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四十一章 被迫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老贾,江城的局面需要打开,钟表店已经暴露,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你这里应该也不安全了,老赵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的。”梅靖江凭借自己多年在行动队和做地下情报工作的经验分析道。

    “必须放弃书店?”贾克木不甘心的问道。

    梅靖江给出了一个可以合理的去解释这件事情的理由,那就是放弃书店,从此风筝小组转为地下运行,不再设有交通站。

    原本这两个交通站就是很早之前设立的,一直没有启用,现在梅靖江才来江城几天,就有一个暴露,所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是的,必须放弃,不仅可以让你继续工作,也能有效的迷惑敌人,更重要的是这一切可以和顾卫林解释的通。”梅靖江斩钉截铁的说道。

    贾克木承认这是现在最好的方法,被迫放弃咸亨书店是江城地下工作的一大损失,但是为了更好的潜伏,这样的损失可以接受。

    “老贾,你现在就走,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另外,我们的联系方式也变一变,南江路43号的房子对面有一个死信箱,有什么事情可以在信箱上放一块石头,我就知道了。”梅靖江瞬间将所有的退路和联系方式全部想好,这是一个精英潜伏者该有的基本素养。

    贾克木没有丝毫犹豫,但是他还是担心的看了一眼老赵。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梅靖江从政保局出来之后,开着车到了咸亨书店,发现书店之中没有人,便要离去,发现了里面房间之中的闷哼声。

    此时,顾卫林已经醒了,只是后脑勺还隐隐作痛。

    受伤的老者此时正倒在地下,房间之中也好像有些乱糟糟的,像是被人搜刮了一遍一样。

    推开门,顾卫林和梅靖江两眼相视。

    两人都吃了一惊。

    “梅主任?”

    “小顾?”

    顾卫林不清楚这么发生了什么,但是梅靖江的到来,让他看到了希望,但是眼前的老赵却让顾卫林有些心虚,万一梅靖江要将老者交给政保局这么办?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言难尽,多谢梅主任,刚才我和老板遇到了歹毒,一不下心.....”顾卫林尽力的维护老赵,希望梅靖江不会发现细节。

    “老板?你说贾老板?他答应给我带的书还没带呢?今天怎么就不在?”梅靖江疑惑的说道。

    “哦,对了,上次送你的德国情报学就是在这里卖的,费了好大的劲呢!”

    说着,梅靖江就要去扶老赵。

    顾卫林一把挡在梅靖江前面,有些尴尬的笑着。

    “小顾,没有我,你带不走他的!”梅靖江在顾卫林的耳边低声的说道。

    顾卫林盯着梅靖江,他选择了相信梅靖江,因为现在他别无选择,行动处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耍了,追了一路没有发现老赵的身影,再次向钟表店赶来,重点排查附近的商店。

    就在梅靖江的汽车离开后不久,行动处的行动队便到了咸亨书店。

    偌大的书店没有一个人,倒是让人有些意外,出了房间有些乱,倒也没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梅主任,你究竟是是什么人?”顾卫林不是傻子,梅靖江敢做这个事情,绝对不是普通人。

    “和你一样,对这个国家感到迷茫,但是因为有了信仰,又重新充满斗志的人。”梅靖江开着车,时不时的观察一下四周,对于顾卫林的问题,他只能这么回答。

    “你是地下党?”顾卫林很聪明,结合梅靖江的所做所谓和给自己的文刊,他知道梅靖江肯定是地下党。

    见梅靖江没有否认自己的话,顾卫林心中便已经确定了梅靖江的身份。

    看来自己的疑惑有可以询问的人了。

    将车停下,梅靖江迅速和顾卫林将老赵转移到了梅靖江租住的安全屋。

    “他也是地下党?”顾卫林看着老赵发白的嘴唇,向梅靖江问道。

    “是的。”梅靖江没有丝毫的隐瞒,既然已经决定发展顾卫林,那干脆直接阐明身份,共产党人做事从来不畏畏缩缩,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尽管顾卫林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怎么救治老赵才是重点。

    一步一步看着梅靖江从床底摸索出医药箱,从里面拿出白布、棉絮、酒精,并开始清理老赵的伤口,顾卫林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帮不了。

    看着梅靖江娴熟的手法,很显然,他对这些事情应该经常做。

    梅靖江简单的处理了老赵的伤口,可是腹部的子弹还没有取出来,依旧有生命危险。

    “要不要等天黑的时候我去找个医生来帮他清理一下?”顾卫林想到了军统让自己找人帮助刘之林清理枪伤的事情,所以询问梅靖江道。

    梅靖江一愣,答道:“你能找到人?”

    顾卫林点了点头,见梅靖江疑惑的样子,顾卫林想要将自己帮助军统的事情告诉梅靖江。

    但是剧烈的咳嗽声,让顾卫林绷紧了神经。

    在酒精对伤口的刺激下,老赵神志不清,但是最终还是勉强的醒来。

    他是一位工作经验及其丰富的老同志,只是看了一眼有不认识的人在,他便换了一种方式说了自己的要说的话。

    “靖江同志,北边一位曾经在江城工作过的同志被捕,当了叛徒,钟表店已暴露了。”抓着梅靖江的手,老赵很痛苦。

    “庚金和孔乙己同时也暴露了,请靖江同志务必安排他们转移......”

    “以后请庚金同志担任你和上级的发报员以及负责放风筝。”老赵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紧紧地握着梅靖江的手,脖子上的青筋突显的十分的厉害,说完最后的话,仿佛抽尽了他最后一丝气力。

    “老赵同志!”

    梅靖江点了点头,同样抓着老赵的手不放,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顾卫林受到了气氛的感染,男儿的那一丝血性,在此刻化作了战友之间的那一丝不明的情感。

    革命和战争总会有人死去,死去的人是为了活着的人更好的活着,活着的人要为死去的人更好的活着。

    梅靖江站起身子,举起右臂,笔直的敬礼,顾卫林跟在梅靖江的后面,学着敬礼。

    这是梅靖江来到江城之后失去的第一个同志和战友。

    “小顾,你知道什么是信仰么?”

    “活着!”顾卫林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这是他从南京到江城以来,最大的信仰。

    “死去的人为了活着的人更好的活着,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更好的活着,日寇不除,斗争不止。这就是信仰!”梅靖江用一种坚定的目光盯着顾卫林,冲着顾卫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