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大明锦绣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命案
    曾毅和朱厚照两人坐在城内一个不算奢侈的酒楼内,对于他们两个现在而言,去那些个奢侈的酒楼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去那种地方的人,几乎都是彰显身份的,报着炫耀的意味,当然,那些个酒楼的菜肴也的确上佳。

    可是,这对于朱厚照这个太子而言,可就又不同了,外面酒楼的菜肴在好,也是不如宫中御厨的手艺的。

    甚至,朱厚照整天吃这些个山珍海味的,早就吃腻了,所以,对他而言,这种普通的酒楼反倒是更常来一些。

    这其实就是身份的不同而体现出的不同。

    只不过,此时曾毅和朱厚照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不为别的,旁边桌子上的客人闲谈的时候,提起了京城竟然出了一桩命案。

    要知道,京城乃是天子脚下,治安可是极好的,竟然出了一桩命案,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只不过,这事情并非是发生在京城内的,而是发生在顺天府下的大兴县,离京城也不过是一个多时辰的路程。

    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听那闲谈的客人说起这命案被大兴县的知县给压了下去,这才是让曾毅和朱厚照两人震惊的。

    要知道,命案可非是别的案子,别说是大兴县这种天子脚下了,就是别的一些县,真出了命案,也要上报刑部的,若不然一旦查出,那当地官员就会被扣上一个渎职的帽子。

    但是,偏偏,大兴县的命案竟然被按了下去,这可就有些不可思议了,甚至,往深处了想,这大兴知县为何如此做?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这客人的话是真的,而非是吹嘘造谣之类的。

    曾毅笑了笑,从桌子上起身,走到临近的桌子,冲着那中年汉子缓缓开口,道:“这位朋友,话可不能乱说。”

    “小弟前几日可是刚刚从大兴路过,可从未听过有什么命案发生。”

    “切不可坏了我大兴的名声。”

    曾毅如今早就学了一口的京腔味道,倒是不怕被听出来什么,而且,他这么说,倒是会降低这中年人的防备心理。

    “怎么?你是大兴的人?”

    中年男子楞了一下,看向曾毅,同时打了个酒嗝,长出了口气,一手拍着桌子,道:“咱岂是那种胡乱吹嘘的人?”

    “你问问他们,谁不知道大兴出了命案……。”

    “姓赵的……。”

    “你疯了?”

    中年男子的同伴虽然也喝了酒,可却没他那么上头,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别说了,你疯了不成?怎么乱说话?”

    说完这话,中年男子的同伴拉着他的胳膊直接把他拽了起来,然后拖着他就走。

    曾毅看到这一幕,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也没有阻拦。

    “改天咱们抽空去大兴瞧瞧就是了。”

    曾毅返回桌子旁边,在椅子上坐下,对于他而言,这种话听听也就是了,还不至于因此而拦住那说话之人刨根问底的。

    而且,瞧刚才那醉酒之人同伴的模样,就算是他真拦下他们想要问话,也肯定是拦不住的。

    不过,这种事情其实很好打探的,只不过他们现在是在京城罢了,等他们到了大兴去,若是真出了人命案子,且被压了下来,很容易就能打探出来的。

    这种事情,不可能真的压下去,所谓压下去,只是对上面而言,蒙蔽上面罢了。

    “要不然咱们今个就去?”

    朱厚照一脸急切的看着曾毅,对他而言大兴的人命案子其实还在其次,最为重要的是又有有意思的事情了。

    这事情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这个时代,对于太子甚至哪怕是下面的高官贵戚而言,人命,是算不得什么的。

    “今个肯定不行。”

    曾毅赶紧摇头,拒绝了朱厚照的这个意见,不为别的,虽说朱厚照出宫暗地里肯定有侍卫保护,可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太出格了。

    若是朱厚照自己跑去大兴,他曾毅不知情,那自然没什么。

    可是若是他曾毅和朱厚照这位太子一起去大兴,而且还是这么随便的去了大兴,那他曾毅怕是要落下一个不知分寸不知轻重的罪名了。

    而且,恰逢他刚刚在湖州府的案子上立功,虽然还没有给与赏赐,这只不过是时机未到罢了。

    这个时候他若是这么轻易的应下了朱厚照的提议,就这么和他随便去了大兴。

    那奖励倒是其次,毕竟他现在并无官身,至多给他一些金银珠宝等的奖励,这些东西曾毅现在都不缺。

    所以,就算他随朱厚照去了大兴,皇帝对他行为不满,这奖励不给了,那倒是在其次。

    最为重要的,则是若是他就这么随意跟着朱厚照去了大兴,那只会让皇帝及内阁大学士认为他膨胀了,刚在湖州府那边立功,就高兴过了头,原形毕露了。

    倒不是这大兴不能去,而是不能这么随意的去。

    “这事你最好回宫说一声。”

    曾毅压低了声音,道:“毕竟刚才的消息若是真的,此案怕是牵扯不小,若不然地方官员没变必要冒险把此事压下。”

    “所以,此事就算是你给圣上说了,陛下也肯定会同意你去的。”

    “若是有了陛下的同意,或许咱们在大兴可以呆上几天。”

    曾毅心里自然清楚朱厚照的喜好,别看他每天都能出宫,可是晚上却必须要回宫的。

    所以对朱厚照而言,可以住在宫外,绝对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至于别说话,曾毅就没在说了,因为他说出来,朱厚照也肯定不乐意听。

    但是,只要皇帝允许了,此事就和他曾毅无关了。

    甚至,只要皇帝知道了此事,哪怕不允许,结果朱厚照和他偷偷去了大兴,曾毅也照样不用担什么罪责。

    因为太子的脾气如何,皇帝最是清楚,曾毅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不容易了。

    “好。”

    朱厚照连连点头,对于曾毅话里的能留宿宫外,显然是很中意的,而且,他也认为曾毅说的有道理,这种事情他父皇应该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