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执局 > 第78章 临渊佩
    常青和方墨在北门,方墨让守卫挨家挨户搜索可疑之人,二人边走边巡视身后跟着一队守卫,同仁门并没有发生什么骚乱关于这一点常青是显得十分满意。

    常青夸方墨道“好,做得好,同仁门没出事就是立大功,如能在将北门控制住,那么北王定会更加高兴,骚乱起得突然但这也是立下功劳机会,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吕奇队长之职司空是保不住,我会想办法为你争取”

    方墨当下大喜道“谢,太傅”

    常青笑看方墨道“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让你放吕奇时,就说他一定还会犯下大错”

    方墨恭维一句“太傅深谋远虑,方墨佩服”

    常青郎笑道“做人做事不要太计较眼前得失,耐些心得到的将是更多”

    的确,上次吕奇试图对慕雪行不利,这事告诉北王会惹得圣心不愉,这次吕奇主动惹得大麻烦,要怎么做自然是北王拿主意,自己拿主意和别人强迫拿主意这是两码事。

    方墨受教施礼。

    常青看向西门方向道“西门情况如何?”

    方墨派人打听过西门情况,方墨据实道“司空去了西门,有司空坐镇想必不会有什么大麻烦”

    常青想起程昌泰那常仕林之事威胁他,当下冷笑道“司空还是想保住吕奇”

    前面屋子里传来碗杯破碎声,常青扬眉道“让他们小心些!我们是来搜人安抚百姓不是惊吓!”

    方墨立时招来一人道“听见了吗!”

    守卫道“听见了”

    方墨严声在道“吩咐下去,谁敢在摔破东西惊扰百姓严惩不贷!”

    “是”守卫领命而去。

    有件事还需要常青拿主意,方墨问“太傅,抓到的闯城恶民应当如何处理?”

    常青思虑片刻心思倒和慕雪行猜测一致,常青道“先把人扣住不得伤人,人留给北王处置”

    “是”方墨应声。

    常青看一眼方墨在问“你说说看为什么要留人给北王处置?”

    方墨揣摩常青意思片刻道“说起来饥民这么多还是因为连年征战之故,太傅是想让北王对恶民施恩”

    常青笑赞一眼方墨“明白就好,这些恶民北王不会杀只会放,不过人我们不能放,放人的只能是北王”

    方墨虽能明白一些事,可更深层的东西一时还无法领会,方墨显得疑惑问“这样真能收抚民心?毕竟让他们挨饿犯事的就是北王”

    方墨这话显得很不尊敬,但现下这里没有外人,说这话倒也无妨。

    常青淡然一笑道“打一巴掌在给个甜枣吃,这样的事情当然会让人很不愉快,但是一定要这么做,给个甜枣好过在扇一把掌”

    方墨点头受教道“严父教子都是如此,一来可以说明这个家是谁在做主,二来也可让其子敬畏”

    这时有两名守卫压着一名瘦骨嶙峋恶民过来,方墨威视恶民道“干什么的?”

    恶民见得方墨严目威视吓得跪在地上战战兢兢道“小人王二来传口信”

    “口信?”方墨看一眼常青,常青一眼好奇盯着跪下王二,方墨接着道“什么口信?”

    王二从怀里掏出一物,这是一块白玉佩,方墨接过玉佩瞧得一眼,玉佩样式是两只翻腾的鱼,方墨看得一眼知道是块好玉,但这能代表什么?

    在方墨看玉佩的时候常青也侧目瞄一眼,常青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面色翻变,常青忽而抓过方墨手上玉佩,近眼一瞧脸色在变。

    常青此举大是唐突,方墨诧异问道“太傅认得此物?”

    常青眉峰一跳惊道“这是临渊佩!”

    常青眼茫如电逼射向王二严问“你从何处得到此佩!”

    王二心中一恐道“齐玉馆”

    常青道“来呀”

    守卫上前,常青把玉佩交给守卫道“把此佩交于太上王”

    “是”守卫退下。

    方墨一听大为震栗,这是何人玉佩居然要交于太上王,方墨小心翼翼询问“太傅此佩。。”

    常青没有答复眼中充满疑惑也有震惊道“走,去齐玉馆!”

    齐玉馆就是售卖瓷玉店铺,店铺门窗紧闭,常青带人到得馆外,突然有声从馆内传出“站住!”

    常青余人止步,门窗关实,饶是知道声音是从里面传去,众人视线搜寻不知人在何处。

    这时里面声音在道“让王二进来!”

    方墨看一眼常青,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常青对方墨点点头,王二是让守卫扣着,方墨示意守卫放人,守卫往前一推王二,王二踉跄几步这才稳住步子往前。

    到得正门边,门开出一条小缝,王二人瘦刚好能从缝里钻进去。

    过得片刻店铺二楼一扇窗户开启,有一粗汉站在窗前道“见过玉佩了?”

    常青道“见过了”

    粗汉在道“三袋金叶我们安全出城后自会放人”

    方墨满腹不解看着常青心道“里面那人到底是谁,太傅为何如此重视?”

    常青扬声道“金叶好说,让我见见人”

    粗汉在窗口扭头往右边看一眼道“带人过来!”

    屋内另外一头响起声音有人道“起来”

    接着听见拉人撞倒桌椅声响,听声来看是双方起肢体冲突。

    有人叫道“牛大这人不愿意去”

    粗汉名字就是牛大,听得有人叫他名字,牛大脸色一变“你叫我名字作甚!”

    那人连连歉声道“对不住,忘记了。。。”

    就在方墨听着铺内声响之时,只听远处街上传来马车声,马车赶的很急声音很响。

    马车在他们身后停下,车后跟着守卫,一名守卫在车后解下轮椅,一守卫入马车抱着一人出来,小心翼翼放坐轮椅上。

    常青一见此人登时伏身在地,方墨见常青如此也只能伏地行礼,旁边守卫见得如此也是照做。

    常青伏地恭声道“见过太上王”

    方墨心中大震道“这人就是太上王!”

    方墨从未见过太上王,太上王一直在北殿从未出来,二十年来鲜有人见过太上王,与其说是北王软禁倒不如说太上王不愿见人。

    守卫在后推着太上王上前,太上王道“起来吧”

    众人一一起身。

    太上王板着脸看着常青道“人呢?”

    常青道“在屋里”

    这时粗汉扬声道“他不愿见人”

    别看太上王四肢瘫软,但底气显得十分充足,太上王声如洪钟道“高胜你连我也不愿意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