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中庸
    “一定是中统,肯定是中统干的。”杨怀德突如其来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了起来。

    潘志诚是中统,那这件事情就是中统干的?

    从孙金诚的角度来看,要是非要这么说,那就十分的滑稽了。

    但孙金诚又不得不认同杨怀德的话,作为一名职业情报人员,他对任何的线索都不会放过,对任何事物产生怀疑,然后去探查,直到最后确定,才是他的工作。

    “怀德,有线索?”孙金诚侧头看着沙发上的杨怀德问道。

    杨怀德目光流动,这件事情和他有关系,但他不能将他猜测的告诉孙金诚,这是政保局的规矩,他不想做这么破坏规矩者。

    梅靖江也好奇杨怀德的猜测,但他和杨怀德关系一般,现在这里坐着的,除了孙金诚和马思鸣可以直接了当的问这些话,还有谁能问?

    倘若梅靖江不知轻重的问出了口,那后果会是这样的?

    所以,梅靖江只能等。

    瞥了一眼孙金诚,马思鸣知道孙金诚有些着急了,他清楚,孙金诚这一次可是负责监视漕帮和彭彪的,现在人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他能不负责?

    就算他不想负责,吉高志会放过他?

    他当然得负责,孙金诚清楚自己在这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所以刚才他迫不及待的问杨怀德的根据是什么。

    目光扫视在四周,最后还是落在杨怀德的身上,孙金诚觉得杨怀德可能是知道什么。

    心中叹了口气,可惜,杨怀德什么都不会说,除非魏东仁和吉高志命令,但他们会么?孙金诚陷入了沉思之中。

    杨怀德打着哈欠,有些困意,刚才想的的确不错,但已经出事情了,而且是根本没有办法去挽回的事情,就算知道物资是中统干的、人也是中统安排走的,那又能怎么办?

    依照政保局一向的规矩,无非就是追查,但能查出来么?

    一切都是未知之数,杨怀德有些累了。

    自从吉高志来了政保局之后,政保局的一切形势变得很快,原本田木信一担任局长,魏东仁主持大小事物的时候,他活的多开心,多自在?

    慢慢的,靠在沙发上,说起来他只是一个高技术的,何必参与那么多?

    杨怀德其实从没想到江城的抗日组织已经这么嚣张,尤其是这一次使用电报干扰他、令他一直精神紧绷的人,他很有兴趣。

    就像一个剑客和棋手一般。

    剑客遇到了与自己实力相当的人,从来都是敢于亮剑,狭路相逢勇者胜。

    同样,棋逢对手,是棋手的苛求。

    杨怀德作为电讯处处长,一名搞技术出身的人,他同样对他的对手有着苛求。

    闭上眼睛,杨怀德心中对这个人的想法总是挥之不去。

    其实,政保局之中除了杨怀德对此人有兴趣,孙金诚同样对这个人比较好奇,他搞情报这么多年,没想到对方竟然能用一封无用的电报,折腾了他们很长时间。

    在孙金诚心中,情报人员有很多种,像这种能够接触到发报层面的,几乎都是高级情报员。

    当然,他心中对这些高级情报员也分为三六九等等,诸如专门发报不懂破译的、专门破译不懂发报的,这种都是单一的,最可怕的就是两者都精通的,尤其是那一种自带特色的发报方式,往往让人捉摸不透。

    就像情报处一直跟踪的军统江城站的发报信号,他们已掌握了很多人的不同的发报方式,简单的说一封电报的发出,他们能够判断出这封电报是谁发出的,因为每个人的指法和习惯都不同。

    孙金诚没有像杨怀德那般,将这个人视为技术上的对手,他所想的是,此人的真实身份以及在江城的掩护身份,相对于杨怀德一心盯技术来说,他觉得这个才是最刺激的。

    一条大鱼的落网,往往能省去很多的情报时间和省去更多的精力,若是对方肯合作的话。

    当然,对方不合作也没有关系,这种单线联系的方式,一旦最上面的一头出了问题,那下面就可能会像没头苍蝇一样,久而久之,就会不攻自破。

    本来就是大半夜的,吉高志和魏东仁以及韩无为没来之前,他们还能忍一会,可着时间一长,一个个的烟瘾都犯了。

    “老杨,你这是多久没休息了。”韩无为递了根烟给杨怀德,看着打哈欠的杨怀德笑道,他主动递烟给杨怀德,为了更好的接近他,当然这件事情要显得不那么的突兀。

    杨怀德属于那种不常抽烟的人,他认为抽烟会让他们的感官变得鼻塞。

    在大家都吸烟的时候,顾春华选择了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他是不吸烟的,也可以说是极少吸烟的,尤其是人到中年之后,茶成了他的最爱。

    “休息?你看我最近像是休息过么?”杨怀德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点上烟,呛了一口道。

    “老杨,能者多劳嘛,局座和魏局信任你,我们怕是求都求不来的。”孙金诚抽着烟,烟雾往上升着,掩盖着他的表情,插话道。

    “谁还求着干活啊?这不是犯贱嘛.....”杨怀德大大咧咧的说道,又小吸了一口烟。

    “我看啊,要是没有娄处长,老杨你估计还要再熬上个三天三夜,知足吧。”马思鸣左臂托着右手,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鼻孔之中冒出青烟,笑道。

    “这话可不对。”娄耀辉佝偻的身子板挺了挺,夹着烟的手赶紧摆着说。

    “怎么不对了?”马思鸣疑惑道,同样杨怀德也疑惑,他还没反应过来马思鸣说的是什么意思。

    娄耀辉心中崩腾过无数的飞马,你们说你们的,干嘛扯到我身上?马思鸣也是烧包,没事乱扯。

    “这可是局座英明决定的,我就是跑跑腿,谈不上如何如何,老杨要感谢还是感谢局座吧。”娄耀辉郁闷的说道,深吸了一口烟,闭上嘴,不再言语。

    马思鸣遮掩在烟雾之后的表情一怔,看向娄耀辉的眼神之中带着复杂。

    梅靖江扫了一眼娄耀辉,心中觉得好笑,原来开会的的时候,娄耀辉可不是这样没有斗志的,当然梅靖江知道为什么娄耀辉会变成现在这样。

    众人死气沉沉的样子和无动于衷的话,让孙金诚骨子的高傲变得有些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