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九章 时刻在表演的人
    顾卫林一直以来都混迹于市井之中,三教九流、打交道的人虽然多,说的鬼话也是几大箩筐。

    但面对眼前这个身着军装改制而成像中山装一般的挺立的衣服的魏东仁,顾卫林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

    孙金诚已经让顾卫林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况且还有一个时刻盯着自己的马思鸣,现在又要直接面对魏东仁,顾卫林战战兢兢的站在魏东仁面前,不由自主的微微弯了自己的腰。

    魏东仁审视着顾卫林。

    顾卫林的资料他早就看过,南京逃难过来的,估计家里也没人了,与同是逃难的徐满谦走到了一起,徐满谦还有一个大顾卫林三岁的女儿。

    若不是有徐满谦,魏东仁根本不会亲自接待这么个昨天还是小混混的青皮。

    魏东仁的目光让微微抬头的顾卫林十分的不适,有一种针芒在身的感觉。

    两人的目光瞬间碰撞在一起。

    “小顾来啦!”

    “局座,自查小组顾卫林奉命报道!”顾卫林一下子直起了腰,假模假样的回答道。

    看着顾卫林有皮无骨的敬礼的样子,魏东仁笑道:“坐!”

    顾卫林坐了半个屁股在椅子上,目视前方,刻意的改变自己,以博得魏东仁的好感。

    “局座,孙处长通知我,以后自查组的事情,由你亲自负责,属下只向您负责?”顾卫林带着一丝小小的疑惑,问道。

    顾卫林没有说是孙金诚让他来汇报的,而是说孙金诚通知他来的,直接告诉魏东仁,我和孙金诚没有关系,我只听你魏东仁的,你魏东仁看着办吧。

    魏东仁心中一震,他没想到顾卫林如此的识趣,但脸上还是极其严肃的说道:“是的,以后你直接向我负责,为了江城的长久治安,为了更好的清除江城之中的军统、地下党,为了早日实现大东亚共荣,我们首先要将政保局之中的敌人清扫干净。”

    “属下明白!属下是局座手中的剑,局长指向哪里便一定会让哪里变得干干净净。”顾卫林站直了身子,干脆的回答道。

    魏东仁很满意,尤其是顾卫林后面的一句话,让他十分的赏识顾卫林。

    若说魏东仁是因为徐满谦才有了见见顾卫林的心,但是顾卫林的几句话,就让魏东仁变得欣赏他。

    自从特工分局重组成政保局之后,政保局的管辖范围和权利更大了。

    当然,局势也更加复杂。

    政保局的局长是日本人田木信一,他不仅是政保局局长,还是宪兵司令部的副司令。

    日本人和南京方面组成政保局之后,一直担心政保局因为盘子太大,局势不稳,所以田木信一兼着局长,十分有效的震慑了宵小之辈。

    令魏东仁头疼的不是日本人,而是副局长韩无为。

    扫了一眼顾卫林,现在的政保局,没有一个人是魏东仁提拔上来的,可谓是没有“知心人”。

    就连梅靖江,也是魏东仁花了大功夫“请回来”的,至于作用?魏东仁现在还不敢说。

    既然顾卫林是徐满谦收留照顾的,那两人的关系想必很亲近。

    只要顾卫林在自己身边,那徐满谦在宪兵司令部难道不给自己说话?

    越看顾卫林,魏东仁越觉得顾卫林就像是一个幸运星。

    顾卫林心中对魏东仁升起了一股戒心。

    原来只觉得魏东仁是江城最阴的人。

    现在,顾卫林不这么看了:魏东仁是个时刻在表演的人。

    这样的人比暗地里阴人的人更可怕。

    魏东仁叫顾卫林来,自然不是为了自查的事情,就一天的时间,顾卫林能查出什么?

    “小顾啊,你和徐翻译关系不错啊?”

    顾卫林心中一紧,看来魏东仁找自己果然目的不简单。

    可是,这又和徐满谦有什么关系?

    徐叔只是在日本人开的小学教书而已。

    带着疑惑,顾卫林模棱两可的说道:“徐叔叔与属下来说犹如再造父母!”

    “哦?”魏东仁眼睛一亮,笑道:“小顾,有时间可以联系徐翻译一起出来坐坐!”

    “局座,我徐叔只是一个教书匠,和局长之间....”顾卫林见魏东仁带着笑意看着他,他心中警惕、纠结的说道。

    能从魏东仁嘴里出来的话,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魏东仁想见徐满谦?有什么目的?

    “小顾,不要紧张,坐一坐,吃个饭而已,你可以联系联系嘛!对你也有好处!”魏东仁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顾卫林,笑道。

    “我.......”

    “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么?”魏东仁盯着顾卫林,用一种关切的语气问道,但语气之中却带着一丝审视和毋庸置疑。

    “局座,我联系联系看,徐叔叔脾气有些怪的!”顾卫林只能如此解释,否则他相信今天就算魏东仁让他走出了办公室,那自己在政保局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就对了嘛!自查的事情要抓紧,我还没和金诚说怎么查,既然你今天已经查了梅主任和马处长,那就从处长这个级别的开始查吧,所有人都要查到位。”魏东仁见顾卫林答应了自己的正事,这才缓缓的说道。

    他善于钻营和经营关系,并且对于权力的掌控欲望也是十分的大。

    所以,现在的顾卫林既成了他联络徐满谦的中间人,也成了他清洗政保局的利剑。

    “那孙处长那里......”

    顾卫林首先想到的不是马思鸣,而是孙金诚。

    魏东仁和孙金诚看似一路人,其实都有各自的想法。

    魏东仁想要对抗韩无为,必须拉拢孙金诚;孙金诚想要压制马思鸣,也需要借助魏东仁的力量。

    利益是交换出来的,这一点,魏东仁和孙金诚比谁都清楚。

    抬眼看了一眼顾卫林,魏东仁觉得顾卫林这小子揣摩心思的本事真不小。

    “既然查了其他的处长,那孙处长那里也是要查的,自查人人都要参与,从上之下,想要确保高层的稳定,一旦发现问题,不要妄动,交给我来处理!”魏东仁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办公桌上点了点,眼神有些迷离的说道。

    “属下明白!”顾卫林再次站起身子说道。

    “你在情报处借了五个人,明天再去行动处调五个人,既然机要室和行动处都查过了,那就要借重他们,等会开会我会把这件事情吩咐下去的.....”

    “你大胆的查就是了,我是支持你的,相信田木局长也是支持你的!”

    “有局长的支持,属下什么都不怕......”

    出了魏东仁的办公室,谭运林冲着顾卫林报以微笑,顾卫林苦笑、麻木的点点头,他发现此刻的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