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北冥密卷 > 495,欺骗
    寒冷顺着丁琼的手臂蔓延开来,他脸色铁青,嘴唇青紫,可见那严寒又多么严酷。然而纵然有寒毒入侵,他却依旧咬牙坚持,一只手在冬灵兽体内游探着,很快脸上便是露出了笑容。

    “哈哈哈,以后谁还敢对我不敬?谁还敢?”丁琼爆发出一阵狂妄之极的笑声,手臂一缩,一颗湛蓝色如宝石一般璀璨的,拳头大小的心型物体已经出现在他的手心里,而周围的许多人眼睛里也是顿时显出贪婪神色,不过贪婪之中却是带着几许无奈罢了。

    或许是太开心,或许是想多欣赏一下,总之那丁琼就那么怔怔的盯着手心里的灵核,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条白色的残影已经从百丈开外出发,没几个起落的功夫,就已经到了他跟前。沿途,一道道白色的幻影被遗留下来,可那人,却已经掠过了丁琼身边。

    “这个东西,本不属于你!”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丁琼骇然发现,自己手心一凉,那灵核已经是不见了。

    “混帐,你是谁?”丁琼就像是气急败坏的狮子一样,暴跳如雷,反手取出一柄长刀,身子腾至半空,望着已经蹿出十几丈远的那白袍少年怒吼道。

    “你是丁琼?那就该知道程阳是谁。”白袍少年留下一个清冷的声音。

    霎那间,丁琼的面色变化万千,脸上的肌肉不住的抖动,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双手死死的攥住刀柄,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你就是程阳?好,今日我就为我的涵儿报仇了!”说完他怒吼一声,举刀便上,一道庞大的弧形刀影随之挥击出去。

    无论丁琼的实力究竟是几何,现在的他确乎有着武师境九阶的力量,程阳不过是刚刚进入武师境的新手,对武师境的把握自然不如他那么娴熟。因此两下相较,优劣自辨了。

    眼看那道刀影就要挥到程阳的身上,斜刺里,忽然有一道粉色身影出现,另外一个绝美清冷的声音道:“丁琼,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邪月阁的人下手……”

    声音传来的同时,一道强劲的气流呼啸而至,将那弧形刀影瞬间击散。

    清冽的天地之间,弥漫着肉眼可见的寒气,方圆三百丈范围内,已经变成了一片的冰天雪地。

    那清冷却绝美的声音传来,也是令狂奔中的程阳惊讶不已,他将灵核存入手环内,便跃身远避,远远看着来者。

    来的,正是那日在河边遇到的那个粉衣蒙面女子,看到那女子出现,原本已经绝望的风十三娘眼睛里也立刻就充满了希望:“月儿,杀了他!”

    粉衣女子没有说话,她衣裙一摆,身形便宛若莲花一般绽放开来,花香四溢,就连数十丈开外的程阳都是陶醉其中。

    眨眼间,粉衣女子就已经到了风十三娘跟前,而此刻押着风十三娘的四个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的眼睛全都集中到那粉衣女子的身上,那玲珑曼妙的身姿,比之在场所有的女子都要胜出数倍,那声音尽管清冷,声线却无比的动听,就如同冬日冰山中的一滴水,在经历了许多严寒之后,摔碎在冰上所发出的那清脆声音一般。然而就是这样好听的声音,其主人却是在一翻手的功夫就把四个武灵境高阶中期的好手给击飞老远,救出了风十三娘。

    那张面庞上虽然是覆盖着面纱,面容若隐若现,可是她出现的霎那间,天地万物顿时为之失色,就连千般妩媚,勾尽世间所有男子心魂的风十三娘在她面前也都是黯然失色。

    很快程阳就发现,那粉衣女子的实力远非他自己能够想象的。在第一次遭遇的时候,他认为这个女子最多也不过是武师境高阶的强者罢了,五阶?六阶?谁知道呢?然而这一次遇到了丁琼和风十三娘,有了对比他才知道,那粉衣女子的实力,或许早已经超过了武师境。

    “超越武师境,难道她已经是武圣境的强者了?”程阳自己都对这个结论有些震惊,武圣境的强者,至今为止他连想都还没有想过,却就是这么突兀的出现了,而对象居然还是一个年纪看起来不大的女孩子。

    自从这粉衣女子出现的一刹那,丁琼就像是被定住一样,一直都是直勾勾的看着她。直到这粉衣女子闪身去解救风十三娘,他才算回过神来,重新把目标锁定在持有冬灵兽灵核的程阳身上。

    “混帐,快把灵核还给我!”丁琼瞪着猩红的眼睛,抓起长刀,一个健步跨出丈许远,直奔程阳而去。

    粉衣女子似乎没有要搭救程阳的意图,就算是刚才救他,也不过是个巧合罢了。她原本是要来救自己的同门,不巧刚刚破了他的危局。

    此刻粉衣女子正把风十三娘扶起来:“十三姨,你没有大碍吧?”

    “月儿,我是没有大碍,可是你若不去救那个年轻人,我就要有事了。”风十三娘看到程阳陷入险境,便急急说道。

    粉衣女子转头去看,此刻丁琼正步步紧逼,将那白袍少年逼入死境。丁琼的实力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无论其真实实力是多少,现在他拥有武师境九阶的实力,那柄大刀明显也是品质不凡,再加上被夺走宝贝后气急败坏所致的杀机,此刻的丁琼怎么看都像是一名杀神。而那少年则是闪转腾挪,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

    “他?为何?”粉衣女子淡淡的说道,“与我们无关的,随他去吧。”

    “不,他手里有灵核,冬灵兽的灵核!”风十三娘急急道,“若灵核被丁琼拿去,只怕我们就都……”

    不等风十三娘说完,那粉色的身影已经急掠而出,在半空中的时候,粉衣女子就挥袖击出一掌,那掌风强劲,所到之处,居然令冬灵兽带来的严寒系数化开。霎那间,冰封之地就像是遭遇了暖春一样,暖洋洋的粉色蔓延开来,遍地都是淡淡的红色的光芒。

    此时,程阳正被丁琼的刀锋压住,欲进不能,欲退不得,正在进退维谷间。粉衣女子的到来,让丁琼不得不硬生生的撤开招,闪躲开来,显然,对于这个粉衣女子他也是十分忌惮,甚至在他转身的时候,程阳还从其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恐慌。

    武师境九阶的强者,居然都对这女子如此的害怕,程阳心里再一次的震颤了。

    “这位姑娘,他杀死了我的儿子,我们是私人恩怨,未必连这个你都要管吧?”丁琼怒道,他刻意将杀子之仇放大,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虽然报仇也是他的本意之一。

    “他杀没杀死你的儿子,杀死的是你儿子还是女儿,与我无关。”粉衣女子轻启朱唇,声音清冽而无感情,临近了听,就像是冰山上的流水,那样自然,那样冰冷。而后便是看着程阳冷冷道:“我知道东西在你手里,最好现在交出来。”

    程阳看了一眼深坑里奄奄一息的冬灵兽,那巨兽还在沉睡当中,可是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灵核对于它来说,就像是心脏一样重要,可这样重要的东西却是在进阶之后的沉睡中被人取走。

    曾经,程阳也是想要得到冬灵兽的灵核,可现在看着冬灵兽,他却忽然心生怜悯。在听了粉衣女子这话之后,他便淡淡说道:“灵核在我手里不假,不过它却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们任何人。”说完,一道白色幻影便是从丁琼和粉衣女子之间穿梭过去,其身形步法之诡异,竟是令丁琼也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阳从自己身边闪过,而当他反应过来,起身想要追赶时,程阳已经在十几丈开外了。

    粉衣女子的眼睛犹如弯月一般灵动皎洁,黑而弯曲的睫毛下,是乌黑如黑宝石的眼睛,她淡然的看着程阳,就像是一只经验丰富的猎豹在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样。当程阳即将到达深坑边缘的时候,她身形一动,一步十丈,顷刻间便是阻拦在程阳身前。

    “恐怕不行。”一只纤纤玉手手持宝剑,横亘在程阳胸前。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手,那手白皙、幼滑,就像是上等的白玉雕琢的,却又那么活灵活现,指甲颗颗饱满粉嫩,透着光泽,在这只手上,覆盖着一件手纱,同样是粉色的纱,被一根细细的银链子穿着,缠绕在她的中指上,十分的好看。

    “为何?”程阳深呼吸一口,才勉强令自己的心神从这只美到极致的手上挣脱开来,淡淡的道,“我只不过在做自己该做的事罢了,完璧归程。”说完,他便反手一挥,一道清凉的光芒便是朝着冬灵兽的伤口飞去。

    “混帐!”在他们身后,气急败坏的丁琼看到这一幕,大吼一声扑了上去,他想要在灵核回到冬灵兽身体内之前阻住它。

    从冬灵兽进阶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时辰,再过不久,它就会醒来,那个时候它的狂躁和强悍,足以毁灭整片山林。然而没有灵核的冬灵兽和拥有灵核的冬灵兽,完全是两个状态,如果说失去了灵核,冬灵兽狂躁只会毁灭山林,那么重新得到灵核之后,它的报复心足可以毁灭掉整座大山,而那个时候再想从它身上获得灵核,只怕是难如登天了。

    与丁琼的气急败坏相比,粉衣女子居然是十分淡然,她只是冷漠的看着如跳梁小丑一般的丁琼扑向深坑,而后眼神中便投射出一股鄙夷加怜悯的神情。

    噗~深坑中,冬灵兽无力的喷了个响鼻。一股冰寒气流便从它的两个巨大鼻孔中喷射出来,吓的丁琼赶忙躲闪。虽然说已经昏睡,虽然说已经深受重伤,可人体若遭遇了这寒流,那后果还是不堪设想的。

    丁琼实力高强,动作自然也是极快,他很快就撵上了那道清凉的光芒,可当他伸手去接住之后,身子却是震颤了一下,而后便是倏的停手怒视程阳:“混帐,你骗我!”

    “是你自己的贪心骗了你自己,我可从没说我丢出去的是什么。”程阳淡淡一笑,对手强悍,几乎可在反手间就杀死他,但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淡定自若。

    其实刚才他丢出去的,只不过是一抹淡淡的水源力罢了,而粉衣女子也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没有出手阻拦,否则以她的身手,程阳根本就没有机会将灵核丢出。

    “哼!”丁琼吃个哑巴亏,只能咬牙硬吞下去,而这时,深坑中的冬灵兽一只脚忽然抽动了一下,它就要醒来了。

    “把东西交给我!”粉衣女子竟是把即将醒来的冬灵兽当成了空气,更是把丁琼当作空气中的浮尘,旁若无人的将手伸到程阳跟前。

    “我说过,这东西不属于我,我没有权力将它送人,你若要,就问它要吧。”程阳的目光越过眼前的妙人儿,看向她的身后,在那里,冬灵兽的巨大身影已然站起,原本气势汹汹的丁琼在这巨兽跟前,就像是个耗子一样瑟瑟发抖,一动都不敢动。

    吼!

    从睡眠中苏醒过来的冬灵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或许是因为没了灵核的关系,又或者是因为失去灵核之前便身受重伤的关系,它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几乎就是在半日不到的时间里,它原本圆鼓鼓的身体现在消瘦了很多,原本像是胖乎乎的巨大白熊,现在看起来则像是一条雪白的狼,只是尾巴很短很短。

    冬灵兽圆睁着眼睛,四处张望着,一直在喷寒气的鼻子也是不住的嗅着,很明显是在寻找自己的灵核,它很快就锁定了程阳。

    “吼!”冬灵兽摇摇晃晃一脚踩来,巨大的脚掌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当头压来,怒吼声震得周围的砂石飞走,它显然是愤怒了,虽然这愤怒中带着一丝疲倦和苍白,可威力依旧不可小觑。

    丁琼身子急掠开来,躲避这冬灵兽的脚掌。冬灵兽太大了,虽然它的目标是身怀灵核的程阳,但是这一脚若是踩下来,丁琼也是好过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