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二十章 猜测
    只见前面的工人带着厚厚的口罩,敲了敲徐满谦汽车的玻璃。

    “不好意思啊,这条路正在维修,路口那便摆的警告牌你们没看见么?”

    司机一脸懵逼,警告牌?哪有警告牌,两个影子都没有。

    “真不好意思,市政府也是昨天才决定动工修这条路的,可能警告牌被哪个拿回去当柴火去了吧!”工人无奈的说道。

    马思鸣赶过来一脚踹在工人的身上,将工人踹倒在地。

    “瞎了眼,不认识这是政保局的车子?”马思鸣怒道。

    他是真的怒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一连三次出事,这是在被人耍么?

    掏出枪,马思鸣就要办了工人。

    徐满谦刚想说话,只见远处走来一群人。

    “好嚣张的人啊,那个部门的?叫什么?”为首的秃顶老头冲着身边围绕的几个人乐呵呵的问道。

    “政保局,行动处处长马思鸣!”不等他人回答,马思鸣直冲冲的说道。

    不就是抓个刘之林嘛?押送会宪兵司令部就押送嘛,又是一地水果,又是卡车拦路,又是修路,到底要怎么样?

    秃顶老头对于马思鸣的自报身份依旧不知道,不过他倒是知道政保局。

    “政保局?老谢,打个电话叫魏东仁来解释解释嘛!”老者对着站在自己左侧的中年人的说道。

    “好的,刘市长!”中年人点了点头,记下这件事情。

    马思鸣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刚才只不过是自己的对于今天遇到的事情的发泄而已,没想到堂堂江城市长竟然在这里视察修路。

    马思鸣尴尬了!

    徐满谦坐在车里笑了,看来自己还是小看姜文青了,三番两次,这不是正是姜文青的手段嘛?

    马思鸣看向车里,似乎有向徐满谦求救的样子。

    “哈哈哈,刘市长亲自视察道路维修,为江城城市建设贡献了力量啊!”徐满谦一只脚迈出车门,马思鸣很识时务的为徐满谦拉着车门,挡着头。

    “哦?徐翻译!哈哈哈,徐翻译说笑了,都是为了皇军工作嘛!”刘建设亲自过来和徐满谦握了握手。

    徐满谦又和谢云庭、古育良分别握手示意。

    刘建设是日本人任命的江城副市长、代市长,谢云庭是秘书长,古育良原本则是本地的商会会长,现在是江城维持会会长。

    一个小小的政保局行动处处长在刘建设面前自然算不得什么,就算魏东仁到了刘建设面前,也要客客气气的。

    但是徐满谦却不一样,他是小野五郎的翻译,小野五郎是宪兵司令部的司令,现在日本人占领江城,除了军部之外,就属小野五郎的身份最高!

    所以,别看徐满谦是一个小小的翻译,但能量却不小。

    这也是魏东仁为什么想要结交徐满谦的原因。

    “皇军会感谢刘市长的!”徐满谦竖起大拇指,笑道。

    “徐老弟说笑了,什么时候我这个副字能去掉,我就烧高香了。”

    “真是不好意思.....”

    徐满谦将今天一路之上的事情向刘建设简单的说了一遍,听说徐满谦这是奉了小野的命令,亲自监督抓捕军统卧底刘之林,刘建设看了一眼后面的车,朝徐满谦低声说道:“老弟可要小心军统!”

    “多谢刘市长提醒,今天真是误会,原本我也是窝火的很,诸事不顺啊!”

    “哈哈哈,老弟这么说就不对了,好事多磨好事多磨!”刘建设打着哈哈说道。

    “那您看这事......”徐满谦指了指马思鸣道。

    “还不过来给刘市长道歉?都是为了皇军工作,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怎么能给人家添麻烦?”徐满谦对这马思鸣训诫道。

    “刘市长,冒犯了!”马思鸣不甘心的低头说道。

    “没事,没事,小野司令的事情要紧!”刘建设大度的摆手说道。

    “刘市长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啊!感谢了,改天还请刘市长给了薄面,请刘市长喝喝茶,钓钓鱼!”

    徐满谦知道刘建设的爱好,喝茶钓鱼品文玩!

    “那就静候老弟佳音啦!”刘建设眯着眼睛笑道。

    “哈哈哈,刘市长肯赏脸就好,小弟这边事情还要处理,这就先走一步了!”徐满谦不想耽误太长的时间,于是这般说道。

    “那就请老弟在小野司令面前给我诉诉苦苦啦,江城是老城,建设不易啊!”刘建设和徐满谦握着手,笑道。

    徐满谦自然是点头答应,刘建设的目的他如何能不明白,无非是借自己口,替他歌功颂德,好尽早的让日本人把他那个副市长的“副”字去掉。

    随着徐满谦钻进汽车,马思鸣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怎么?有怨气?”

    “徐翻译说笑了,我一个小人物,怎么能对堂堂的市长有怨气!”马思鸣违心的说道。

    “你就是太莽撞了,要不然在政保局绝不止这番成就!”徐满谦有意无意的说道,至于马思鸣能不能理解,那就不是徐满谦能管得着的了。

    他相信,自己这番话,马思鸣迟早会领悟!

    汽车原路返回,徐满谦此时心中十分的轻松,既然已经猜测到了这是姜文青的手段,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需要时间进一步确定罢了!

    一路之上,徐满谦都看着窗外,他希望能得到更多的信息,来支持自己的猜测。

    可惜,没有任何的提示和信息!

    “徐翻译有心事?”马思鸣看着后视镜中的心不在焉的徐满谦问道。

    揉了揉太阳穴,徐满谦疲惫的说道:“刘建设的人情不好还啊!”

    一提刘建设,马思鸣神情就不对,不知道此事魏东仁是不是已经接到了市政府的电话。

    “速度快一点,赶紧回去,路上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徐满谦看了看手表,冲着司机说道。

    “徐翻译放心吧,光天化日之下,军统地下党之类的,不敢冒头的!”马思鸣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那刘之林是怎么被救出去的?”本来徐满谦不想说话的,但马思鸣这种得意的样子,让徐满谦从内心厌恶,所以忍不住要怼一下。

    马思鸣再次脸色一红,他感觉今天是自己最倒霉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