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大宋有毒 > 274 情况有变
    原本以为固体酒精都是用甲醇造的,试着弄了一次这才发现,原来用纯度比较高一些乙醇同样也能做出来,只是燃烧时候的火焰更淡,淡到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

    有了产于青海湖天然碱,化学实验室终于可以合成一些简单的产品了,比如氢氧化钠,也就是火碱。有了火碱,肥皂唾手可得。然后就是纯度更高的汽油、柴油、甘油、石蜡、沥青。

    两碱有了,三酸还远吗?准确的答案是远!

    因为洪涛只有一个人,没有帮手,充其量做一些实验室级别的试验,想大量生产没希望,离实际应用就更远了。

    化学不像金属冶炼,古人原本就会,只是不精,给他们指出不足、说明方向、提供技术之后,有没有自己都会按照正确的道路走下去。

    可化学就不一样了,古人可以说就没有化学基础。他们可能会一些实践化学现象,但一个化学原理都不清楚。

    每种化合反应、分解反应、每种盐、每种碱、每种酸的性质对他们来讲都是从未接触过的,全部都要从无开始一点点的学习。

    所以在古代普及炼铁、炼钢、铸造、锻造行业相对容易,要想开展化工产业,没有十年都开不了头。

    你得从无到有先教出一批学生,他们不光要有数学、几何基础,还得有一定的物理常识,然后再聊化学的问题。

    大雪一直下到了黄昏才减弱,这大半天下了多厚呢?一尺多!

    由于白天基本都在休息,所以蒋二郎决定连夜赶路。在这种环境下,有时候走起来反倒比原地待着要舒服些。只要食物能跟上,最好别在原地停歇,越坐着越冷。

    但在夜晚的雪山上行走也是个比较玩命的事情,视线并不是问题,皑皑白雪会反射有限的月光,看起来就像两极地区的白昼。

    危险的是雪,有些雪是软的,有了踏雪板完全能应付。可是有些雪已经有了一层硬壳,看上去是雪踩上去却是冰,非常容易滑倒。

    在山脊上滑倒只有一个可能,顺着雪坡滑下去摔死。具体哪儿是软的、哪儿是硬的,就连世代生长于此的吐蕃人也不能百分百确定。

    这时候洪涛弄的冰镐就起作用了,每个人把冰镐反过来拿,用尾部当做登山杖去刺探前方积雪的硬度。

    即便这样依旧不太保险,所以蒋二郎按照平时训练时得出的经验,十个人一组,用皮绳和登山钩连成一串,就算有某个人失足也不至于直接滑落。

    这种方式被特种部队称为救命索,没有踏雪板依旧可以爬雪山,只是稍微累一点,但没有救命索就麻烦了,很容易摔死人。

    第二天的凌晨,上百名披着白色斗篷、踩着两只大脚的特种部队提前抵达了目的地。这还得拜踏雪板所赐,有了它的帮助,人在雪地上行走的速度增加了一倍,耗费的体力反倒降低了。

    “夏人可真下本儿啊,居然在冬季也不停止筑城,这些奴隶可倒霉了。”目的地就是夏人筑城山谷北侧的山峰,洪涛趴在积雪上用望远镜向下看了看。

    地形和黄蜂描绘的差不多,但人员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此处筑城的军队和奴隶数量都增加了,营地沿着两侧的山坡绵延排列,粗略数一数就有二百多座。就算一座帐篷里睡十个人,也有二千多人了。

    为什么会发生变化呢?原因一目了然。城墙的主体已经有了大致轮廓,假如能在冬天赶一赶工,明年开春的时这座大型军寨就能投入使用。

    再经过一两个月的储备,到了夏天西夏的军队就能以此为补给站和兵营,向几十里外的湟州发起规模稍稍大一点的进攻了,可以打宋朝一个措手不及。

    就算占据不了湟州城,也会打乱秦凤路的兵力部署。一旦宋朝往湟州调兵,两边的州县就会变得空虚,会不会由此觅到合适的进攻机会,应该就是夏人在此筑城的主要原因。

    他们打算再多一个进攻方向,以此来分散宋军的防御兵力。每多一个地方要守卫,宋军就得安排几倍于夏人的兵力,损耗比进攻方要大很多,看来夏人也越来越会打持久战了。

    “大人,末将有个想法……”趴在洪涛旁边同样举着一架望远镜的是蒋二郎,这座城他是第二次见。

    “直接说,天快亮了,我们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得抓紧。”洪涛已经把望远镜从城堡上挪开了,正在看着身下这座山峰的雪盖,寻找合适的爆破点。

    “上次来探路时末将仔细询问过讹力命族人,他们说从这里向北几十里都没有适合建城的山谷。翻过远处那道大山梁之后就该一路下坡了,再往前走就是凉州。如果不把这座城毁掉而是据为己用,将来再往北时不是就省去了几十里山路。夏人要想重新攻下此城也不是件容易事,大人的马蜂窝是守城利器,此地易守难攻又无法大军云集。”蒋二郎指着附近的山川,把他的想法一一道了出来。

    “……若是有二千夏军来犯,二郎觉得多少人可守?”

    在军事问题上洪涛有时候就是个棒槌,他也看不出附近的山川有什么易守难攻的,这就是没有基础军事素养的锅。另外他也不清楚夏人的具体作战方式,根本无从判断。

    “三百人足矣,只要城中粮草火箭充足,夏人久攻不下必须撤走。此处冬天风雪肆虐、夏天山洪无常,每年只有春秋两季才可用兵,均不足一月。”

    蒋二郎回答的很肯定,他觉得这座城的地理位置很好,离湟州的距离又不远,主要是气候原因致使夏人无法大规模长期用兵,短时间内一旦受挫就必须后撤,且进攻成本非常高。

    “哦,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夏人为何要花这么大力气来此筑城了,想来此地如为夏人占据,我们攻打起来也一样困难是吧?”让蒋二郎这么一详解,洪涛的军事素养蹭蹭的往上涨。

    “大人所言极是……只是末将想不出该如何不毁掉城郭又能埋掉这些夏人兵将。大人向来足智多谋,肯定有办法。”跟洪涛待的时间长了谁都要学坏,原本木讷少言的蒋二郎现在都会拍马屁了,手法还稳准狠。

    “那是必须的……你别偷着乐,我说能就必须能。但你先要回答本官一个问题,假如下面的夏军是你来带队,遇到西边那座山上发生雪崩之后,该往何处躲避?”

    洪涛已经把周围的地形看得差不多了,在蒋二郎提出建议时就有了腹案,现在需要的就是去预测对方将领的反应。

    “……到我们这座山的东边山坡上躲避最为稳妥,此处为缓坡,背后又有山峰相隔,西边的积雪无论如何不会冲过来。”蒋二郎举着望远镜前后左右好一顿踅摸,最终找到了一处最保险的位置。

    “那就齐了,咱们先来个打草惊蛇,再来个关门打狗。这座城能不能保住,还得看老天爷的意思,试试?”

    洪涛也觉得这个位置是最佳躲避地点,但雪崩这个玩意不是人力所能完全控制的,一旦千年的积雪被炸碎,到底会造成多大规模的雪崩真算不出来,只能凭运气。好在不管雪崩多大也不会危及自己这些人的性命,输了也就输了,无所谓。

    “嘿嘿嘿……试试,必须的!”蒋二郎笑了,还把洪涛的口头语学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