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升维之旅 > 第248章 围魏救赵与重拾拐杖
    萨麦尔突然打破僵持的战局,孤身杀穿n条战线冲到使徒文明的大本营处。

    面对这种危急的情况,使徒文明的作战指挥们也没有丝毫的紧张与畏惧——

    被困在另一侧三维空间,一点点目睹世界接近终末,生存环境恶劣程度不断跃升的漫长痛苦经历,已经将永不放弃的文明进取精神写入了使徒们传承的核心信息中。

    虽然当前使徒文明的高层,大半都是转移到正空间后诞生的,但它们完整的继承了已经牺牲的先辈们的精神意志。

    近在眼前的死亡无法让它们感到畏惧,再多的牺牲都不会让它们有丝毫动摇——

    在和天使军团的战争中,在萨麦尔未知能力的威胁下,任何心灵的动摇和退缩都意味着败亡,意味着敌方力量的增涨。

    此刻,萨麦尔无视一切防御的灵魂侵袭席卷了使徒们的指挥中枢,但受到影响的使徒果断启动预留的后手割裂了自身所有情感,精神受到重创的它们依旧镇定自若地进行手上的工作,歇尽全力地争取每一丝时间。

    体型庞大到超越星系团的六爪引力怪配合中央军团,能产生超越之前围剿萨麦尔时使徒集群的时空干涉能力。

    依靠着这规模惊世骇俗、精度也远超普通军团的时空干涉力,六爪引力怪不断的制造四维震荡与时间落差,经过专门设计的引力怪可以在四维震荡中保持部分超距移动能力。

    这让它能稍稍拉开一点距离,向着集结起来的使徒大军方向退去。

    虽然萨麦尔之前在军团围剿中暴露了一种完全无法理解的转移方式,但它也仅仅只在被大军围困锁定时使用过一次,可见其背后一定有什么负担与代价。

    无论其是否使用那种能力,六爪引力怪的行动都能有所收益。

    另一方面,星空战场中靠近最前线的军团纷纷放弃之前的阵地,开始抛弃顾虑无限制的扩充兵力,并向着高阶天使最多的地球方向进行穿透突击。

    要知道萨麦尔从在这个世界显露真身开始,就长期待在那颗被隔离保护起来的地球上。

    那颗普普通通的行星,甚至依旧保留着人类刚刚转化为天使离去时的残破模样,萨麦尔似乎在刻意维护那些人类残留的城市遗迹。

    虽然不知道那地球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既然是萨麦尔少数可能在意的东西,那就值得冒险去尝试进攻,说不定会对当前远在使徒大本营附近的萨麦尔造成影响。

    事实上,萨麦尔也确实受到了影响。

    地球对于萨麦尔来说有着特殊的用途,在它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达成或者彻底失败之前,都不能轻易放弃。

    它本以为自己传讯让天使军团回防地球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没想到深入敌后的那些使徒居然爆发出了超乎预料的潜力,且短短时间内使徒战斗相关技术又针对性的升级强化了不少。

    以至于还未完全回归并整合构成阵地的天使军团被打穿抛下,使徒已经直接和地球驻守的天使军团开战了,连萨麦尔一手制造的,笼罩地球的神座防御体系,其延伸出的十二道光翼防护网都被战火波及受损严重。

    在动荡的四维间隙中,萨麦尔停下了对巨型六爪引力怪的追击。

    依靠自身的神魔权柄,萨麦尔搜集起地球附近打的火热朝天的各种生命的感知信息,并瞬间完成了信息拼装,获知了具体的战况与结果预测——

    深入敌阵的使徒连高阶天使较多的地球军团都不一定能击败,但在其他天使军团赶回去之前,地球有一定的可能性被彻底摧毁。

    普通的单纯物理破坏倒也没什么,但如果地球被塞进黑洞了...

    萨麦尔沉吟了一瞬。

    它在衡量——在一系列平行世界的行动都进入了关键环节的当下,自己继续在这个有些失控的世界消耗更多本源力量到底合不合算。

    在轮回中被它亲手重塑调整了无数次的地球,本质上是萨麦尔存在于凡界之外的本体锚定世界并进行干涉的支点。

    如果这个支点出了问题,它对这个世界的干涉能力就会大幅度下降,别说掌控天使军团了,它连自己极致扭曲自然的魔躯都无法维持,甚至可能会倒退回最初寄生于亚当时的精神刻印状态。

    所以哪怕被攻击摧毁的概率很低,地球也是不得不救的,但萨麦尔离地球太远了,不比之前被围困时转移目标就在这具身躯感知范围内的情况,若不消耗源力,以它在凡界内的最高速度是绝对赶不上的,毕竟它的权柄并不包括时空之类的东西。

    不过除开原本的目的,这个世界出现了程斌这个有趣的外来者,要是能试探到一些他背后存在的信息,或者直接把他给转化成眷属的话...

    那倒也值得冒一点风险,在这个世界稍微付出一些力量...

    短暂的衡量得失后,萨麦尔看着引力怪消失的方位冷哼了一声,身影在原地化为虚无。

    ......

    遥远处的地球,此刻正漂泊在超星系团被天使集群侵吞后的寂静黑暗真空中。

    在地球大气层外,十二道漆黑的光翼正环绕防护着这颗孤零零的星球,一支数量不断翻倍增涨的天使部队团团护卫着这里。

    就在数光年外的太空中,天使和突进过来的使徒正打的不可开交。

    数光年的距离,对于战场纵横整个星空的双方来说简直触手可及。

    心存顾虑的天使军团无法使用大规模灭绝性的攻击,被越打越多的使徒集群逼得只能带着地球连连后撤,但使徒们死盯着地球不放,让天使方打的相当被动,完全被粘住无法脱战转移。

    地球外这两条薄弱的防线,已经三番五次被使徒触及,情况相当危急。

    在使徒驾驭着汹涌的时空浪潮突入天使军团阵地的大乱斗中,身负十二道光翼的光之巨人或者说渚薰,心中感到一阵疲惫。

    他被踢到前线没多久,所在的整个军团就被一道调令给拉回了地球,然后一直和深入敌后的疯狂使徒鏖战到现在。

    挥舞朗基努斯之枪,将一个被引力陷阱捕获的电磁场域型使徒搅碎,在杀死了这片区域最后一个理论上的同胞后,渚薰在难得的修整空隙中停下了动作。

    以碳元素作为能量凭依的亚当身躯,在无穷无尽的真空零点能和s2机关支撑下永远不会感到疲累,但保持着人类心灵的渚薰,哪怕经历了无数轮回的锤炼,却依旧无法摆脱源自心灵的麻木与迟钝。

    观察了一下漫无边际的战场情况后,深深的无力感充斥着渚薰的身心。

    种族与文明层面的战争中,已经死去了多少生命?哪怕不算上那些没有心智的傀儡,阵亡者也远不止万亿吧...

    在这等规模的战争中,他这点力量确实如同当时程斌所说的那样,太过于渺小了,他的存在根本就是微不足道毫无意义。

    “背叛使徒,选择人类...明明是轮回里重复了很多次的选择了,为什么这次感触特别复杂呢...”

    看了眼不远处那些由人类直接转化而来的,看上去像是小号eva的高阶天使们,渚薰心底微微叹息了一声。

    虽然当时他看似可以选择其他的道路,但实际上他只会选择、也只能选择成为一名背叛者。

    如果他不是一定会选择成为背叛者,萨麦尔会一直保留他的灵魂?这也未免太小看萨麦尔的洗脑能力和选择眼光了吧?

    虽然选择这一边,是为了轮回中也不曾褪色的那些感情,也是为了自己以人类身份作为道标的自我认知,但在这残酷的战场中,那些保留着人类来自莉莉丝的原始灵魂的高阶天使们,也逃不了阵亡的下场。

    存在于四维狭缝中的灵魂,在使徒文明极具毁灭性的各种时空攻击面前根本不存在幸存的可能性,而原始计划被破坏的萨麦尔,也没兴趣再来保护回收莉莉丝的灵魂碎片。

    以亿计的地球人类灵魂越来越少,渚薰心头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

    等到最后一个人类灵魂消逝后,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就在渚薰有些心乱的时候,一声熟悉的低语在他灵魂中响起——

    “废物...”

    纯白的光之巨人连同羽翼一同瞬间染黑,随后在大量真空能支撑下扭曲变化,复现出了萨麦尔的恶魔身躯。

    “...到现在心态还没转化过来,一点点所谓的科学知识、提前知道一点真相、死掉一点凡人...这些事情就有这么大的影响?看来这个世界的亚当只能放弃了,为了避免污染,开始准备终末吧...”

    将渚薰灵魂碾压封镇起来后,萨麦尔扫了眼远方的战场,数百光年内散落的使徒瞬间被无形的力量碾压撕碎。

    部分天使军团接收到了最新命令而散去,萨麦尔一个闪烁出现在地球旁边,它看着面前比自己身体大一圈的血红色星球感到有些犯难。

    它暂时放弃追击六爪引力怪回来防守地球,本身就是在强调地球的重要性,使徒们恐怕不会放过任何抓住重点进行打击的机会。

    思考了一下后,萨麦尔调动自己在地球上埋设的力量,将地球整体缩小,送到嘴边一口吞了下去。

    将地球随身携带,虽然可以避免再像之前那样因间隔太远而被针对陷入被动,但也意味着萨麦尔失去了通过精神扭曲进行转移的能力——

    那种移动本质上是一种死亡之后重新诞生的过程,相当于它的本体拔掉插在这个世界上的具现向干涉探针,再通过权柄锁定智慧生灵进行定位并重新插入的过程,保存在躯体里的地球可没办法跟着进行转移。

    不过拼掉剩下那部分天使军团,像使徒突击地球一样,辅助它强行突破到使徒大本营六爪怪或者说程斌所在的地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一路汇聚着没接到最终命令的天使军团,萨麦尔以比之前孤身突破慢了很多的速度向着六爪引力怪所在的方位靠了过去。

    在它的前路上,接收到了最新情报的使徒们一边散出大量兵力去追杀那些到处分散不断增殖的天使,一边调集大军开始准备第二次围堵。

    与此同时,负空间那边被程斌用念气转化迁移过去的白的分体,已经带领着巨量傀儡使徒完成了整体空间的排查,开始锁定发现的可疑目标进行一次性定点清除行动的准备工作。

    ......

    “不对不对,这个思路有问题,照类似的方法,就算灵魂算法的载体转化迁移顺利,也不过是做出一个另类的引力怪罢了...”

    在时间流速拔高到极限的亚空间中,一团球形闪电在半空绕了几圈后解体,无形的时空波动传递到能量储备区,一具人类外形的身躯被瞬间重铸出来。

    程斌睁开眼抬手打量了一下自己这具临时构筑的中子星战体,随后将目光转向一旁呈现出漩涡状的时空扭曲波纹——那是待机状态的,贯通正负空间用的穿界门。

    之前他以最小规模开门进行实验,收获了不少时空相关的知识数据,但和新版战体开发计划有关的部分实验,数据结果却和预期的差异很大。

    贯穿正负空间的通道,和黑洞核心扭曲向第四维的时空漏斗有点相似,虽然外部形态上扭曲拥有了第四维高度,但通道本身和其内部依存的物质,本质上还是存在于三维时空中的。

    就像折纸和纸面上的火柴人,就算折叠出再怎么复杂的立体结构,纸张依旧没有改变自身存在的本质,上面的火柴人程斌也依旧在通过三维纸面进行感知与活动,生命形态并没有跳出纸面获得质的提升。

    虽然沿着这个思路不是不能做出勉强能用的新一代时空战体或者说引力怪外壳,但程斌并不满足于这种离预期差距很大的东西——

    他还指望着自己从书页上的火柴人变成翻书者啊...

    降维打击中的物质,会因为一个空间维度的蜷曲而完全崩溃,同理,物质在真正的四维空间中也会完全失去原本的形态。

    没有物质的参照,也从未真正目睹三维空间外的景象,程斌就只能用数字和公式,在数学层面上来间接认知四维空间。

    这种情况有点类似于当初全景图进化前,凭粗略的电磁波探测无法深入原子核,出现了信息断层而无法进行切实的感知干涉一样。

    “还是只能依靠念气吗?记忆思维解析完成后,凭理论计算的认知,念气倒也能进行一定程度的干涉,若将灵魂核心算法的载体改成念气的话...”

    程斌有些迟疑,他从中子星战体开始,好不容易丢掉了念气拐杖,这会儿难道要重新捡起来?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啊...

    而且,这可不比当初铸造战体后失去念气也没问题的情况,思维核心转移到念气上后...作为接触介质的念气一出问题,他就将完全失去对三维空间的感知干涉能力,甚至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要解决这些麻烦,后续必须搞清楚真正四维空间的正常存在形式并转移思维核心,并且在三维空间维持能与他保持联系的端口...

    就在这时,使徒文明关于当前战况的紧急传讯,帮程斌下定了决心——

    卷土重来的萨麦尔,已经肢解了六爪黑洞引力怪,准备对使徒文明核心区域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