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黎明之前
    魏东仁盯着门口。

    杨怀德诧的回头,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谁还会来。

    “局座,杨处长....”祝镇西手中拿着文件纸张,疾步而来。

    他是政保局情报处一科科长,政保局之中老牌科长,资历可以与沈治棠相比较,孙金诚带人外出,基本都是带着三科和四科的人,一科和二科都是留在局内,而留在局内,又是以一科科长祝镇西为主要负责人。

    杨怀德知道该来的总会来。

    魏东仁心中有了不妙的感觉,看了一眼杨怀德,他希望祝镇西能够带来好消息。

    “局座,这是第二份电报的内容。”将纸张递给魏东仁,杨怀德从祝镇西的脸上看不出什么。

    果然,正中了杨怀德刚才的话,第二份电报没有内容,只是一组无用的密码信号,杂乱无章。

    “立即实施抓捕!”魏东仁沉着脸对将纸张按在办公桌上,拿起电话拨出去。

    电话那头的孙金诚看了看时间,三点四十五,又磨蹭了快一个小时,终于行动了,不知怎么的,这一次他竟然比先前有些紧张,是等待的原因么?

    “处座!”乔四看着孙金诚问道。

    孙金诚亲自拨通了马思鸣的电话,只说了两个字“行动”。

    没有丝毫的等待,命令一道道的传下去,乔四替孙金诚微微掀起窗帘,可以看出四处原本空无的街道之上,多了很多在黑夜之中疾行的人。

    徐满谦靠在墙边,手中的烟始终夹着,他不敢点燃,生怕暴露自己的位置,街上的动静他听的一清二楚。

    “还没有来?”政保局行动处目标正对的民房之中,中年男子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他的心跳在这个时候迅速的加速,摸出烟盒之中的烟,点燃,深吸一口,焦油和尼古丁的燃烧,让他缓解自身的压力。

    将烟盒从窗口扔出,他不知道情报会不会传出去,也许会胎死腹中吧,希望接头人能够安全,他已经拼命耗了这么多时间了。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可惜没有带枪,要不然他也能鸣枪警示。

    将烟头踩灭,把鞋子扔进池水之中,赤着脚走进内屋,躺在床上,身子是侧着对着墙,背对着房门的。

    行动处的人已经全部集结在这所房屋周围,只能马思鸣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进去。

    距离这所民房不远的地方,情报处的人和行动处的外勤做成了二道防线,防止有人逃匿。

    “你看,我就说有大行动吧!”某个角落之中,曹四毛得意的向曲小耿说道。

    “曹哥,你可真神了....”

    “那可不是吹的,神仙打架,我们就不参与了,来一根?”曹四毛掏出烟盒,里面空空如也,曲小耿知道,这烟又得他出。

    曹四毛烟瘾大的很,但他值夜班的时候,带来的烟盒之中从来没有超过五根烟,前半夜还好,省一省他还能保证自己的量,可到了后半夜,就是在吸曲小耿的血。

    曲小耿听别人说,以前和曹四毛搭档值夜班的前辈,巡逻半年之后神奇的把几十年的老烟瘾给戒了。

    刚点上烟,曹四毛只觉得嘴里叼的烟凭空消失了,将烟扔在地下踩灭,乔四带人将两人拎走。

    “处座,里面没动静!”沈治棠低声道。

    “抓!”马思鸣的眼神在黑夜之中变得阴鸷起来,希望不要有什么意外。

    今晚他已经等得太久了,这个行动他等了太久了。

    破门而入,四下无人,周定虎带人直接踢开了里面的房门,只见中年男子此时正在呼呼大睡。

    揪起男子,周定虎眉头一皱,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意外。

    这次行动之前,他们就不知道要抓的人姓甚名谁,只是按照孙金诚和马思鸣的布置行事,直到亲手抓到此人,他才知道这人是谁。

    “处座!”看着马思鸣,周定虎的神情有些复杂,心情也复杂。

    “怎么?觉得不可思议?”马思鸣笑问道。

    周定虎点了点头,从马思鸣的笑语和反问之中,他知道马思鸣早就知道此人是谁了,瞒的他好苦。

    “你们干什么?我可是守法良民!”中年男子在行动处大汉扭送之中,不断的挣扎着。

    刚才还没完全醒过来,睡得朦朦胧胧的,还以为在做梦呢,现在他才完全反应过来。

    民房周围剧烈的声音引起了周边住户的警觉,有的人迅速点灯,开窗一扫,立即将窗户闭上;有的人还以为在做梦呢!

    “你们这是私扰民宅,我要去市政府告你们!”中年男子光着脚被人架出来,他依旧冲着行动处的人叫嚣道,他知道他不能这么不声不吭被人抓走,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提醒接头人,同时也在向外界传递信号,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有方法来保护自己。

    比他们先一步走出屋子的是沈治棠,刚才他就将这个房子探查了一遍。

    “处座,家中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情况,除了一双被水泡过的鞋子。”立刻有人拎出中年男子“睡觉”之前扔入水池的破旧皮鞋,摆在马思鸣的面前。

    “你们这样是不对的,我要去告你们,我可告诉你们在江城我也是有朋友的。”中年男子被左右夹着,但依旧字正腔圆的说。

    屋里传出的声音,马思鸣听得一清二楚,沈治棠心思缜密无比,虽然只是简单的查探了一遍,但应该不会错,只不过马思鸣还需要更加细致的报告。

    “继续清查,包括这附近,绝不放任何的蛛丝马迹。”马思鸣叮嘱道,沈治棠眉头稍微一皱,这是马思鸣不相信他的话,但命令总归是命令,作为跟在马思鸣身边的老人,他知道该怎么做。

    直到被拉倒房屋外,看到马思鸣抱臂站在外面,他的脸色才细微的变了变,看来他猜测的不错,政保局早就盯上了他,今晚的这一切都是政保局的做的局,目的就是自己,以及和他接头的同志,稍纵即逝的脸色变化,在黑夜之中,马思鸣并没有能捕捉到。

    “马处长,咱们可是认识,你们这是干什么?”

    黑夜中的马思鸣,站在昏暗的灯光下,裂开嘴,笑道:“潘老师,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