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保人(九更)
    “蠢货,抓之前怎么不问问清楚?”马思鸣轻声恼怒道,抓了贾志鑫他都有法子应付,可是抓了付平的夫人,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任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说的多么溜,恐怕就连日本人都保不住自己。

    日本人在江城内的兵力两个大队不到,很多时候都要依靠皇协军办事,驻扎在城外的皇协军大队可有整整两千号人,虽然付平对外宣称五千,可那多出来的全部是吃空饷的。

    惹恼了付平,付平真的可能带人直接到政保局。

    “处座,抓人的时候,顾科长也在现场,您看....”周定虎一指,还真是,马思鸣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顾卫林,就拿政保局当家一眼,竟然睡上了。

    “这不是瞎扯么?局座知道怎么办?”马思鸣瞪了一眼周定虎,顾卫林和吉高志的关系谁不知道?说顾卫林是抗日分子,恐怕那些没被军统刺杀过的人,都可以被怀疑成抗日分子。

    “处座,魏局长电话。”

    马思鸣去的快回的也快,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

    “马上把付司令的人放了,要不是付司令看在魏局长的面子上,这件事情才不会这么简单。”马思鸣示意周定虎赶紧放人,刚才魏东仁在电话之中可是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付平的怒火都快烧到政保局了。

    周定虎刚忙不迭的将妇人请出了接待室,马思鸣又亲自上去道歉,好说歹说,才派车将人送回去,这可是尊大佛。

    “凭什么她们能走,我不能走?”马思鸣刚回来,只听古正帆冲着周定虎叫嚣道。

    马思鸣这一次一网下去抓的都是些在江城沾亲带故的人,魏东仁让他赶紧把事情处理好,这些人不敢打吉高志的电话,只好都把电话打给了魏东仁,当然,也有将电话打给韩无为的,韩无为倒是乐的清闲,平时他是该收的钱绝不少收,该办的事却是从来不办。

    “处座,这怎么办?”

    “让他们家里派人来作保,保人来了才能放走.....”马思鸣也不能简单的就将人放了,虽然这些人身份都没问题,但他还是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到位,避免以后遭人口舌。

    贾志鑫是刘建设最为倚重的人之一,他亲自打电话给了魏东仁,和付平当时来电话一样,魏东仁又将马思鸣臭骂了一顿,马思鸣才将贾志鑫请出了政保局。

    贾志鑫十分的会说话,会办事,对这件事没有一点的疙瘩,反而说给马思鸣添麻烦了,弄得马思鸣老脸一红,他发现是不是自己在一线奋斗太久了,竟然跟不上这些在行政上工作的人的思路。

    古正扬来作保的古正帆,在古正扬面前,古正帆还是蛮收敛的,比在他爹古育良面前还收敛。

    最后,政保局的接待室之中,只剩下还在佯装睡觉的顾卫林和一名津津有味看着杂志的中年男子。

    “处座,顾科长....”周定虎看着顾卫林还在睡,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让他睡吧,这个人怎么还没保人?”马思鸣指着坐在里面看杂志的中年人问道,他在询问周定虎,是否他的身份有问题。

    “处座,此人叫潘志诚,是江城师范的老师,刚来不久。”

    “哦?外地人?”任何一丝的不寻常,都能让马思鸣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蛛丝马迹。

    “这到不是,他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毕业于江城师范,留校任教,两年前被派去南京进修,去年年底才回到江城。”周定虎详细的了解过潘志诚的档案,了然如胸的对马思鸣解释道。

    马思鸣点了点头,这样倒也能解释的通。

    “联系过他家人没有?”

    “他孤人一身,还没结婚呢。”周定虎尴尬的说,潘志诚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没结婚,倒也是耐得住寂寞。

    “那学校呢?”马思鸣眉头一皱,既然没有问题,总不能不联系人来将他弄走吧,不然留在政保局吃饭?

    “已经联系过了,校长说会派人过来的。”周定虎话音未落,只见外面走来一个女学生。

    “请问是这里保人么?”女学生看着周定虎和马思鸣脆生生的问。

    “你是来保潘志诚的?”周定虎看了一眼马思鸣,才向女学生问道。

    点了点头,女学生看一眼坐在里面看杂志的潘志诚,说:“是的!”

    “你和潘志诚什么关系?”周定虎上下打量着女学生,他不清楚她和潘志诚有什么关系,虽然政保局可以让人将他们保走,但并不意味着随便来一个人就可以保人。

    “我是潘老师的学生,潘老师和我父亲是朋友。”

    “冒昧的问一句,令尊是?”周定虎眼神阴晴不定,女学生显然多说什么,越是这样,周定虎越要问。

    马思鸣站在一旁看着,他总觉得这个女学生有些眼熟。

    “我爸是彭彪!”

    女学生一语点破天机,难怪马思鸣总觉得她看着那么眼熟,原来是彭彪的女儿。

    彭彪作为漕帮当家的,现在还是维持会的副会长,江城原来认识他的人就不少,现在更是对他十分的熟悉。

    马思鸣自然认识彭彪,况且关系还不错。

    “原来是彭兄的女儿,难怪,定虎,写了保书就将人放了。”马思鸣笑道。

    女学生走进接待室,先是看到了潘志诚,潘志诚倒是不慌不忙,显然他知道不会有事情发生,对自己的旧识的女儿,现在自己的学生来保取自己,也在意料之中。

    倒是女学生看到顾卫林还睡在沙发上,不由的问了句:“这人还没有保人么?”

    周定虎点了点头,将写好的保书拿给潘志诚和女学生签字按手印。

    “我认识他,他叫顾卫林,是我的朋友,可不可以一起保取了?”

    顾卫林本就是佯装睡觉,这里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所有人说的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没想到现在倒有人主动来保自己。

    周定虎同样一愣,马思鸣上楼的脚步的停住,转过身子,看着接待室之中的几人,脸上浮现出有趣的神情。

    潘志诚提了提眼镜,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顾卫林,自从顾卫林进入杰克逊诊所,他就在猜测顾卫林的身份,没想到了这里后顾卫林竟然直接呼呼大睡,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顾卫林脑海之中搜索着关于这个女人的声音,却没有更深的印象,但这个女人说认识自己,自己在江城认识的女人可不多,慢慢的睁开“惺忪”的睡眼,他想看看这个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