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剥丝(求订阅、收藏)
    就在要离去的那一瞬间,顾卫林突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彭彪家中的所挂的水域图和办公室之中的水域图竟然不同。

    顾卫林办事不仅认真更加细心,从接到这个任务开始,他就关注所有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东西,彭彪办公室之中的水域图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就认为有用,并且努力记下。

    包括今天早上在彭彪的办公室,顾卫林还在看水域图。

    眼前的水域图虽然标的颜色和彭彪办公室之上的一眼,但和办公室之中的水域图相比起来,缺少了一份东西。

    顾卫林无比确定,就是缺了一份东西,这份东西很可能就是接下来漕帮对日军物资转运的计划。

    两幅水域图相比起来,这里的更大,跟气派,而办公室的更加实用,上面插了不少小旗子。

    这是个新的发现,顾卫林仔细的回忆的着办公室之中的水域图。

    昨天他所记下的水域图和今天早上看到的还有不同之处,只是今天早上匆忙,记忆不是那么深刻。

    顾卫林不是专业的漕运人士,他对很多的漕运专业标致和用语都不是很清楚,所以,需要专业的人来给他解惑。

    看了一眼站在楼上看着自己的彭怡龄,顾卫林报以歉意,这个单纯、任性的大小姐心中对汉奸的痛恨,绝不下于自己。

    顾卫林信誓旦旦的和彭彪一起到了彭家,最后是静悄悄的离开的,只和彭家的管家说了一声。

    来到码头,管四平替顾卫林拉开车门,顾卫林站在江边,看着大大小小航行的货船,这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人也不容易,大致是和自己一样吧。

    “四平,你在码头这么久,对他们的航行方式了解多少?”转身向临时办公室走去,顾卫林问道。

    “我问的是这些商贾对于货船计划的安排!”顾卫林又补充道。

    管四平带着原本要去临时办公室的顾卫林去了码头的工棚,这里是码头经济检查科行动人员、皇协军和警察临时休息的地方。

    顾卫林的来到使得大家纷纷站起来,对顾卫林这个“财神”,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科长,你看,这些标了白旗的地方都是空仓的停靠码头,一般少有码头是处于空仓状态的,这些标了红旗的都是满仓的,表示停靠不了,还有这些绿色的,是可以进行停靠的码头。”管四平指着巨大的江城水域图对着顾卫林解释道。

    顾卫林特意靠的近了一些,看的很仔细。

    “这些信息怎么来的?”顾卫林问道。

    “这些都要和码头管理处以及市政府协商,最常见的就是来往船只的信号传递。”管四平在江城进出口码头日子也不算短,这些东西他还是了解额很清楚。

    江城有很多码头,只是属于进出江城的只有这么一个,其他的码头都属于江城内部的停靠码头,和进出没有关系。

    “那这些黄色的旗子表示什么意思?”顾卫林指右下角堆在一起的黄色旗子问道,在整个水域图上,顾卫林没有见到过黄色旗子。

    “这是计划旗,只有有特殊安排和提前计划的码头才会被标上这个旗子。”管四平扫了一眼都是灰尘的黄色旗子说道,说实话,黄色旗子自从他到了码头之后,还没有用过。

    顾卫林心中一怔,弯腰拿起黄色旗子,捏在手中仔细反复的观摩着。

    没错,一模一样,就是这种旗子。

    这和彭彪办公室之中的插着的旗子一模一样。

    “怎么不用?”顾卫林将旗子扔下,问道。

    “科长,这种计划旗没多大用处的,市政府对码头的管理疏散的很,现在都是日....皇军在管,基本没有计划安排的。”管四平解释道。

    对于管四平的解释,顾卫林心中自然清楚。

    “这么说现在江城码头已经饱和了?”顾卫林突然问道。

    管四平一愣,而后一想,顾卫林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刚才在工棚之中看到了江城码头现在正插着红旗。

    “是的,基本饱和了,漕帮积压了好多货船在这里,没有科长的批条,不敢放。”

    顾卫林点了点头,回到临时办公室,抽出白纸,然后又将笔放在纸上,想了想,还是冲着管四平说:“从今天中午开始,漕帮的货船可以开始放行了,但要注意数量,不能太大!”

    管四平点了点头,顾卫林终于松口了。

    拿起笔,顾卫林在白纸上写上“南京”二字,随后顿住,又将白纸撕掉。

    不能写,这些东西一定不能写下来。

    靠在座椅上,顾卫林闭上眼睛,回忆着在彭彪办公室所看到的一切。

    白旗代表空仓。

    红旗代表满仓。

    绿旗代表可停靠。

    黄旗代表计划旗。

    彭彪办公室的水域图上各色的旗子都有,但昨天去的时候上面的白旗、红旗和黄旗和今天的有很大的不同。

    顾卫林记得,他第一次记忆之中,水域图上还没有黄旗,这说明黄旗可能是彭彪昨晚加上去的。

    至于这些多出来的白旗和红旗,肯定是彭彪对漕帮掌控的各个码头进行了调转,至于调转的目的是什么,一目了然。

    拿起电话,顾卫林接通了漕帮的电话,刘文钊接的电话,彭彪没有去码头,顾卫林猜测,可能今天彭彪都不会再去码头,可惜不能再去彭彪的办公室仔细的记下这些信息。

    点上一支烟,顾卫林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脑海之中不断的回忆着水域图昨天和今早的区别。

    顾卫林可以确定的是,他只看到了四面黄旗。

    弹了弹烟灰,顾卫林清楚的记得第一面插在了南京,本来这批物资就从南京出发,肯定插在那里。

    第二面应该不在江城范围之内,至于具体在哪儿,顾卫林记得不是清楚。

    深吸一口烟,顾卫林想起来了,第三面黄旗插在了鸠江,第四面黄旗插在了新港镇,都是江城范围之内的码头。

    至于白旗,可以和黄旗对的上号,都是距离黄旗不远的码头,至于第二面白旗,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太平县猫山码头。

    想起来,顾卫林全部想起来了,第二面黄旗就在距离猫山码头不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