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零九章 双响
    “局座,昨晚.....”

    “八嘎....这群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吉高志将报纸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狠狠的说道。

    顾卫林也被吓了一大跳,这是发生什么了,吉高志如此的生气。

    “局座!”

    吉高志将报纸扔给顾卫林,顾卫林赶紧拿正,快速浏览着。

    “地狱牢房—江城警察局迫害青年学生与工人纪实。”顾卫林看的很快,心中是十分的激动,终于动手了,吴自荣当初听了顾卫林的提议,开了一次记者接待日之后,成效十分的不错,甚至这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办法还得到了刘建设的欣赏,于是在这几天之中,他又弄了几次。

    终于,在昨天的记者招待日之后,今天一早大,江城的报纸出现了这样一个头版头条。

    这是一个用大量事实报道出来的新闻,其中包括了大量的照片,都是学生头破血流的样子。

    顾卫林看着报纸,身子都在抖,他是高兴的抖,但在吉高志面前却不能表现出一丝高兴的模样。

    “欺人太甚!”顾卫林将报纸揪作一团,恶狠狠的说。

    吉高志自然将顾卫林的反应看在眼中,的确如顾卫林所说,这些报道简直是欺人太甚,但更愚蠢的却是警察局。

    “局座,这是市政府和警察局的事情,您没必要这么生气,刘市长的纠风行动本来就很匆忙,还有警察局故意粉饰太平,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军统和共党潜伏在江城趁机搞事情避免不了!”顾卫林对着吉高志说。

    “军统和共党太卑鄙狡猾了,我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吉高志就差没捶胸顿足的发誓了,可见他对这些人的痛恨。

    顾卫林心中好笑,没想到吉高志也有抓狂的时候。

    “你昨晚没回,这么早找我做什么?马三招了?”吉高志问道,正如顾卫林所说,这是市政府的事情,和他政保局没有关系,政保局专门负责打击抗日分子,尤其是军统和共党,至于那个青年组织对政保局来说不值一提,也只有市政府这种部门才会他们感兴趣。

    “没招,马三死了!”顾卫林低声的说。

    “什么?”吉高志再一次激动起来,原本报纸上的事情就让他生气,现在马三死了,这股怒火再次涌上心头。

    顾卫林将昨晚整个流程全部告诉了吉高志,包括今天早上顾春华的那一套说辞也说给吉高志听。

    “局座,马三的死很蹊跷,但顾处长说的也没错,应该是自杀!”

    顾卫林跟着吉高志后面回到了医务室之中,马三的尸体还没有挪动,包括病房之中的一切东西,都没有动,出了顾卫林离开。

    吉高志翻了翻马三的尸体,在看了看输液管,冲着顾春华问了几句话,顾卫林站的远远的,只见吉高志看了自己一眼。

    他知道,昨晚只有自己和马三在一个房间之中,要说自己能撇清关系,根本不可能。

    “局座!”马思鸣昨晚显然没有睡觉,看他眼中带着血丝,顾卫林知道,怕是针对军统的钓鱼行动已经开始了,顾卫林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见姜文青一面。

    吉高志对昨天乃至今天的事情,算不都进行了了解,就连医务处的小护士都没有放过,吉高志同样进行了询问。

    “你昨晚一直睡在里面?没有离开过?”吉高志盯着顾卫林问。

    顾卫林点了点头,昨晚自从顾春华离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病房,小护士可以为他作证,这就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吉高志想过会不会是顾卫林做的,但他原则上不相信顾卫林会去杀马三,因为没有理由。

    如果顾卫林是军统的话,那他为什么昨天还费那么功夫去抓马三?

    “马处长昨晚对马三的用刑太重了一些。”顾卫林提醒道。

    吉高志摇了摇头,如果马三是他杀,不会是顾卫林,也不会是马思鸣的,他信任顾卫林,同时也相信马思鸣。

    “顾处长,马三自杀的可能性有多大?”吉高志问道。

    顾春华想了想说:“局座,马三百分之百是自杀的。”

    “原因呢?”吉高志又问。

    顾春华是专业的医生,对这种事情的处理解释起来很简单。

    “局座,我们昨晚在给昏迷的马三做简单的检查的时候,他应该是没有什么疾病的,基本可以排除疾病突发死亡;局座请看,马三的手臂裸露在外,显然是他昨晚调整过输液管输液的速度.....”顾春华一指输液管,吉高志看过去,顾卫林向他汇报过顾春华给他的解释。

    “我们在给病人打输液的时候,输液速是控制的,如果输液速度过快,会导致急性心衰,也就是说心脏承受不了压力,时间一长会导致死亡!”顾春华继续说道。

    “这个时间一般是多长?人能承受的了这么长的时间,并且毫无感觉?不声不吭的顶住压力,只求一死,这是要多大的毅力?”吉高志虽然不是专业医护人员,但他还是能从顾春华的解释之中,询问一些尖钻的问题。

    “这...其实这还是有一个过程的,如果发现的及时,是能抢救过来的,只是病人刻意隐瞒的话......”后面的话顾春华没有说下去,大家都懂。

    吉高志看了看马三的尸体,走进在马三的脸颊上摸了摸,顾卫林递过来一块手帕,擦了擦手,吉高志说:“自杀无疑,死之前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一直咬着牙,没有惊动任何人......”

    顾卫林心中松了口气,吉高志这般下定结论,那就说明事情很简单了,若是揪着不放,总会有破绽的。

    顾春华同样摸了摸马三的脸颊,尤其是腮帮子,正如吉高志说的这般,十分的坚硬。

    “马三只是个小角色,大家不必在意,也不必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马处长你忙你的去,顾处长将马三的事情写份报告送到我这里,卫林,你跟我来.....”吉高志对这众人摆了摆手说,政保局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死去的人去大费周章,耽误了该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