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六十四章 提醒
    “顾桑,你的提议很好,我会向田木局长和小野司令汇报的。”

    站起身子,吉高志拍着顾卫林的肩膀笑道:“顾桑,你对皇军,大大的忠诚!”

    顾卫林退出吉高志的办公室,推开自己的办公室,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只要吉高志对自己的提议动心就好,只要这批文玩出了江城,那就看姜文青他们的了,永远停靠在码头是不行的。

    简单的在科里吃了午饭,这是顾卫林第一次在科里吃午饭,弄得大家紧张的很。

    “科里的一些账目你继续查着,还有江城的一些商家从今天开始查的再严一些。”

    钟杰目送顾卫林离去,才转身回到小洋楼。

    把自己的想法和提议写了一份放在了江南路43号,顾卫林开着车绕向了码头。

    “科长,怎么亲自来了?”管四平拉开顾卫林的车门,忙不迭的问道。

    “我还是不放心这里,今天下午我待在这里,有问题的我亲自查!”顾卫林说道。

    其实顾卫林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碰到那些人,有些信息需要传出去,他不能直接告诉梅靖江,但是不经意之间的传输还是可以的。

    他不知道韩无为黄雀计划之中的其他三个人现在处于什么地方,但是至少有两个人可能被委以打入地下党的任务,顾卫林在没有想好怎么和梅靖江说自己的身份之前,他不能直接去传递情报。

    时间等待的越长,情报的价值越低,依照军统的作风,是不可能将情报传给地下党的,所以顾卫林决定试试自己的运气。

    “顾哥,别老无恙啊!”刘老三少了一只胳膊,看着顾卫林问候道。

    “老三,你......”顾卫林看着站在娄家货船上的刘老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直觉告诉他,刘老三的这只手臂不是平白无故没有的。

    拿到办事员发的白条,刘老三看了一眼顾卫林,带着货船迅速离去。

    “顾哥,三哥这只手是被娄家断的,当初你查了娄家的文玩,枪杀了娄家六爷,娄家把火泄在了三哥身上。”管四平似乎知道顾卫林心中想知道什么,顺着刘老三离开的背影,向顾卫林解释道。

    “三哥也不容易,手下一大帮子兄弟,都要生活,逼不得已,只能忍着!”管四平一直希望原来的一帮老兄弟们还能在一起。

    但是,自从顾卫林进了政保局,刘老三投靠了娄家之后,好像两方人就有一种绝不往来的决心。

    “娄家?”看着刘老三的背影,再看着停在码头的文玩货船,顾卫林嘀咕一声。

    “呦,这不是顾科长嘛,亲自查货?辛苦辛苦.....”

    肥胖的身躯,锃亮的油头,使得郭兆华的形象变得滑稽可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作为三江酒楼的老板,在江城这一派富豪之中,还是有些实力的。

    管四平曾经扣过他一批货,他亲自找顾卫林解决的。

    “郭老板这是又从哪里发大财?”看着郭兆华亲自来码头,顾卫林知道,三江酒楼的这一批货绝对有油水。

    “嗨,发什么财,混日子而已......”其实郭兆华心中已经将顾卫林骂了一万遍了。

    “是烈酒,大量的!”管四平在顾卫林耳边说。

    “郭老板,不老实啊,这么大批量的硬货,可是要出问题的。”顾卫林一边说着,一边走上货船,看了看,说。

    “别,顾科长,我这是运进来,又不出运出去,不会流出去的,您也知道酒楼的生意没酒不好做!”说着,郭兆华塞给顾卫林一沓查票。

    轻咳一声,捏了捏郭兆华给的分量,应该是足量或者超量的,看了看四周,顾卫林笑道:“下不为例啊!”

    “那是,那是,绝对不会有下次。”

    虽然郭兆华这么说着,但是顾卫林相信,下一次他依然会运。

    “那边的,别急着走。”顾卫林冲着货船一侧的几艘船只说道。

    这几艘货船都拿到了白条,可以直接离去,但是顾卫林的话,让码头的经济检查科办事员和伪军迅速的行动起来。

    “我看看,这么大的船运的是什么?”

    顾卫林放开一看,都是一些日常杂货,是江城工厂的生产的,至于工厂的老板,顾卫林有些印象。

    看着顾卫林离自己的船越来越近,贾克木有些紧张,顾卫林突然叫停,不知道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或者是他认出了自己,可是自己的装束应该画的很好啊。

    不确定是不是顾卫林认出了自己,贾克木稍稍侧了侧身子。

    手上的这一批货是山里急需的盘尼西林,好不容易凑够三个月才弄到的一箱,决不能出事。

    “怎么一船的棉花?去年的吧?”顾卫林捂着鼻子翻了翻,问道。

    “是的,顾科长别动手,脏!”贾克木沙哑着声音说道。

    “脏也没办法,最近各方面都差的严,军统地下党都很猖獗,咱们江城是皇军的地盘,皇军对我委以重任,鄙人自然不能让任何的违禁品流出。”顾卫林继续翻着说道。

    “这是什么?”顾卫林指着网框里的东西问道。

    贾克木脸上的肉一抖,赶紧回答道:“这是留着船上吃的河蚌,新鲜的.....”

    在贾克木紧张的状态下,顾卫林用脚轻轻的踢了踢,猛地,一颗河蚌露出了鲜红色的肉质。

    “小心些,走水路,棉落水就不好办了。”

    说着,顾卫林重新回到三江酒楼的船上,冲着四周的船家说:“最近大家在江上走货注意一些,听说最近水匪很猖獗,当然水匪只能说是螳螂,蹦跶不了多久,皇军一定会剿灭他们的,至于大家若是发现了军统和地下党的线索,一定及时的汇报,我也奉劝大家不要和他们有任何的瓜葛,他们之中可是有我们的人,你们的小动作,我们都是清楚的。”

    顾卫林在码头一番“豪言壮语”最后成了运货的船家们的谈笑之资,对于顾卫林彻头彻尾的汉奸行为,不少人为之痛恶。

    等船离开了江城的地界,贾克木才蹲下身子去整理被顾卫林一脚踢翻的河蚌。

    这些根本不是什么河蚌,而是披着河蚌外壳的盘尼西林。

    为了运输方便,躲避审查,贾克木绞尽脑汁想出的办法。

    他惊讶的发现,被踢开的河蚌之中的小瓶盘尼西林已经暴露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