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执局 > 第120章 石斛和松香
    彭谦道“你人不在朝中,这事又是私下进行如何能够知道?”

    朱立在问道“当年北王如果参与进去怎么会不引人注意?”

    彭谦缓笑道“北王没有参与整天胡混,就好像这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别看北王当年年纪小,可他看人看势很准,行了,旧事就不说了,今天你想的话可以在我这住一晚”

    朱立点头,他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整理思路。

    -

    周安现下境地和初来靖北无异,现下他和当初一样,只有一个人,来靖北五年花费四年时间才能吕奇信任,为了慕雪行一个人就把四年来的努力全部浪费。

    是否值得只有周安心里能够权衡。

    周安无处可去,只能来到染坊,他还有机会,只要想办法把这事解决,他还是能够立功。

    染坊很吵,整修当然不会太安静,费英和袁庆昌喝得一壶茶人回到前院监工。

    费英回到前院还没过得片刻,周安后脚就到。

    周安脸色不是很好,费英看在眼里“怎么了?”

    左右都有工匠有些话不好说,周安示意费英出得妨门,妨门廊下有块阴影,二人就站在阴影中,周安道“蒋兴误会我了,现在在他面前我左右不是人”

    费英不解道“这话怎么说?”

    周安当然不是觉得胸中气闷才和费英说这话,周安现在需要一个朋友,一个能够同情他的朋友,只要对方足够同情他那么就能和他同仇敌忾。

    周安叹口气道“吕队长现在认为,是我在陷害蒋兴”

    费英为周安此话大为惊心“队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周安显得自责道“其实这也怪不得他,是我自己想太多”

    人总是有好奇心,费英是人,好奇心不会比其他人少,费英知道蒋兴陷害吕队长的事,可基于什么原因费英和其他人一样并不清楚。

    周安现下打开话茬,费英顺口小心翼翼试问道“队长和蒋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安装作谨慎看看四周,这才道“太深的话我不能和你说,简单来说,队长最近做过一件事,可这事不巧让方统领撞上,方统领数落队长一遍,这样一来队长心中难免有气,这才暗查是谁向方统领通风报信”

    费英到现在才知道一些来龙去脉,费英道“啊,是这样呀,所以在蒋兴屋内翻出玉佩,队长这才遣走蒋兴”

    周安在道“是呀,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你也知道都是城防军兄弟,一边是不能出卖蒋兴,一边是不能对不起队长,我算是卡在中间,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的怎么想的,以为只要偷偷离开,这样就能皆大欢喜”

    费英这才知道周安会有早先举动,费英暗责一句道“偷偷走这怎么能行,你也太过糊涂”

    周安无可奈何在道“是呀,现在有情况指名蒋兴没有出卖队长,队长现在是怀疑到我头上来了”

    费英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先和蒋兴问个清楚”

    周安显得为难道“我也想问,可如果明问想着蒋兴也不会说实话,谁会承认受人贿赂,你也知道队长脾气我怕他重罚蒋兴,蒋兴根在靖北,想着他也是一时糊涂,他不能走我能走”

    费英叹口气道“这也怪不得你,出发点也是想帮蒋兴”

    周安苦笑道“现在只怕我真的要离开靖北了”

    费英急问一句“难道这事没有挽回余地了?如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周兄尽管开口”

    周安拱手谦谢费英好意,周安道“你不要掺和进这件事情中,我现在有口说不清,不想连累你,况且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你想帮也帮不上”

    -

    就在周安假惺惺和费英诉苦之时,程若媛人在北馆,问过下人什么也没问不出来,这样只会让心里越来越烦,这样的烦恼只有慕雪行一个人能为她解决。

    程若媛知道不该当面去问慕雪行,可如不去那么心情是不会畅快,程若媛在院外做得一翻思想斗争这才入内。

    慕雪行那张脸又在眼帘,程若媛到来慕雪行也是意外,上次程若媛上门不入,这时她已是进来,人刚入屋将糕点盒放在桌上。

    慕雪行看得一眼糕点盒笑道“不用跟我客气,上次我不是跟你提了要求”

    程若媛想起慕雪行“想他要求”脸上微有羞意,程若媛纳纳道“我也不是特意给你送来”

    慕雪行揣摩程若媛脸色轻笑道“不是特意送来?这不会是馆尉吃剩下的吧?”

    程若媛好笑道“不是,我来是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慕雪行帮程若媛倒杯热茶道“大小姐难得登门,坐吧”

    程若媛款款落座“我知道你来靖北是有事要做,只是人难免有烦心事,如果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地方,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说,有些话入了我的耳,就不会传出去”

    程若媛这话出口,倒是让慕雪行猜不出她的来意“烦心事?大小姐是找我谈心来了?”

    程若媛深深看慕雪行一眼“要说谈心也无不可,你毕竟救过我,我也想为你做一些事情”

    慕雪行纳罕看一眼程若媛,程若媛好意思慕雪行心领,慕雪行笑道“我的烦心事大小姐未必能够理解,就算能够理解也不会赞同,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什么意思”

    程若媛犹豫片刻后问“我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把事情憋在心里,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我要问你一件事情希望你不要介意,同时我也希望你会如实答复”

    慕雪行有些好奇同时也有些戒意,但程若媛话已出口,慕雪行也不能让程若媛收回去“问吧,能说实话的我一定说实话”

    慕雪行这话显得有所保留,程若媛听见慕雪行如此答复也不显得意外,程若媛道“在饥民闯城那天,你身上的味道和现在不一样?”

    “味道?”慕雪行以为程若媛会问一些让他头疼的问题,没想到是问什么味道的事,慕雪行闻闻身上味道好笑道“我身上味道有什么不一样吗?”

    慕雪行有心情说笑,程若媛没有,程若媛道“不一样,那日你身上是石斛香料味道,可北馆是用松香熏衣,我想知道,北馆捣衣房给你熏的衣服,为什么会有石斛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