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七十五章 精明
    顾卫林今晚睡的特别踏实,说了自己心里的话,就是减轻了自己的负担,对他来说是一种解放。

    “顾桑,今天你去一趟市政府,田木君要求对市政府进行一次检查。”刚走进经济检查科,顾卫林便被吉高志叫过去,郑重的交代道。

    江城市政府是替日本人管理建设江城的,承担了很重要的城市建设运营任务。

    虽然田木信一是宪兵司令部的副司令,但是他对市政府还是不能够指染的,江城出了军部之外,那便只有小野五郎对市政府有震慑力。

    让日本人去管理偌大的江城是根本不可能的,且不说他们懂不懂得去管理,就说人员安排和配置上就不行。

    所以,他们必须依靠中国人来管理。

    吉高志之所以让顾卫林去查,自然是不想查出什么问题,原本他们对市政府就没有检查的计划,只是小野司令临时决定了,田木信一不得不执行。

    “当时车就在这里,我是在车旁边的,子弹从那边飞过来。”

    马思鸣指着地上的留下的位置,然后带着魏东仁走上远处的民房高处。

    “这里正好是个制高点,能够清楚的看清楚我们的一举一动,根本就逃不过他们的枪口。”马思鸣从窗口看向外面,一览无余,街道上留下的位置无比清楚。

    魏东仁点了点头,马思鸣说的不错,军统当时只能在这个地方进行阻击。

    “局座,你看.....”马思鸣用食指摸了一下窗口上的灰说。

    “弹痕?”

    “是的,军统朝我开了两枪,一枪打在手上,还有一枪没有打中,局座,你在看。”

    看着几颗烟头,魏东仁皱起了眉头。

    “思鸣,你觉得他们现在会藏在什么地方?”点上烟,魏东仁问。

    “局座,这种事情不应该问我,应该去问孙处长才是,我负责行动,他此时搞情报的。”马思鸣说。

    今天马思鸣带魏东仁绝不会只是想带他看看事发地和弹痕,应该还有其他的意思。

    “局座,你看......”

    拿起马思鸣手中的弹壳,魏东仁眉头一皱。

    “当初应该是宪兵司令部和警察局的人来的太快,军统没有来得及收拾留下的。这种子弹江城的日军和警察局都没有配备,我们政保局用的也不是这种型号的枪和子弹。”马思鸣说。

    “德国枪?这种长子弹只有德国枪才使用,杀伤力大。”

    “局座说的不错,这种是狙击枪的子弹,以我对江城军统的认识,这是军统江城站的站长姜文青最喜欢用的。”马思鸣说。

    他和姜文青打过很多次交道,当初日本人还没有来江城之时他就认识姜文青,之时那个时候姜文青是军统的骨干力量,并且是中层干部,他根本没法和姜文青比。

    只是日本人来了之后,姜文青带着江城军统龟缩在地下不敢露面,专门搞破坏。

    而他也一跃成为了政保局的行动处处长,与姜文青展开了数次搏斗。

    特工分局还没有重组成政保局之时,曾有一次马思鸣差点就将江城军统一网打尽,可惜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失败,现在细细想来,自己失败的不冤。

    有一个刘之林的存在,自己能抓住姜文青才怪呢。

    虽然现在刘之林不在了,却又出现了副科长,不知道何许人也。

    “难道今天你就想告诉我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军统干的,还有什么好证明的?”魏东仁侧目道。

    马思鸣摇了摇头,笑道:“局座,若是江城我对姜文青的理解排第二,那没人敢排第一,他是个极度自负的人,但与常人自负不同的是,他能接受别人的意见,这才是他可怕的地方。”

    “这个地方下一次他们依然会使用!”环顾四周,马思鸣笑道。

    “最危险的地方即是最安全的地方。”

    “局座英明,咱们江城除了日本人待得地方不安全,还有什么地方不安全?最容易让我们忽视?”

    “已经发生并且成为过去的事情和地方。”魏东仁缓缓的说。

    “你是说?”魏东仁眉头一挑,突然想到了马思鸣想表达什么意思。

    “局座,虽然刘之林人已经到了重庆,关于他本人我们是鞭长莫及,但是因为他的暴露,引出的这么多事情却是一直围绕着我们,并且不断的制造麻烦,我们一直在查刘之林事件,但却忽略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刘之林的住宅。”

    “你有什么发现?”魏东仁一边下楼一边问。

    “临江路事件发生之前的几天,一直有人在江南路和临江路之间开车,他们在反复的策划和计算时间。并且在刘之林被劫之后,我们端了镜湖路12号,那里应该就是军统的落脚点,可惜我们没有发现军统的行踪,这说明军统的警惕性很高。”

    “继续说下去.....”魏东仁示意道。

    “局座,我对镜湖路12号进行了排查,那里曾经有人受伤,并且我已经咨询过医生,房间之中是满满的药水味,结合我们的审查来看,那里肯定是当初刘之林的安身之地,并且有人给刘之林动过手术。”马思鸣分析道。

    一通百通,很多时间看似复杂,看似独立,但是将其串联起来,马思鸣发现了很多线索,昨晚的交流会上他故意没有说出来,今天将魏东仁请出来,就是为了向魏东仁汇报。

    若是时候江城搞情报工作的人之中,论马思鸣最佩服的人是谁,那自然是魏东仁。

    魏东仁通过请把抓获了多少军统地下党以及策反了人,为政保局付出的努力有多少,这些都是统计不出来的。

    马思鸣虽然专门搞行动,但并非对情报一无所知,只是水平有限,他需要魏东仁这样一个老谋深算的老前辈给他指点。

    “你说的这些解释起来都很勉强,有些东西放在一起不合理,但是思路可以,这些事情都和军统有关,可以串联在一起。”魏东仁坐在后座上,闭目说。

    车上只有魏东仁和马思鸣,五六个行动人员离着轿车有三四米的样子,守在车外。

    “局座,现在点太多,局里面我只信任您,所以请局座分析看看那个点可以突破。”马思鸣请求道。

    “哦?这么信任我?孙处长和怀德包括老周、老顾他们都不错啊,听说你和老顾的关系可是最好!”魏东仁打趣道。

    “局座,你就别取笑我了,这不是出了副科长事件嘛,在这个人没有被抓出来之前,除了您,我谁都不相信,毕竟这么多年,这个人指不定坐到什么职位了。”马思鸣略有深意的说。

    魏东仁眼神中的精光一闪而过,随即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