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三十一章 赴约
    对骆逸林来说,顾卫林找上门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和这小子在一起接触了将近两年,他十分清楚顾卫林的底细。

    “骆医生,不用这么警惕,我绝对不是来举报你的。”顾卫林低声的说着,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恶意。

    关上门,骆逸林盯着顾卫林,对于顾卫林说的什么没有恶意之类的话,他根本不相信,当初顾卫林从南京和他一起逃出来,那可是真的把能干的坏事都干尽了。

    当然,对于顾卫林,骆逸林的内心还是感谢的,若是没有他,恐怕自己现在也不能站在这里。

    “骆医生,骆主任,明人不说暗话,有点事情要麻烦你。”

    “别不理我啊,好歹咱们也一起共患难。”

    骆逸林的冷淡的态度顾卫林知道是为了什么。

    不外是自己在江城成了混子,帮着日本人做事,若是骆逸林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到了政保局,那还不得恨死自己?

    对付这种骨子里对日本人又仇恨的人,顾卫林有自己的方式。

    “骆医生,嫂子和侄女的仇你还想不想报?”

    骆逸林盯着顾卫林,这是一段伤心往事,自从事情发生之后,骆逸林消沉了将近两年,要不是有顾卫林在身边,恐怕早就非人了。

    乍一听顾卫林这样说,骆逸林看了看门外,发现没有异常,才沙哑着声音问道:“你想干什么?”

    “你放心,不会害你的,有个兄弟受伤了,江城现在处于封锁状态,不好找医生,所以......”

    “不行,你知道不知道政保局有多少眼线在医院里面?现在我出去就是找死!”骆逸林能做医生,自然脑袋瓜子好使,顾卫林只是那么一提,他就大概将事情想得清楚明了。

    “不行也得行,军部医院和市医院都不可行,只有惠仁医院的管制松很多,政保局的眼线不可怕,有我打掩护呢。”顾卫林挑开窗帘,看了看楼下,说道。

    “什么人?严不严重?我什么东西都不能带过去。”骆逸林有一颗热血,只是他比较胆小,属于典型的书呆子型的人物。

    “没关系,只要你人去就行。”顾卫林将一切都和骆逸林说好,并告诉他今晚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就好,不要刻意去做什么,到时候他自然会去找他。

    骆逸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看的不是顾卫林的面子,而是抗日志士的面子。

    到了晚上,骆逸林正常的下班,走到路口便被等待已久的顾卫林带走。

    “你现在混到政保局去了?”骆逸林跟在顾卫林的身后问道。

    “你怎么知道?”

    “今天医院的狗腿子都在说你呢。”骆逸林不屑的说道。

    顾卫林明了,恐怖是自己上午去看马思鸣造成的影响,现在政保局为什么这么多人认识自己,因为自己就像温神一般啊。

    “顾卫林,你到底怎么想的?就这样混?”

    “骆医生,你也不要说我了,还好今天是我找你,要是其他人来试探你呢?尤其是政保局和日本人?那你岂不是露馅了?”

    骆逸林没有想到这一点,显然他也一愣,顾卫林说的没错,自己今天有点冲动了。

    “医生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应该的,有什么好避讳的?”骆逸林硬着头皮辩解道。

    “哼,这话你跟我说没用,关键日本人要相信啊?走,从这边......”顾卫林指了指前面的小巷,拐了进去。

    “站长,这小子会不会放我们鸽子?”姜哲站在院子里面,透过门缝看着外面空荡荡的街道问道。

    “你急什么?还没到点,昨天还说让你什么事情都稳一点,不要毛躁......”姜文青皱着眉头说道,其实他心里也在打鼓呢。

    看了一眼躺在里面的刘之林,现在刘之林的伤口已经感染的很厉害了,若是在不处理,怕是真的小命不保了。

    戴局长那里还等着自己的结果,姜文青一个头两个大。

    “谁?”

    突兀的敲门声让姜哲十分的紧张,手已经开始掏枪。

    “是我!”

    顾卫林的声音,姜哲依稀可辩,姜哲冲着姜文青点了点头,姜文青立刻走到屋里面,隐匿起来。

    打开门,只见两个捂着半个脸的人站在了姜哲的面前。

    “我就不进去了,在外面给你们看着。”顾卫林看了看院子的布局,说道。

    姜哲来不及多想,等顾卫林走出去,关上门,拉着骆逸林便向屋内走去。

    顾卫林不是不想进去,但是他觉得还是安全重要。

    在外面找了个地方猫起来,黑夜之中,没有人会注意自己,来的时候他已经特意去绕路了,不仅是绕路,还在试探有没有人跟着自己。

    镜湖路12号,顾卫林记住了这里,其实他下午过来看过一趟这四周,的确不起眼,但是只要出了事情,前门后面一堵,插翅也难飞。

    所以,顾卫林明智的选择蹲在外面蹲点。

    姜文青在暗处本来想近距离看一看,观察一下顾卫林,没想到顾卫林没有给他机会。

    骆逸林将衣领放下,里面还带着厚厚的口罩,辨别不出他的模样,他什么工具都没带,只能借助于军统提供的简易工具。

    刘之林的子弹射在了腹部的皮层,没有伤到内脏,但是由于不专业的处理,导致感染。

    骆逸林看了就觉得头皮发麻,若是一般人,恐怕已经坚持不住了。

    “没有麻醉药,怎么办?”

    “动手!”还有微弱意识的刘之林喃喃的说道。

    看了一眼姜哲,姜哲点了点头,没有别的选择,现在也来不及去弄什么麻醉药了。

    骆逸林点了点头,直接下手。

    顾卫林抽出烟在草丛旁边嗅了嗅,他不敢点燃烟火,万一有不长眼的人从这里路过怎么办?

    终于,后门再次打开,骆逸林率先走出,姜哲握着骆逸林的手,看到顾卫林,原本的不满,消失了一半。

    “先生,事情办完了,那......”

    姜哲也不矫情,只要刘之林没事,再多的钱也无所谓,直接掏出一根金条塞给我顾卫林,顾卫林掂了掂,摇头道:“昨天就说了,今天行情变了,两个人给一根,怕是少了!”

    “顾卫林.....”骆逸林蒙着半张脸,疲劳加上闷闷的声音提醒道。

    顾卫林白了骆逸林一眼,冲着姜哲说道:“兄弟,做事讲究原则,这么长时间我想里面的人也不容易,昨天是我不清楚情况,今天是给你们一个教训!”

    骆逸林不拿这个钱没关系,但是顾卫林不能不要。

    “给他!”门口的姜文青递出一根金条给姜哲,姜哲极不情愿的交到了顾卫林手中。

    “还是后面的兄弟明事理,以后再有类似的活还找我!”顾卫林拉着骆逸林消失在了镜湖路12号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