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找准方向
    顾卫林没有着急离去,追查彭彪的事情由马思鸣接手了,这是最好不过的,本来就不应该是顾卫林做这个急先锋,只不过吉高志安排如此罢了。

    与顾春华不同,骆逸林没有被潘志诚赶出来。

    虽然两人都是医生,但身上的气质不一样,给人的感受也不同。

    顾春华属于那种已经被浊气给污染了的人,而骆逸林还没有。

    所以,潘志诚很容易就和骆逸林聊起来了。

    魏东仁站在监听房之中,听着两人的对话,顾卫林和孙金诚站在一旁看着,可以清楚的看见骆逸林再给潘志诚做检查。

    “你着手上的老茧不少啊!”骆逸林看着潘志诚的张开的手掌,端详道。

    “都是磨出来的,你这手以前是不是被人砸过?骨头摸起来像是有问题。”

    骆逸林不是专业全能的医生,但是一些基本的东西,他还是有所涉及的,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绝对不是个善茬。

    “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潘志诚同样也在看着骆逸林,这是个真的医生,身上没有那股子污浊之气,而且眼神之中有些看不出来,但又值得去相信他的那种纯洁。

    的确,潘志诚身上的伤不少,别看他是江城师范的老师,但他以前也同样是漕帮赫赫有名的军师,彭彪的左膀右臂。

    白天学校教书,晚上漕帮夺地盘,过着别样的人生,要是没点经历,会被中统看上?

    “疼么?”骆逸林举起潘志诚的胳膊,往后用力的拉了拉,问道。

    潘志诚摇了摇头,并无大碍。

    “你怎么敢这个时间点到这里来?”潘志诚知道现在他和眼前这个医生的对话会被人监听,但他无所谓。

    “都是些土匪一样的人,活在当下,还有自己能选择的权利么?”骆逸林的话说的比较委婉,没有直呼汉奸走狗已经给正在监听的魏东仁留足了面子了。

    顾卫林担心骆逸林单纯,被里面的潘志诚将话套住,那样就不好了。

    “说的也是,我也和你一样。”潘志诚笑道,这个医生说话还真谨慎。

    说好听一点是谨慎,说不好听就是窝囊,属于那种不敢怒不敢言的,什么事情都打着哈哈,委曲求全。

    “我们可不一样,你是大半夜还有人帮你看病,我是被人揪出被窝,来为你看病。”骆逸林淡淡的说道,简单的一句话,道出了两人表面上的不同。

    至于实质上的不同,恐怕两人都不知道。

    这是潘志诚被抓之后,顾卫林第一次见到,梅靖江当初的话还在耳边盘旋:只要是真心抗日的人,都值得去帮助,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站在魏东仁的身后,顾卫林知道眼前这位心中恐怕已经十分的焦急了,潘志诚显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要不然魏东仁也不会亲自在这里做这些“无用功”。

    顾卫林知道魏东仁的做法,无非是想从心理上攻破潘志诚,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顺利。

    姜文青曾经说过,每个潜伏人员都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但同样也都有一丝一攻就破的弱点,毕竟人无完人。

    姜文青也要求顾卫林将自己的弱点全部隐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但顾卫林觉得与其藏起来,不如无限放大,放大到人人皆知,这样别人也就不会想法设法的去找。

    “可以将上衣脱了么?”骆逸林问道,他的语气让人听起来很舒服,不是那种要求你做什么,而是一种询问。

    潘志诚没有犹豫,将衣服脱掉,背上的刀疤和结实的肌肉袒露在骆逸林面前。

    骆逸林愣了愣,在车上他听顾卫林说过潘志诚的情况,没想到一个大学老师,竟然有这么多的经历。

    “你这伤疤没当初没有处理好啊,现在一到下雨天是不是后背隐隐作痛?”

    潘志诚点了点头,骆逸林说的不错,这是当年为彭彪争夺帮主之位的时候,留下的。

    骆逸林检查的很仔细,没有一丝敷衍的味道在里面,这是骆逸林作为一名医生最基本的行操。

    等潘志诚穿上衣服,骆逸林才说道:“没什么大问题,要是不放心的话,最好去医院检查才好,这里只能看看大概罢了。”

    潘志诚点了点头,要是能出去,他还用在这里?

    “医生,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骆逸林看着了一眼手表,笑道:“已经四点多了,快天亮了。”

    潘志诚心中一怔,现在还是凌晨,自己也是凌晨被抓,到现在正好一天一夜?

    “谢谢!”

    “不客气!”骆逸林离开审讯室,魏东仁亲自感谢骆逸林,并请顾卫林送他回去。

    “孙处长,看到了么?”

    “看到什么?”

    “潘志诚没有任何的毛病,他去杰克逊诊所只是幌子,可能,杰克逊诊所之中不止他一个抗日分子。”魏东仁缓缓的说道,到底他还是这样认为,并且更加的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魏局,这么说要将那些人重新监视?”孙金诚明白了魏东仁的意思,但还是问道。

    “是的,必须全部重新监视,一个都不能放过。”魏东仁仿佛是发现了前面有一条大鱼在向他招手,只要去摸过去,一定能有所收获。

    “这件事情你从思鸣的手上接过来,我不希望这次的监视再出什么事情。”魏东仁一语双关道。

    孙金诚岂能不明白魏东仁的意思,使劲的点着头。

    “那小顾?”在魏东仁转身向审讯室走去的时候,孙金诚突然问道,顾卫林也是当时在杰克逊诊所的人之一,按照魏东仁的话,那岂不是连顾卫林也一起监视起来?这件事情他需要请示一下魏东仁,免得日后出了事情,闹起来就不好了,顾卫林身后毕竟站着吉高志这尊大佛。

    魏东仁似乎也在思索,最终说道:“一个不列外,全部查。”

    “是,魏局!”有魏东仁的话在先,孙金诚就好安排这些事情了。

    顾卫林此时还不知道,他将再次被盯上。

    “你觉得他们恶心?”

    “不是他们,是你们!”骆逸林回来的时候做的是副驾驶,一路之上他都为这些虚伪的人感到恶心。

    “好,是我们,你自己别人恶心之人恶心到就好,惠仁医院也不是什么安全之地,你小心。”顾卫林提醒道。

    “不用你提醒,我很好,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关上车门,骆逸林扭头就走,顾卫林来不及说什么,他也希望以后不把骆逸林牵扯进来。

    顾卫林看着骆逸林走进房子才启动车之离开,等他再回到政保局的时候,东方已经渐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