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深
    潘志诚知道这是一个坑,但他不得不去跳。

    监听房之中的孙金诚看了一眼顾卫林,魏东仁不喜欢用刑,喜欢攻心,正如现在这样,他成功的扰乱了潘志诚的心。

    魏东仁目光直射潘志诚,他在脑海之中不断的盘算着潘志诚话里话外的“真实性”。

    他知道潘志诚在他的攻击之下肯定会妥协,但没想到他妥协的如此干脆,干脆到他开始怀疑这种妥协的真实性。

    一个手势,孙金诚赶紧放下监听器,看了一眼马思鸣,马思鸣知道,这个时候需要他了,顾卫林跟着马思鸣出了监听房。

    “魏局....”

    “安排他们父子见面!”魏东仁简单的说道。

    马思鸣会意,立刻吩咐行动人员去安排见面的地方。

    “卫林,你觉得潘志诚像中统么?”见马思鸣在安排事情,魏东仁看着顾卫林问道,其实他很确定潘志诚就是中统,问这句话,就是希望能得到一个可定的回答,哪怕只是一个安慰。

    顾卫林很警惕,魏东仁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问题,但他却不能随便回答。

    任何一个人,任何一句话的出口,都需要经过大脑的思考,随嘴蹦出来的话,往往可信度很低,当然也会增加话语之中的漏洞,和魏东仁这样的人对话,顾卫林需要慎之又慎。

    倒不是说顾卫林作为一个潜伏的情报人员要把自己搞的和神经质一样,但至少该有的警惕和说话的分寸要有。

    顾卫林笑道:“魏局,您知道,我这也没接触过,实在是判断不出来。”

    魏东仁瞥了一眼顾卫林,这小子说话什么时候开始也推三阻四,变得模棱两可了

    难道是在吉高志身边待久了?

    但魏东仁可没见吉高志对中国人说话什么时候客气过。

    见魏东仁的目光射过来,顾卫林又说:“魏局,甭管这潘志诚是不是中统,现在总归在我们手里不是,总比军统和地下党没影没踪好。”

    魏东仁得承认这一点,确实如此,好歹现在还有个人在手上,这也算一丝安慰吧。

    “怎么,局座让你跟着思鸣?”

    顾卫林点了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小子怕是要被调到政保局来啊,日本人不会让经济检查科长时间掌握在一个中国人手中的。”魏东仁略有深意的笑着说。

    “这不可能吧!”顾卫林尴尬的笑道,魏东仁的话点醒了,吉高志难道真的只是让自己协助马思鸣追捕彭彪那么简单?

    “现在的不可能,以后就是可能了。”

    “希望如此吧!”顾卫林摸出烟,表现出一个人该有的深思和局促不安,魏东仁的话虽然不是命令,但至少代表着一种说法,若是顾卫林表现的太过正常,岂不是不正常?

    帮魏东仁点上烟,顾卫林自己深吸一口气,瞧着顾卫林若有心事的样子,魏东仁就觉得顾卫林还需要打磨打磨,这件事情若是放在魏东仁身上,那魏东仁绝对会表现的平静如水。

    “魏局....”

    马思鸣回来了,是快步而来,在魏东仁耳边说了几句话,魏东仁挥了挥用夹着烟的手,示意马思鸣带人走。

    顾卫林看的清楚,潘志诚是被蒙着眼睛带出来的,在政保局一个独立的审讯房间之中,与他的老父亲见面。

    “爹,他们伤了你没有?”潘志诚跑到老父亲身边,上下左右的看着老父亲,问道。

    从监听器之中,顾卫林坐在沙发上,可以清楚的听见隔壁房间的对话。

    隔壁是潘志诚与父亲的见面,而这边,却是魏东仁、孙金诚、马思鸣、杨怀德以及顾卫林在监听。

    “怀德,这批设备好用嘛?”魏东仁摸着监听设备,这和审讯室之中的监听设备截然不同。

    “好用的很,简单方便。”杨怀德直截了当的说。

    “没有,没有,我好的很,听说你投靠日本人了?”潘老爷子的目光直射潘志诚,完全没有了当初和魏东仁对话之时的萎靡之像,对潘志诚的话算不上质问,却能听得出语气之中的不快。

    潘志诚知道,他们此时的对话一定有人在监听,政保局的人哪有这么好心?

    摇了摇头,潘志诚没有说话。

    “你倒是说话啊,到底有没有?”潘老爷子有些急躁,看着半跪在自己膝下的潘志诚急道。

    “没有,我怎么会投靠日本人,怎么会为日本人办事?”潘志诚坚定的说道。

    “好,好,那就好,那为父放心了,也能和全村的父老乡亲交代了。”揽过潘志诚的后脑勺,让潘志诚靠在自己的身上,潘老爷子目光如炬,心中在盘算着。

    “魏局,要阻止他们么?”马思鸣问道。

    “不用,让他们说,真情流露,好一对父子情深。”魏东仁面无表情的说。

    顾卫林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还会说什么,潘志诚可能什么都不会说,但潘老爷子会什么都不问么?

    “我托你那个同事带给你的话,你收到了么?”潘老爷子问。

    潘志诚点了点头,他不愿意自己的老父亲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跟着自己受罪。

    “爹,别说了,我会好好的。”

    “让我说完。”潘老爷子坚持道。

    “儿啊,小鬼子前些天又进了村,你三婶家的闺女和鸡都没了,还有村头老张家的媳妇,还有田寡妇,还有......”潘老爷子如数家珍一般的,将这些日子发生在自家周围的情况都一一告诉潘志诚。

    潘志诚听得清楚,同样隔壁房间之中监听的人也听的一清二楚。

    一时之间,大家都有些沉默。

    “魏局,我出去抽根烟。”顾卫林率先打破沉默道。

    “我也去....”杨怀德跟着顾卫林后面,出了房间。

    “爹,您别说了,我都知道.....”

    “儿啊,你记住,咱们就是让小鬼子千刀万剐了,都不能把脊背给弄折了。”说道最后,潘老爷子有些厉声。

    “站起来,你站起来,像个男子汉一般,你是咱全村的骄傲,离开的时候堂堂正正,将来就算死了回去,也要堂堂正正.....”

    老父亲的一句句话像针一样扎在潘志诚的心上,他不能告诉老父亲他的身份,他也不想老父亲再为他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