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十九章 博弈
    刘之林知道马思鸣一定在看着他,甚至是审视他。

    无论何种方式,他都能接受,就算现在马思鸣将他剥干净了扔在马路上,他都无话可说。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能奈何?

    江南路43号外发生的一切他在院子中都看的一清二楚,魏东仁惊慌、孙金诚着急、马思鸣加派人手亲自盯着自己,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现在正坐在自己前面的车上,押着自己不知道去哪里。

    刘之林心中早就做好了准备,他相信他的兄弟们已经将他老婆和孩子救走。

    面对死亡,刘之林不仅不怕而且感到解脱。

    潜伏的日子让他感到沉闷,时刻紧绷的精神,让他失眠、烦躁,被抓后才是他真正睡得香的时候。

    从三七年到现在,整整五年,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活着了。

    司机不断的按着喇叭,马思鸣睁开眼睛,弹了弹烟灰,从窗口伸出头,发现前面两个贩夫的推车翻了。

    从后车上下来三个行动人员,直接对着贩夫一顿喊骂,原本还闹着纠纷的贩夫顿时慌慌张张的离开,连车都不要了。

    等到汽车离开之后,一旁的路人瞬间拥到路中间,纷纷抢着地上砸烂的梨和橘子。

    等到政保局的人离开之后,顾卫林发现电话局的小青年们纷纷涌出电话局的大门,老刘眼睛一眯,生意又来了。

    从身后绕到43号的后院,顾卫林身子一转,翻墙而入,摸入刘之林的房子,他发现一楼出奇的赶紧,几个房间都看了看,发现里面被人翻过,这肯定是政保局的人干的。

    直到二楼,顾卫林才发现满地的烟头,从二楼的房间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江南路周边的一切。

    站在烟头最多的地方,窗帘后的顾卫林盯着刚才魏东仁等人所站的地方,一览无余!

    顾卫林很想知道刘之林站在这里想了一些什么,而他此时的心里又是什么感觉。

    这样做,值得么?

    在屋内饶了两圈,顾卫林发现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难怪刘之林会选择这里。

    离开43号的房子,顾卫林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在远处的咖啡店盯着他,当然不是专门为了顾卫林,仅仅是巧合!

    魏东仁离去,徐满谦带着刘之林离开,顾卫林推测刘之林这一次定是要被押去宪兵司令部了。

    心里虽然对刘之林感到愧疚,但是这个年代就是这样,顾卫林只能心中祈祷刘之林的老婆和孩子安全离开江城。

    原本顾卫林骑着自行车是要朝着政保局而去,但却在镜湖路的三岔路口拐向了江城城区的出口。

    宪兵司令部在江城的西北方向,和江城市政府离得很近。

    汽车从城东的江南路刚到中央路,马思鸣动了动身子,像是睡着了翻身一般。

    刘之林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他心中默默的算计着,应该快了!

    徐满谦后座同时睁开眼睛,看了看两边的建筑,再次闭上眼睛。

    一个急刹车,徐满谦身子一晃,有些恼怒。

    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能发生意外?

    “徐翻译,前面又一辆大卡车坏了,横在路口,走不通了。”司机十分抱歉的冲着徐满谦说道。

    马思鸣站在窗外敲着自己的窗口,徐满谦摇下车窗,问道:“能走么?”

    “徐翻译,走不了了,这狗日的不知道怎么开车的,什么时候不坏,偏偏在横在这路口就坏!”马思鸣恼怒道。

    “算了,回去要紧,在路上耽误的时间越久,变故越多!”徐满谦担心的说道。

    马思鸣表示立刻从另一条路走,他可不想在徐满谦面前留下坏影响。

    马思鸣离开之后,徐满谦皱起了眉头,事情果真发生了变故,难道计划有变?

    他不知道现在后面车上刘之林是什么想法,当他绝对是担心。

    刘之林对营救自己计划的详细情况并不知道,只知道家里会营救自己。

    上次在路上偶遇两个贩夫,刘之林曾心中一动,以为家里就要动手,但没等他睁眼,便发现汽车启动了。

    这一次,马思鸣亲自下车交涉,结果却是改道而行。

    刘之林清楚的看到,卡车的门上印刷着市政府的字样。

    难怪一贯嚣张的马思鸣二话没说,闷头赶路!

    看着距离宪兵司令部越来越近,徐满谦心中突然生出了不满,难道家里放弃刘之林了?

    可是,既然已经决定放弃了,为什么还要给予希望和制定营救计划?

    徐满谦失望了!

    明明有机会的!

    可是现在他无能为力,花了这么大的气力才进入江城日伪的中心,让他放弃是不可能的。

    心中叹了口气,徐满谦的拳头捏的很紧。

    顾卫林不认识刘之林的老婆和孩子,但是他现在既然在城门口,一旦有什么情况也能打个掩护。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来这里。

    被重重的拍了一下肩头,顾卫林一惊。

    “佛爷?”

    “顾哥,你怎么到这里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顾卫林问道,刚才佛爷着实吓了顾卫林一跳。

    “嘿嘿,走了趟货,刚从外面回来,现在江城准进不准出,还好我认识这几个哥们!”佛爷指着指背着枪的伪军说道。

    顾卫林一拍佛爷的肩头,笑道:“你小子好的不学,专门学坏的!”

    “嘿嘿,都是跟顾哥学的!”佛爷狡黠的一笑,露出了自己的一排大白牙。

    顾卫林拍着佛爷的肩膀,扫了几眼远处的几个伪军,几个人在城门口晃动着,缩着肩膀抽着烟,对来往的人指指点点。

    站在岗哨的日军站的笔直,一旦这几个伪军发现了什么,他们便会立刻一拥而上。

    顾卫林心中有了计较,若是真的有幸碰到刘之林的老婆和孩子,全当是为自己内心的愧疚,做一些补偿。

    “顾哥,还没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呢?”佛爷问道。

    顾卫林笑着说道:“等个熟人!”

    “那行,哥,我先走,还得给人把货票送回去呢!”佛爷摆了摆手说道。

    “去吧,你小子,找个时间好好聊聊!”

    看着佛爷消失的背影,顾卫林发现自己对他的关心太少了,这也是个可造之材!

    另一边,徐满谦看着疾驰在路上的汽车,再有几个路口便能取直道到宪兵司令部了。

    “妈的!”

    饶是司机在徐满谦面前努力的克制自己,嘴里还是忍不住骂了娘。

    一脚刹车,徐满谦身子往前倾,一阵恼意上头,正准备一泄心头之火,才发现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