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九十九章 边缘
    枪!

    一把手枪!

    顾卫林无比的清醒。

    他醉了么?没有醉。

    不管吴自荣怎么灌他酒,他都只会喝一半,袖子湿湿的感觉真的不爽。

    最为一名情报人员,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永远不能将自己暴露给敌人,这将非常的危险。

    那些话是他故意说给吴自荣听的,本来今晚想着和梅靖江商量一下的,但是既然没有机会,那只能随机应变。

    吴自荣既然给了这个机会,那自己自然要利用。

    正门正经的和吴自荣说这件事或许吴自荣不会在乎,也会担心。

    从吴自荣开始灌自己酒的时候,顾卫林就清楚吴自荣的目的了,“酒后吐真言”的箴言是不会错的,吴自荣既然想听自己的心里话,那顾卫林自然会满足他。

    好不容易将顾卫林拉上来,吴自荣已经气喘吁吁,向女服务员道了声谢,吴自荣拉起顾卫林,却没有想到顾卫林还是个小色胚子,直接趴在人家女服务员肩头上,弄得人家踉踉跄跄的。

    吴自荣有些尴尬,女服务员有些脸红,很抗拒顾卫林,但可以看得出,就算顾卫林趴在她的肩头,她也只是往后退了几步,并没有脱离,一旦脱离,顾卫林就会直接栽在地上。

    顾卫林发现这个女服务员自己应该很熟悉,余光扫了一眼,没有看的清楚,顾卫林身子一翻,显得极其难受,吴自荣赶紧扶住顾卫林,要是顾卫林今天从这里栽下去,那可是江城明天最大的新闻。

    难以置信?

    震惊?

    又或者是意料之中?

    顾卫林看的很清楚,女服务员不是他人,虽然楼上的灯光不是很亮,但顾卫林依旧可以确定,她就是徐宓!

    为什么徐宓会带着枪出现在这里?她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魏东仁?或者是自己?顾卫林心中很疑惑。

    顾卫林甚至可以确定徐宓这是第一次行动,自己那么剧烈的动作幅度,她都没有察觉,能是老手?

    不算徐宓的为什么会在这里,目的是什么,不管是杀魏东仁还是自己,顾卫林都不想知道,他必须保证徐宓的安全。

    一旦今晚这里发生枪击事件,且不说能不能杀死魏东仁和自己,那一定会给她和徐满谦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顾卫林在江城在乎的人不多,但徐满谦和徐宓一定是他心中最感激,最在乎的,最不可或缺的。

    “你看你,不能喝还喝这么多!”吴自荣看着干呕的顾卫林,拍着他的背,无奈的说,早知就不灌这么多酒,现在还让自己为难。

    机会就在眼前,就趁着现在一枪给吴自荣!

    顾卫林没有看错,女服务员正是徐宓。

    徐宓盯着吴自荣,眼神之中带着恨意。

    手臂慢慢的向后绕去,手已经搭在枪上。

    顾卫林暗道不好,在吴自荣的目视之下,强撑着站起身子,挡在吴自荣的面前,手臂一挥,酒气冲天的说道:“来,吴局,接着喝!”

    赶紧搂下顾卫林的手臂,吴自荣朝着徐宓微微一笑,也没在意,刚才要不是徐宓,光靠自己,恐怕顾卫林早就翻滚下去了。

    紧贴着墙壁,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徐宓背后的动作谁都发现不了。

    “吴局......”顾卫林撒起酒疯来可是谁都不认,常言道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你也拉不住一个装醉的人。

    冲着徐宓扑过去,一把搂过徐宓,顾卫林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让徐宓心中一惊,大好的机会就这么散失,都怪顾卫林,今晚要不是顾卫林,恐怕吴自荣这个大汉奸早就死在自己手中了。

    顾卫林不知道徐宓已经在心中记恨上了自己。

    徐宓不知道顾卫林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吴自荣极其尴尬,顾卫林是真的醉了,已经醉到不认识人的地步了。

    “对不起,对不起!”难得吴自荣如此的有“礼貌”。

    艰难的将顾卫林从徐宓的身上拉开,吴自荣请求徐宓帮助他将顾卫林弄下楼,塞进车中,临走之前,朝着徐宓报以微笑。

    顾卫林横倒在后座,不省人事,吴自荣将顾卫林送到家,徐满谦亲自出来接的人。

    也不知道顾卫林为什么喝成这个样子,看来得让姜文青警告一下顾卫林,做事情要有个节制,尤其是作为情报人员,怎么能喝醉呢?

    徐满谦关上房门,顾卫林猛地睁开眼睛,房间之中黑洞洞的,他早就怀疑徐宓的身份了,但没有想到今天徐宓如此大胆且没有分寸。

    这件事情会不会和徐满谦有关系?徐满谦到底是什么人?顾卫林很想弄清楚。

    外面又有人回来,想必是徐宓,不知道她没有刺杀成功,此时作何感想。

    顾卫林听得很认真,徐满谦应该没睡,徐宓一个女孩纸半夜未归,作为父亲怎么可能不关心?

    蹑手蹑脚的起身,附耳在房门上,顾卫林听的很清楚,徐宓的精神和状态都不是很好,对徐满谦的话有些不耐烦和敷衍,这么晚回来的借口依旧是去了吉高松子家,陪伴吉高松子。

    赶紧回到床上,顾卫林特意翻了一个身,不让自己的面部露在徐满谦的面前,徐满谦看着顾卫林摇了摇头,替顾卫林搭上一条薄被,退出了房间。

    通过刚才的对话,顾卫林基本可以判断出徐满谦还不知道徐宓的身份和徐宓做的事情,同样徐宓对徐满谦作为汉奸这件事情,只是在心理选择相信自己的父亲不会背叛这个国家。

    这么晚,自己处于“醉酒”状态,根本不可能再去与梅靖江见面,就算自己现在是清醒的,那也不能出去,一旦徐满谦和徐宓发现怎么办?

    做戏要做足,不能半途而废!

    顾卫林知道这一次没有按规定时间去见梅靖江,肯定会让梅靖江担心,但事情已然这样,顾卫林宁愿选择安全为主,也不能铤而走险。

    没有等到顾卫林,梅靖江早就离开了既定的见面地点,他不知道顾卫林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他没有来见面,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急,只能再等等,等到明天,相信会有一个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