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气愤(求订阅、收藏)
    “砰...”

    搪瓷茶杯被摔得粉碎,里面的水和上等茶叶撒了一地。

    彭彪有着帮会糙汉子的性格,做起事情来不拘一格,脾气也爆的很,要说谁能治得了他的脾气,估计也只有他自个的宝贝女儿。

    “你们说说看,上一次码头检查也就算了,这一次呢?究竟想搞么东西?”漕帮在江城有自己的议事厅,属于帮会的总部,彭彪不断的在大厅之中踱步,冲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吐沫星子的飚着江城方言道。

    “姓顾的这是成心和我过不去,他是看我姓彭的好欺负,不来丝(没有本事)?难道你们脸上有光?”彭彪说的越发的激烈。

    今天上午顾卫林在江城的行动,处处说明他是在针对漕帮。

    要说经济检查科一视同仁,对所有帮会严查他彭彪都没话说,可是明显的对其他帮会的检查力度根本比不上队漕帮的。

    “他姓顾的一个毛头小子,只知道豁龙包(拍马屁),也敢在我头上动土?”端起桌子的茶杯,才发现里面根本没茶水,有茶水的已经被他摔了,将茶杯重重的磕在桌子上,彭彪看着两个不说话的人。

    “帮主,顾卫林这个人别看年轻,却也不好对付。”一个穿着长衫,有着书生意气,看起来略带古板的人皱着眉头说,他就是彭彪帮内的军师兼帮务管理者刘文钊。

    对彭彪的话,他是赞同一半,另一半就是他认为顾卫林绝不是仅仅只是靠拍日本人的马屁成长起来的,能到这今天这个地步,必定有他的不同之处。

    “大哥,姓顾的那小子就是个沫浪子(小流氓),二刁蛋(骂人的话相当于傻x),我带人警告他去。”彭虎敞着一件小马褂,咋呼咋呼的说,他是彭彪的弟弟,在漕帮之中,他专门负责操办漕运出行,性格比彭彪还火爆,完全属于那种凭着脾气办事的。

    当然,这种脾气有好也有坏,遇到臭味相投的,便能处得来,要是遇到有心计的,那绝不能聊的来。

    刘文钊眉头一皱,彭虎的话说的显然不合适。

    “你当江城的日本人是吃白饭的?”彭彪扫了一眼自己这个性格不好的弟弟骂道,然后又看着刘文钊,问:“文钊,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彭彪虽然脾气火爆,但他却绣里藏针,对不好的事情可能发一通火,但在处理这些事情上,却显得游刃有余,要不然也不可能当上一帮之主。

    可以说彭彪就是彭虎和刘文钊的集合体,既有彭虎的暴脾气,又有刘文钊的头脑,只是没有他们两人精于某一方面。

    所以,他需要彭虎和刘文钊来辅助自己。

    彭虎被彭彪说的不敢说话,毕竟彭彪是他的大哥,但他心中却是有气,作为漕运的负责人,进出口货船都需要他管理,并且沿路之上的打点也是他负责的,由于他性格豪迈,在日本人没来之前,可是交友广泛,这几年却是只畏缩在江城,他的气愤不仅仅是对顾卫林,更是对日本人。

    “这件事关键还得看顾卫林的态度,日本人的态度倒不是重要,顾卫林拿鸡毛当令箭,就算日本人那里打通了,到他这里也行不通。”刘文钊分析道。

    彭彪静下来想想也是,事情的关键之处他清楚,上一次顾卫林对帮会的货船动手他就觉得不对劲,后来听说青帮汪曾云亲自和顾卫林谈了一场,青帮的货船才被放走,难道自己也要和顾卫林谈一场?

    彭彪并没有将顾卫林查漕帮的事情向他即将要承运的生活物资上想,倒不是他真的没有想过,而是他觉得顾卫林应该没有这么大胆。

    “文钊,你亲自去码头和顾卫林谈一谈,看看顾卫林究竟闹什么幺蛾子?”彭彪来回踱步,随后说。

    “大哥,让我去.....”

    彭彪话音刚落,只听彭虎说道。

    彭彪瞪了一眼彭虎,这件事情要让彭虎去做,结果还不知道是什么,还是让刘文钊去他才放心,在用人方面,彭彪还是很准的。

    “老虎,你这几天别去码头,顾卫林此人阴着呢,我这去还不知道谈不谈得拢。”刘文钊和彭虎的关系关系不错,彭虎对刘文钊还算尊重。

    “就这么定了,麻烦文钊了。”彭彪笑着说,然后冲着彭虎说:“你这几天把货船清出一半来,狗日的日本人又要征用。”

    ......

    “顾科长,彭会长向来对皇军忠心耿耿,从未二心,怎么会有大批量的违禁品?至于药品方面更是无稽之谈。”刘文钊到码头的速度出乎顾卫林的意料,原本他以为漕帮也会像青帮一样,摆个酒席,请自己去谈呢,没想到漕帮更加的务实,刘文钊亲自找上门来。

    “哦?刘先生这般言辞凿凿的话,也就是说我故意为难你们咯?”顾卫林身子往后一靠,笑道。

    “不敢,可能是顾科长的手下有些地方弄错了,您看,这是我们货船的运输清单....”刘文钊微微起身,从包中拿出几张清单,递给顾卫林,笑道。

    顾卫林摇了摇头,这些东西说明不了什么,他也不想看,漕帮运了什么,可能他比刘文钊更加的清楚。

    这一次彭彪没有亲自来找自己,归根结底还是他看不上顾卫林,也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顾卫林后面还有好戏唱给他们看,没有彭彪的捧场,顾卫林一个人却是唱的没有意思。

    就算刘文钊能将天上的星星月亮说下来,顾卫林也不感兴趣,因为他的目的是彭彪。

    “刘先生,这些东西我就不看了,漕帮运了什么我可能比你清楚,甚至是以前的清单我也能拿给你看,当然,你也可以去货船上看看,毕竟事实胜于雄辩嘛!”顾卫林摊了摊手笑道。

    “刘先生想必也知道,我们经济检查科主要是做什么的,皇军早就规定的清清楚楚,我是不会捞过界的。”顾卫林顿了顿,又继续说:“前段时间一直在查江城商户的货船,刚刚腾出手来,皇军就对上次码头的青帮对抗事件不满,要求严查帮助货船,想必刘先生也知道,皇军向来说一不二的,我替皇军办事,也就讨口饭吃,这年头谁都不容易,你方便与我,我方便与你!”顾卫林的手来回摆动,示意道。

    刘文钊听着顾卫林的话,他不能全信顾卫林的话,但至少顾卫林说的不全是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