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七章 一滩浑水
    “局座,按照您的吩咐,顾卫林已经就范了。”

    “金诚,韩局长要回来了,江城的一草一木你都要注意啊。”魏东仁笑着冲孙金诚点点头,提醒道。

    “局座放心,现在顾卫林到了政保局,江城三教九流的风吹草动我都能掌握。”

    “坐.....”魏东仁指着沙发,对孙金诚说道。

    “现在日本人在江城,不要让他们觉得江城的治安不好,到时候宪兵司令部和日本军方都不过会放过我们的,特高课一旦掺和进来,整个政保局便没有我们立足之地了。”魏东仁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在向孙金诚陈述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局座,田木信一什么时候走?按照南京方面的安排,政保局是要交给我们的。”孙金诚问道。

    刹那间,魏东仁睁开眼睛,笑道:“我都不急,金诚你急什么?”

    “局座,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瞧马思鸣,每次都和我过不去,这不是怕韩局长回来后,他们.....”孙金诚颇为隐晦的向魏东仁说道。

    魏东仁怎么能不明白孙金诚的意思?

    政保局在改组成立之初,日本方面和南京都承诺过,所有的沦陷区的所有政保局都要由中国人接手。

    现在田木信一占着江城政保局局长的位子,魏东仁这个第一副局长被压得死死的,虽然已经负责常务工作了,但是名头上,毕竟差了一些。

    况且韩无为作为副局长,对局长的位置也是虎视眈眈。

    他这一趟去上海,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特高课故意而为之。

    魏东仁很头疼,现在情况不明,政保局内自己不仅要时刻提防着韩无为,还要压制马思鸣,现在孙金诚也越来越膨胀了。

    看来势必要借着这一次自查的机会,好好清洗一下政保局。

    顾卫林那小子在魏东仁的脑海之中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局座,这也太儿戏了吧?”

    “耀辉,你怕什么?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你是后勤处处长,难道姓顾的那小子敢查你?”韩无为颇为玩笑的说道。

    “我倒不是怕顾卫林那小子,而是那只养狗的人和养狗之人的主人!”娄耀辉站在电话机旁,盯着走出政保局大楼的孙金诚,带着一丝审视说道。

    “一切等我回来再说,现在政保局还不是姓魏的天下,日本人还在呢,把日本人的大腿抱紧就行了。”韩无为教导道。

    “是,局座,卑职明白了!您放心!”

    “二叔,姓韩的怎么说?”娄华明翘着二郎腿,搭在办公桌上,吊儿郎当的问道。

    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娄耀辉扔了根烟给娄华明,不屑的说道:“姓韩的要我们抱紧日本人的大腿,哼,这狗日的,靠不住!”

    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

    “二叔,我爸说最近江上的货和地上的货都不好走了,让你想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政保局人人自危,让你爸这段时间避避风头......”

    “顾哥,这下兄弟们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你放心,我刘老三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的。”刘老三带着些谄媚的冲着顾卫林说道。

    顾卫林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心中觉得刘老三已经不是原来的刘老三了。

    “老三,这个世道,还是小心些好。”

    “顾哥,你放心,老三我知道。”

    “希望你的知道吧!”

    “那个顾哥,我.....”刘老三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

    顾卫林自然看到了远处街角冲着刘老三招手的小混子。

    “你去吧,我这里以后你尽量少来,政保局和你们是两个阵营。”

    “得嘞,顾哥!”

    看着一路小跑过去的刘老三,顾卫林摇了摇头,现在刘老三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迟早会出问题的。

    “谁?”

    “卫林哥,是我!”

    “佛爷?”顾卫林一转眼便看到佛爷。

    其实说是佛爷,也仅仅是一个小偷罢了。

    “不是让刘老三传话让你这段时间不要活动嘛?”顾卫林将佛爷拉倒角落,问道。

    “卫林哥,最近我都没活动了,现在特么的除了那些个汉奸走狗家里还有值钱的,普通人根本没法下手了。”

    “这些钱你先拿着,这段时间不要出来活动,小心一些。”

    “卫林哥,我不能要,这.....”

    “拿着,你记住,刘老三那里,你也尽量不要联系了,老三现在已经变了!”

    “卫林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听我的话就行了,等我有时间再找你!”顾卫林将钱塞到佛爷的手中,随后便匆匆而走,一头钻进孙金诚的车。

    “你只有一周的时间,在韩副局长回来之前看你能解决多少。”

    “什么时候开始动手?”

    “随时都可以!”孙金诚看着街道,无所谓的说道。

    “那人手呢?”

    “情报处四个科室选五个人,你是组长,下班之前领到我办公室来。”

    进入政保局,顾卫林同孙金诚下了车,便在情报处的人带领下去挑选人手去了。

    “哼,孙金诚怕不是脑子瓦特了吧?找个小混混来政保局自查?”

    马思鸣眯着眼睛,不屑的说道。

    顾春华替马思鸣上完药,包扎好,一边收拾药物,一边说道:“老马,你也年纪不小了,这种冲锋陷阵的事情,以后还是少干好!”

    “老顾,你别岔开话题,你说他孙金诚什么意思?这不是摆明着不放心局内的人嘛!”撸上袖子,扣上口子,马思鸣发牢骚道。

    “老马,这话你该跟我说,跟我说了也没用,你啊,应该去找咱们梅主任嘛!”顾春华不想介入他们之间的斗争,他在医务处好好地,这个三不管的地方,有的是他的自由。

    “梅靖江?”马思鸣喃喃道。

    “你和他在上海就是旧识,他又是魏东仁调回来的,你说他将会在政保局扮演什么角色?”顾春华将医药箱放在柜子上,转身说道。

    推开门,马思鸣冲着顾春华笑道:“老顾,你不去干孙金诚的工作真是白费了!”

    “滚滚滚.....”

    顾春华瞪了一眼马思鸣,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