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二十四章 封锁
    等了一夜,顾卫林也没有等到任何消息。

    第二天在办公室醒来,他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江城这鬼天气,早晨和傍晚总是这么凉,让人觉得不爽。

    顾卫林不由的想起了昨天萧潇温暖的大衣,甚至还有些怀念!

    办公室的电话响声,将呼呼作睡的其他几人纷纷吵醒。

    顾卫林没有想到事情的变故来的这么快,放下电话,他知道,徐满谦已经没事了。

    这得益于马思鸣的苏醒,说起来,还真得感谢马思鸣。

    昨夜魏东仁带着孙金诚和梅靖江风风火火的赶到惠仁医院,就是因为马思鸣已经醒来,他迫切的希望知道临江路发生了什么。

    其实,马思鸣说的和徐满谦说的没有任何区别,日本人得到了魏东仁的汇报,自然解除了对徐满谦的调查。

    “徐桑,你受委屈了,你很忠心!”小野五郎看着徐满谦笑着说道。

    “都是为皇军服务,谈不上委屈!”徐满谦苦笑道。

    日本人和他客气,他能当日本人的话是真话嘛?

    自然不能,徐满谦一边要表现出不卑不亢,一边也要适当的表示自己的不满,这样,日本人才会重视他。

    “很好,徐桑,一夜没有回家,今天你可先回去,徐小姐在学校很好!”小野五郎说道。

    “多谢小野太君照顾!”徐满谦知道小野五郎是有事情不想让自己知道了。

    临出门的那一刹那,当门合上的瞬间,他还是敏锐的听到了小野五郎和田木信一的对话。

    神色变了变,徐满谦除了有些憔悴,与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

    等离开宪兵司令部,独自走来路上,徐满谦才感到一阵疲惫。

    为什么刘之林会受伤呢?

    这个消息来自什么地方?

    是真?是假?

    这些都需要徐满谦去判断。

    会不会是日本人的陷阱?或者是政保局故意制造出一个话题,以减轻自己在刘之林事件上的被动?

    这都不得而知!

    小野五郎和田木信一都没有当着自己面说这个消息,看来日本人想在上面做文章。

    加快了脚步,徐满谦回到家中,依旧看到了徐宓留在桌上的早餐。

    这丫头总是这样!

    其实昨晚徐满谦在宪兵司令部也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并没有受到虐待,但女儿留的早餐,让他吃的格外的香。

    顾卫林走在政保局的楼道上,发现今天大家都十分的小心,连走路都不敢大声。

    萧潇比以往时候来的要晚一些,顾卫林见她手中的大衣已经换了。

    “顾组长早啊!”

    “萧小姐也早!”

    “看来顾组长昨晚睡得不太好啊。”

    “昨晚没能送你回去,我可是内疚了一夜!”顾卫林低声在萧潇的耳边说道。

    萧潇脸颊一红,推开顾卫林,将大衣仍在椅子上,整理了发丝,瞥了一眼走出去的顾卫林,呼吸才慢慢的舒缓下来。

    “梅处长早啊!”

    刚走出政保局大楼的门口,顾卫林就碰到了梅靖江,看来昨晚梅靖江也没睡好。

    昨夜,顾卫林可是亲眼看着魏东仁带着梅靖江和孙金诚离开的。

    “小顾啊,今天你怕是要忙了。”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顾卫林,梅靖江笑道。

    他知道,梅靖江不会无的放矢的,没等顾卫林请教梅靖江怎么回事,谭运林便从楼上匆匆下来,通知顾卫林去见魏东仁。

    在梅靖江略带笑意的眼神之下,顾卫林摸不着头脑的离去。

    顾卫林对于魏东仁和自己说的事情感到大骇。

    从今天开始,政保局的自查要全面铺开,一旦有问题,立刻隔离审查,不论涉及到谁。

    还有,就是魏东仁的警告,军统分子依然在江城,很有可能在临江路,就算不在也在附近,而且其中有人受伤了。

    其实魏东仁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顾卫林,日本人要求封锁这个消息,通过扑朔迷离的安排,将军统在政保局和其他地方的卧底全部引出来。

    这可畏是一招毒计,日本人其心可诛。

    魏东仁觉得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至于为什么告诉顾卫林,其实也是他的试探。

    顾卫林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魏东仁告诉他的那一刻,他便神色一变。

    这一切被魏东仁尽收眼底!

    “怎么?卫林你有顾忌?”魏东仁笑着问道。

    顾卫林摇了摇头,说道:“局座,属下并无顾忌,只是觉得军统的人受伤是不是一个幌子?又或者是有什么密谋?”

    “这个应该不会,马思鸣亲自开枪,并确定子弹击中了军统!”魏东仁沉声说道。

    “那局座希望属下怎么办?”

    “这段事情政保局外面你不用管,内部的人全部要查清楚,尤其是行动处和情报处,这两个地方鱼龙混杂,什么人都可能有,刘之林再次被军统救走,绝不可能是意外......”

    “是,局座!”

    走出魏东仁的办公室,谭运林冲着顾卫林笑了笑。

    整个政保局,顾卫林发现自己没有一个可以诉苦的人,总务处长周向佛老谋深算;医务处的顾春华虽然和自己一个姓,但为人一向是滑头;至于娄耀辉,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剩下便是杨怀德这个技术控,自己根本没机会接触他,经常接触的也只有孙金诚、马思鸣和梅靖江。

    孙金诚今天到现在没有看到人,马思鸣躺在医院,也只有梅靖江可以说得上话了。

    敲了敲梅靖江的办公室门,进入办公室之中,苦着脸说道:“梅处长,你可得给我支支招,整个政保局我看也就您和我是新人,啥都不明白!”

    “你小子,怎么?我可听说你是孙处长的千里眼顺风耳啊!也有把你难倒的事情?”梅靖江打趣道。

    “这在外面和里面不一样啊!”

    “我看啊,你能把局长交代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梅靖江觉得顾卫林说的不错,两人同属新人,至少顾卫林在江城有底子,自己可是刚从外面来,对江城很多细致方面的事情根本不了解。

    扫了一眼顾卫林,或许,自己可以借助这小子。

    “可这,没有头绪啊!”顾卫林哭丧这个脸说道。

    “没头绪不知道自己弄点么?手握尚方宝剑难道还畏畏缩缩的?上面不好查,可以从下面开始嘛,知道什么叫做顺藤摸瓜么?”梅靖江笑道。

    顾卫林眼睛一亮,梅靖江说的不可谓不是个好办法,上面的人各个是老狐狸,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从下面突破呢?

    没有事情,也要搞出事情来!

    “这几个人的档案你拿回去吧,都没有问题!”梅靖江从抽屉中将昨晚顾卫林拿给他的档案扔给顾卫林的身边。

    拿起档案,顾卫林向梅靖江道谢之后,才迅速离去。

    时不待我,他必须要搞事情;否则,下一个被搞的可能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