,机会只留给做了准备的人。

    断崖,飞瀑,枫林。

    断崖百刃高,飞瀑三千尺,枫林红似火。

    山林中飞禽走兽,一派生机,好一派景致美不胜收。

    然而就在这断崖下的枫林中,两队人马却是剑拔弩张,互不相让。一队人马花红柳绿,都是些美貌的女子,另一队人马却是黑衣黑裤,清一色的粗糙汉子。

    女人当中,为首的是一个半老徐娘,身上穿着百花裙,手里拿着百花剑,一脸的妩媚,让所有的男人心神荡漾。黑衣人当中,为首的是一个身高八尺的威猛男子,他自然便是离火城城守丁琼了。

    “我说黑瞎子,你让还是不让?”为首的那个百花裙笑道,“你若不让,今天我们姐妹便要踩着你们这些臭男人的尸体过去了。”分明是一句挑衅的话语,可是被她说出来,却不知迷了多少男子的心窍。

    “哼,一群短见之辈,也配来跟我们大人谈话?”在丁琼身旁,一个矮墩墩的华服男子冷冷说道,“我吴华都不屑搭理你。”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一双眼睛可是把对方从上到下看了个遍,眼睛里精光四射,恨不得把那百花裙的衣服都剥了去。

    “大人?哪里的大人?”那百花裙轻笑一声,顿时花枝乱颤,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抖动,看得丁琼那一方不少的人都是眼睛直勾勾的。

    “哼,你就是风十三娘吧?”丁琼冷笑道,“早就听闻,邪月阁的风十三娘集天下妩媚于一身,无男子能抵挡,今日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他体内气血也是早就翻涌,不过因为实力强的缘故,他能够运用灵力念力压制自己的欲望,而其他实力稍弱一些的就不行了,他的一个部下早就口鼻流血犹不自知。

    “都给我醒来!”不等百花裙开口,丁琼又是一声暴喝,他在吼这一声的时候,头发胡须乃至眉毛都是根根乍起,就像是一只狮子一样。其吼声也是如狮吼一般雄壮,在这山林间不断的回荡着,闻者皆是不由自主的感到心神震颤,战战兢兢的清醒过来。

    而那些女子则是眉头紧锁,一个个运起灵力护住心脉,不使自己受伤,可即便是如此,除了几个实力强劲的之外,她们依旧是受到了波及,一个个脸色腊黄,实力稍弱一点的干脆就吐血了。

    “好一个狮子吼,没想到这位大人不但身材雄壮,声音也很洪亮呢。”百花裙道,“真好呢……”她居然是径直走到丁琼跟前,其身形犹如灵蛇一般的扭动着,凹凸有致的胸部和臀部更是像磁铁一样牢牢的吸引住了那些人的目光。

    百花裙来到丁琼跟前,伸出凝脂一般的手轻抚着他的面庞、胡须、胸膛,娇媚道:“我风十三娘阅人无数,有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也有肌肉横生的壮汉,可说到底,最喜欢的还是你这种有阅历有气魄有实力的真男人……”

    貌美如花、风姿绰约的风十三娘这么夸奖,对于绝大部分男子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甚至感到荣幸。丁琼是男人,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他却不是普通的男人,在经历了最初的欣喜虚荣之后,他终于是把持住了自己的神魂。

    “哼。”丁琼冷笑一声,“风十三娘,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可不适合你们这群小娘子呆,你们来这里要做什么?”他猛地抓住风十三娘的手,眼神犀利如鹰隼,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恶狠狠的盯着她。

    嚓嚓嚓!

    一阵武器出鞘的声音纷乱传来,邪月阁弟子们纷纷怒道:“你们要做什么?对我们十三长老尊重一点!”

    “要打么?那就来吧!”丁琼这边,他的手下也是不甘示弱,拔刀相向。

    “大人呀……”被抓住手的风十三娘顺势就倒在丁琼的怀里,并拉着他的手臂环住自己的胸膛,暧昧无限的说道,“我们来做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么?”她媚眼看着丁琼,其中火热挑拨不断,丁琼冷哼一声,不去看她,可风十三娘另一只玉臂却是一挥,一股橙色的劲芒便是扫出,强劲的气浪顿时簸荡开来。

    “好个骚妇!”丁琼反应极快,他身形猛然暴掠开来,带着风十三娘飞出老远,就听轰隆一声巨响,他们四周两丈以内,花草树木飞沙走石全部化为粉尘,飘荡在空气中。

    “杀啊,抓住这些小娘们咱也慰劳慰劳自己!”看到这一幕,吴华一声吼,率先冲了上去,瞬间,场面变得精彩纷呈了。

    感觉到没有?”丛林间,正行走间,程阳停住了脚步,他的耳朵敏锐的扯动了一下,眉头也便皱起。

    “耶?好强好乱的气息,看来前头有不少人啊。”王犇咂舌道,“看来我们躲来躲去,最终还是躲不开啊。”

    “躲不开?那就面对吧。”程阳凝神看着前方的半空,在那里,灵力氤氲,气息弥散,如他这般的强者稍稍细心一点便可察知,在那里至少有数十人正在酣战中。

    如今的弑神已经足有三尺长,它的成长速度令程阳诧异。但是这样弯曲狭长的形状,却更方便了他携带,现在他不再把弑神放在储物手环里,而是直接像是刀剑一样提在手里。

    白衣、弑神、俊朗的外表,这一切都让行走在前面的程阳变成了一道绝好的画面,时常会让跟在后面的梓潼不知不觉就看的失了神,好几次甚至险些撞到树上或者石头上,可当别人问起原因时,她又只能胡乱搪塞过去。

    走了三里左右的路程,程阳带着他们走下山坡,来到了一块巨型的岩石边。

    “梓潼,你和雷还有小黄就在这里等着我们,犇爷,李壮,我们三个去前面看看,我觉得事情似乎不妙。”程阳道。

    王犇抬起头看着满是阴霾的天空,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好端端的天就阴沉下来,我看是冬灵兽要出现了。”

    大家闻言都是抬头往天上看去,天空中阴云四合,四面八方的乌云都在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山崖汇集过去,似乎是被人召集的一样。

    “要下雨?”程阳皱眉。

    “雪……”王犇沉吟着。

    “管他是雨是雪,下了不就知道了?”李壮倒是豁达的很。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身子便不约而同的展动起来。几个起落之后,程阳、王犇和李壮便停下来,他们各自伏在一棵树上,屏息观察着前方正在发生的事。

    两帮人正在混战,地面上灵力肆意纵横,周围树木都是纷纷倒地,甚至就连瀑布都被两道强劲的灵力逼仄的停滞不前。

    “呼!”一道风声之后,王犇便来到程阳的树上。

    “认识么?”程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