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尴尬(求订阅、收藏)
    在吉高志这里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顾卫林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自从他和吉高志接触以来,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状况,这件事情成了顾卫林心中的一个疙瘩。

    临走之前,吉高志特别叮嘱顾卫林,一定要监视好彭彪,虽然吉高志最近经常说这句话,但顾卫林今晚可以感觉出来,吉高志的叮嘱一定包含着特别的深意。

    今夜,顾卫林辗转难眠!

    顾卫林第二天依旧起的最晚,徐满谦和徐宓都已经离开了,他才起床吃着徐宓留下的早餐。

    按照他一贯的风格,先是科里走一遍,再到码头逛一圈,最后驱车前往漕帮,昨天没有做的事情,他心里始终放不下。

    顾卫林一到漕帮,漕帮弟子对顾卫林这条“狗”的到来是不欢迎的。

    “顾科长,该说的我昨天都说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彭彪问道,经过昨晚,他心中已经将事情算的明明白白。

    “我只是来漕帮随便看看,吉高局长嘱咐我要确保物资转运的顺利,我自然是不能偷懒。”顾卫林笑道,不管什么时候,他对日本人的姿态都是最“诚恳”的。

    当然,顾卫林也知道,自己的话可能已经被情报处的人汇报给了吉高志。

    站起身子,看着彭彪办公室之中的水域图,顾卫林指着上面的航道问:“彭会长,漕帮实力雄厚啊,这么多‘据点’都打下来了?”

    顾卫林的话说到了彭彪的心坎里,他这些年最为自豪的就是带着漕帮打下了一片天地,让江城漕帮的名头盖过了周边诸多漕运的帮派。

    这也是彭彪为什么喜欢弄两幅巨大的水域图,一副挂在家中,一副挂在这里。

    同样指着水域图,彭彪对着顾卫林说道:“我这么多年,没为漕帮做过什么,当年六叔和九叔坚决反对我接手漕帮,我就用这幅水域图让他们闭嘴。”

    彭彪这话之中展现出了属于一代漕帮老大的意气,从他的话之中,顾卫林可以感受出彭彪的魄力。

    “哼,小日本算个什么东西?鸠占鹊巢,迟早会完蛋的。”彭彪冷哼道,他骨子里还有传统的帮会气息,无时无刻不让他有着一种江湖人该有快意。

    顾卫林眉头一皱,彭彪现在口不择言,这些话可能已经被情报处的窃听人员记录下来,想改也改不了,现在日本人和漕帮合作,一旦惹恼了日本人,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毕竟顾卫林当年见过。

    顾卫林很想提醒彭彪,他的办公室之中有政保局的窃听装置,但他又不能说出口,真难受。

    办公桌上的电话土突兀的响起来,化解了尴尬,顾卫林也轻轻的呼了口气。

    “好,让他等着,我马上回去。”

    从彭彪的话中,顾卫林可以听出彭彪的激动,这种激动必定是发自内心的。

    “怎么?彭会长有好事儿?”顾卫林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盯着彭彪,言外之意在明显不过。

    彭彪自然高兴,刚才的电话是女儿打过来的,他和彭怡龄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女儿还给她带来一个好消息,他的好朋友,潘志诚要见他。

    “如果彭会长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想和彭会长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顾卫林不客气的说。

    “彭会长怕不是和军统、共党分子有联系吧?”顾卫林疑惑的看着犹豫不决的彭彪,有意的问道。

    不可察觉的,彭彪的眼角跳了一下,看着顾卫林道:“顾科长,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那就请彭会长说说看吧!”顾卫林问到,他这是做给吉高志“听”的,他知道,彭彪电话的内容可能已经被政保局知晓的清清楚楚,而自己这么问,自然会进一步加深自己对日本人的忠心。

    “顾科长,我要回家,难道你也要跟着?”彭彪脸上的愠色遮盖不住,对顾卫林得到打破砂锅问到底,他是反感的。

    “哦?我还真没有去过彭会长家,就连中央路翡翠街我都没有走过.....”顾卫林似笑非笑的说,言外之意就是他也要去。

    没有办法,彭彪已经知道顾卫林就是吉高志派来监视他的,只要日本人一天没有被赶回去,他就不能和日本人翻脸,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顾卫林到底是开着车到了彭家。

    彭彪一下车就直奔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潘志诚,赶紧上去和潘志诚拥抱在一起。

    “兄弟.....”

    彭彪始终拿潘志诚当做兄弟,当年没有潘志诚,彭彪可能就不上漕帮帮主的位子,可以说,潘志诚是他彭彪的功臣,用句俗套的话说,有从龙之功。

    潘志诚似乎对彭彪并不感冒,只是尽量的表现出自己的热情,他看向顾卫林也很是好奇,彭怡龄和他说过顾卫林的身份,此时他在这里做什么?

    同样,彭怡龄自然也看到了来到自己家的顾卫林,她对顾卫林没有好脸色,只要是汉奸,她对他们都没有好脸色。

    “你来做什么?”

    “彭小姐别来无恙,还要感谢彭小姐上次出手搭救。”顾卫林朝着彭怡龄微微点头示意道。

    “哼,我们家不欢迎你!”彭怡龄指着大门说道。

    “怡龄,不得无礼!”彭彪沉声道,他从来没有对彭怡龄说过一句重话,今天破例了。

    彭彪可以保护彭怡龄一时,但他能保护彭怡龄一世么?所以等罪顾卫林绝对没好处,尤其彭怡龄还是个年轻的姑娘。

    “没关系,彭会长家布置的好别致......”顾卫林看着映入眼帘的水域图,冲着彭彪笑道。

    彭彪一愣,随后哈哈大笑,拉着潘志诚,冲着顾卫林说:“顾科长自己转转就好,我们老兄弟多年不见,叙叙旧.....”

    可以看出,彭彪很开心,顾卫林不知道彭彪会和眼前这位老兄弟说什么,他心中祈祷彭彪最好不要在说日本人的坏话,或许在他家中的某个角落之中,已经被安装了窃听装置。

    彭彪临走之前瞪了一眼彭怡龄,示意彭怡龄赶紧上楼去,他见顾卫林的眼光总在彭怡龄的身上游走,他就担心。

    这一点,彭彪倒是误会顾卫林了,没有受过委屈的彭怡龄,虽然和自己的父亲闹别扭,但什么时候受过彭彪如此的严厉的对待?

    顿时将一切的罪责都怪在顾卫林头上,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跑上了楼。

    顾卫林觉得有些尴尬,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来彭家?

    现在倒好,不仅得罪了彭怡龄,还被彭彪晾在这里。

    摇了摇头,顾卫林都想直接转身离开,就在想要离去的那一瞬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