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对劲
    还有三分多钟就该行动了,看着手表,马思鸣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虽然顾春华总是提醒他不要冲在第一线,但是他还是改不了这样的习惯。

    作为行动处长,他做不到像孙金诚那样窝在背后,不让他在前线,他总觉得心中不踏实。

    “处座,孙处长来电话,事情有变,魏局命令行动再推迟!”沈治棠气喘吁吁的说。

    马思鸣没时间进行过多的考虑,孙金诚不敢“假传圣旨”,他立即指示沈治棠将消息传给周定虎,迟一步都赶不上。

    原本五分钟的路,沈治棠只花了不到三分钟,还好拦下了已经要冲出去的周定虎。

    “事情有变,暂缓行动。”

    与此同时,周边的所有行动人员都收到了此项命令,没有一个传命令的人不是上气不接下气。

    周定虎松了口气,若是刚才自己冲出去了怎么办?

    “怎么临时改变计划?”他冲着沈治棠不解的问道,这种紧要的关头怎么能轻易改变计划,这不符合政保局的规矩,也不符合行动处多年以来行动的准则,尤其是在这么重要的计划之上。

    周定虎不敢问的太过,压着自己的语气,毕竟沈治棠是行动处一科科长,对沈治棠他还是比较尊重的,当初于文海执掌一科的时候,压了沈治棠数年,沈治棠一点脾气都没有,但他的手段在行动处,人人皆知。

    直到后来于文海的身份被识破之后,沈治棠才被马思鸣扶正,现在行动起来更加的令人害怕,在行动处,乃至政保局之中有马思鸣第二之称。

    “魏局的命令!”沈治棠简洁的说,他不能在这里多待,还要回到马思鸣的身边去。

    对于今晚的江城来说,有尤其是政保局之中,行动处、情报处和电讯处三个处室来说,注定是个难眠之夜。

    行动处和情报处都在外面撒网、摸鱼,而电讯处之中,此时也灯火通明,不仅是电讯处,三楼魏东仁的房间之中,同样是散发着微弱的灯光,刚才挂掉了给孙金诚的电话,魏东仁揉了揉太阳穴,他这年纪熬夜有些确实有些顶不住了。

    谭运林坐在魏东仁的办公室外,倒是悠闲的很,毕竟他比魏东仁年轻许多。

    手里翻看意大利歌剧作曲家普契尼的歌剧《曼侬·列斯科》,这是普契尼的成名作,比起法国古典名著《曼侬·莱斯戈》,普契尼根据它改编的歌剧,更加的有欣赏性,谭运林很喜欢。

    杨怀德将手中的点心塞进嘴里,看着一排排的监听人院和情报分析人员,这一次的线索就是来自于电讯处。

    可以说杨怪的掌握了江城大部分的无线电信号,至于很多信号的频率,他更是了然于心,江城任何一个信号出来,只要经手杨怀德,杨怀德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判断出是哪方面的人。

    当然,他最熟悉的是便是军统的无线电信号和频率。

    这一次偶然发现的信号,让他很警惕,当然近期江城出现了不止这一股信号,但只有这一股信号让他追查起来有头绪。

    这一次政保局大手笔进口的这批设备全部是都是最先进的,也得益于这一批新设备,才能破译出详细的信号信息,情报处最后分析出情报内容。

    放下监听器,杨怀德又抓起一块糕点,说实话,今晚他都没有吃饭,现在着实是饿了。

    “处长,三点半了,还是没有动静。”监听人员回头看着正在吃点心的杨怀德,精神抖擞的说,把今晚熬过去,他们可是个个要放假,要领赏钱的。

    “继续,等到四点,对方可能还耗时间。”杨怀德下意识的提醒道,他根本没有过多的考虑,这种话只是随嘴说出,这反而也从侧面反映出杨怀德的专业技术之精深。

    杨怀德说的不错,对方的确在利用这个机会拖延时间。

    江城的一座不起眼,但又不是常人能住的起的房子之中,一身中山装的他看着床头的闹钟,已经三点半了,他心里很忐忑,不知道自己的同志有没有脱离危险。自从知道政保局今晚的行动异常之后,极其警觉的他今晚决定单发面取消见面。

    今晚政保局的网铺的多大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绝不是一次针对军统的行动那么简单。

    他知道,在他判断有危险的时候,单方面取消约会,这对他的同志也是个非常危险的举动,所以,他在担心他的同志。

    他知道,若是政保局的行动是针对他们的,那么政保局一定是发现了他们的发报机和发报信号。

    犹豫再三,终于在两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他开启了发报机,发出了一封简短的电报,没有目的,没有内容,他只是刻意的拖延时间。

    杨怀德上钩了,信号的再次出现让他兴奋不已,他确定今晚的行动一定不会失败。

    魏东仁为了这个突然出现的信号,立即命令孙金诚停止三点的抓捕行动。

    一切又回到政保局,似乎是一句玩笑话,但杨怀德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嘴里咀嚼糕点的速度慢了下来,杨怀德抓起两份信号记录反复的对比,眉头始终紧皱。

    最终,杨怀德扔下记录,奔向魏东仁的办公室。

    “杨处长....”谭运林迅速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子看着冲上来的杨怀德,惊呼道。

    “局座在休息....”谭运林挡在杨怀德身前,他可不敢随便就把杨怀德放进去,魏东仁好不容易想休息一会。

    “外面是怀德?进来吧.....”办公室之中传来喃喃的声音,可以听出魏东仁的确是在休息之中,声音都变得与白天不一样,可以说是有些无力吧。

    瞧了一眼谭运林,杨怀德推门而入。

    “局座,事情不对。”杨怀德气喘吁吁的说,他本来就胖,一爬楼就喘,更何况是跑上楼。

    “哪里不对?”魏东仁喃声问道,他真的有些困了。

    “第二份电报信号不对,对方似乎已经知道我们在监视他,他们在拖延时间......”杨怀德快速的组织语言,将自己的分析道出。

    魏东仁睡意全无,猛地站起身,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