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七十四章 坦白(求推荐)
    “副科长?”

    梅靖江站起身子,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顾卫林,怎么也不敢相信,顾卫林就是大名鼎鼎的军统情报员副科长。

    他不仅从政保局知道了军统潜伏情报员副科长,也从贾克木那里得知了副科长的消息。

    据说这个副科长是军统的安插在江城的神秘谍报员,从来没有露过面,直到刘之林暴露之后,军统不得已才启用。

    刚刚启用,便从政保局手中解救了已经暴露的刘之林,更是破获了政保局潜心制定的黄雀计划,然后又替国党将一批文玩运到重庆,可谓是出手不凡,更是屡战屡胜。

    梅靖江没有想到,这个令自己和贾克木都佩服的情报员此时就站在自己面前。

    顾卫林在没有向梅靖江坦白之前,提笔半天,心中十分的纠结和挣扎,他根本就写不出一个字来。

    现在将自己的身份告诉梅靖江,顾卫林顿时轻松了很多。

    “坐下详细将这些事情给我说说!”

    顾卫林将自己如何遇到军统,然后帮助他们就只刘之林,再到姜文青接触自己、加入军统和接受培训,以及最近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全部交代了清楚。

    “这么说你满打满算才加入军统不到两个月?”梅靖江暗自咋舌,他被顾卫林的天赋震惊了。

    这些令江城日本人和汉奸头疼的案子,竟然只是一个刚刚加入军统的冒头小子办的,若是他们知道了,不知道如何刚想。

    梅靖江想想自己乍一听说这件事情,心中也是震惊。

    顾卫林的坦白,让梅靖江原本接受顾卫林入党申请的请求变得担心,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他必须要向上级汇报。

    “梅主任,这是那四个潜伏人员的长相,这个人已经被军统江城站逮捕,还剩余三个,可能会有两个在我们这边。”顾卫林下意识的已经和军统划清界限,掏出照片递给梅靖江。

    顾卫林能在现在这个关头向自己坦白,梅靖江自然可以感受出顾卫林对地下党的亲近,但是介于顾卫林的特殊身份,不管怎么说,必须要通过上级才能决定。

    “小顾,你身份特殊,我必须要向上级请示,才能决定你能不能入党。”

    “你不要急,只要你真心抗日,那我们便还是同志,不管是我们,还是军统,都是抗日组织。”梅靖江安抚道。

    “那入党申请和个人关系情况还写不写?”顾卫林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有些难受,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样的,现在说清楚了,那怎么处理就看组织了,反正顾卫林现在是一身轻松。

    “写,当然写。”梅靖江没有丝毫的犹豫,说道。

    顾卫林微微一笑,提起笔,摆正纸,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开始奋笔疾书,这一刻他好似才思喷涌一般。

    “看起来应该不像,军统用的电台信号虽然多,但是还是有规律可循的,可这部新电台却和军统的风格迥异。”杨怀德摇头否定道。

    “那会是谁?难道说江城还存在一个处于政府高层之中的人?”魏东仁喃喃道。

    “局座,你说徐满谦会不会有问题?”马思鸣突然说。

    魏东仁看了一眼马思鸣,徐满谦是小野五郎的翻译,现在已经深的小野五郎信任,自己还和徐满谦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徐满谦怎么会是军统?

    “局座,我也只是猜测,徐翻译应该不是。”随即马思鸣又摇摇头说。

    “马处长最近是累了啊?”

    没有理会孙金诚的调侃,马思鸣站起身子,走到地图旁边,指着南江路和临江路说:“局座,当时我们从江南路到临江路,一共遇到了两件半奇怪的事情。”

    “虽然当时我没有在意,但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我觉得这些事情早有预谋。”

    马思鸣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大家一起分析解剖。

    “看来刘之林在临江路被军统救走应该是精心策划的。”魏东仁低声说,其实他还有半句话没有说,他在想徐满谦会不会真的是军统?

    “这段时间我走访了事发地附近的居民区,发现可以写蛛丝马迹,这些其实都是军统干的,并且他们故意干扰我们的押送路线,我记得当时刘之林坐在车上一点都不担心,应该是提前和军统筹划好的,一旦他老婆和孩子离开江城,那就是他们动手之时。”

    “有没有发现具体的人!”魏东仁问。

    马思鸣摇了摇头,虽然通过走访得到了重要的线索,但现在想要抓住军统,简直异想天开。

    “局座,明天请您和我去临江路刘之林最后消失的地方。”马思鸣请求道。

    明知道马思鸣在卖关子,魏东仁还是点点头。

    现在韩无为热衷于自己的黄雀计划,那自己便将刘之林事件的前后弄清楚,这其中不仅涉及刘之林,还涉及到他们的新卧底“副科长”。

    “金诚,副科长的线索有什么进展没有?”

    “局座,整个江城大大小小的副科长级别的人很多,按照日本人的思路,能接触到情报也只有宪兵司令部、警察局和我们政保局,但最大的可能还是局里面。”

    “但是局里里里外外加起来二十多个科室,副科长级别的人很多,日本人倾向于职务上的排查,我已经排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常,要是在把宪兵司令部和警察局的算上,那就更多了,这样查根本不现实。”孙金诚汇报道。

    魏东仁摇了摇头,说:“就算范围再大也要查出来,日本人对日本士兵死亡的事情很震怒,既然事情交给了我们,那必须要查清楚。”

    “局座,我觉得我们不应该仅限于职务上的猜测,还需要通过这些事情,去发现线索!”

    魏东仁点了点头,不管孙金诚的思路怎么样,他需要一个结果向日本人去交代。

    “这段时间大家把手上的事情全部放下,专心致志的对刘之林事情牵扯出的一切包括副科长的排查进行一个全面的梳理,必须整理出头绪来,并且要看到结果,每天晚上下班之后,在会议室进行情报线索交流。”魏东仁说。

    对于政保局一直以来不成文的规定,魏东仁觉得现在已经不适用了,必须要加强各个部门之间的配合,将所有的情报线索放在一起分析,才能获得更重要的线索。

    “是,局座!”孙金诚、马思鸣和杨怀德站起身子,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