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交代
    顾卫林和杨怀德躲在楼梯的尽头吸烟。

    顾卫林不想再听下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看着同在一起吸烟的杨怀德,顾卫林和他不熟,但看着杨怀德,这个政保局的技术达人,应该是个很好交流的人。

    顾卫林猜不透杨怀德现在的心思,他也不能去问,或许,等他们成为真正的烟友的那一天,顾卫林能够去试探性的问一些越线的话。

    魏东仁看似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实则耳目清醒,潘志诚和他父亲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哼,冥顽不化....”对于潘志诚父亲的话,孙金诚很不屑的说。

    “孙处长,站着死和跪着生,你选什么?”马思鸣瞥了一眼孙金诚,故意问道,他还是改不了恶心孙金诚的习惯,虽然自然吉高志来了之后,他们的合作变得更加多,但他们之间依旧有矛盾。

    “你....”孙金诚一时之间语塞,马思鸣的话还真把他问倒了。

    按照潘志诚父亲的话,那整个政保局的人都算什么?

    同样,马思鸣的质问又是什么意思?

    他马思鸣怎么有脸问自己这样的话,难道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马处长,请你最好认识清楚自己的身份再来和我说这样的话。”孙金诚反击道。

    似乎吉高志成了局长,魏东仁转正的希望没有之后,孙金诚和马思鸣在魏东仁面前越来越有些放肆,其实也不能说放肆,最少没了从前那股阳奉阴违的“尊敬”。

    “孙处长生什么气,跪着生怎么说也是生,死了一无所有,有什么价值?”马思鸣淡淡的说,这一番话,直接戳破了大家的遮羞布。

    “你....”

    “好了,争什么争,这都什么时候了?站着死也好,跪着生也罢,别人的选择咱们不能干预,管好自己就行了。”魏东仁睁开眼睛,孙金诚和马思鸣如麻雀般叽叽喳喳的对话,让他听着难受。

    一时之间,房间之中再次沉默下来,只有监听器之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对话声。

    老父亲的话说的没错,自己要堂堂正正的回去,可是怎么堂堂正正的回去?

    现在外界对他的看法是怎么样的,潘志诚完全不知道。

    这件事情的原委是什么?

    真的有人清楚?

    潘志诚自己都不清楚其中很多事情,他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罢了。

    同样,他也只知道自己这个环节之中的事情,对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

    “爹,我知道该怎么做。”潘志诚的江城话很浓重,如此这样说,有点像个委屈的孩子。

    潘老爷子点了点头,他知道潘志诚不会骗他的。

    “儿啊,爹在这里是不是给你增加负担了?”

    “没有,爹,没有....”潘志诚摇头道。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见过猪跑?潘老爷子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从他被带来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儿,你放心,爹不会拖你的后腿的。”潘老爷子说道。

    话音未落,房间的门一把被推开,马思鸣和孙金诚几乎是冲进来的。

    要是让潘志诚他爹死在政保局,那潘志诚会和魏东仁合作?

    魏东仁多么精明的人,他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监听器之中传来的声音,让他立刻下定决心,决定阻止他们父子二人的对话。

    这才有了马思鸣和孙金诚破门而入,顾卫林和杨怀德听到声音同样冲了过来。

    魏东仁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将潘老爷子带走,潘志诚几乎是冲了上来想要和魏东仁拼命。

    “你们想干嘛?”潘志诚质问道。

    “潘老师,为了您父亲的安全和您与我们合作的顺利,还请您不要激动,我只是请老爷子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等我们合作顺利,再让你们见面。”魏东仁挡住潘志诚解释道。

    看着老父亲被带走的背影,潘志诚咬着牙,点了点头,现在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和魏东仁合作。

    “潘老师,若是您早就和我合作,何必麻烦老爷子呢?”魏东仁笑道,又摆了摆手,潘志诚决定和他合作,那他自然要和潘志诚详谈一番。

    整个房间之中只留下了魏东仁和潘志诚,其余人全部退出房间,孙金诚和马思鸣逮到机会,各自抽了支烟。

    顾卫林很想知道潘志诚会如何与魏东仁交代,如果潘志诚将中统的情报人员和盘托出,那么江城中统系统将可能会被政保局一网打尽。

    虽有着不同的信仰,但顾卫林始终牢记梅靖江的话,团结、帮助一切可以团结的抗日志士,潘志诚属于应该帮助的对象。

    顾卫林想要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可是,怎么才能传出去呢?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么?

    纵观这些之中,一旦出了事情,自己虽然深的吉高志信任,但却也是最值得怀疑,顾卫林的思想在做着斗争。

    楼道的走廊之中只有四人的身影,这里属于政保局的审讯区域,一般出了行动人员,不会有人过来,顾卫林踱步在楼道之中。

    “卫林,有心事?”孙金诚见顾卫林来回走动,抽完烟的他问道。

    “没有....”顾卫林下意识的否认道,但孙金诚显然不相信,他只好又说道:“再想彭彪会跑到哪里去?一个大活人,并且是全家,怎么就可能无缘无故、没声没响的消失了呢?”

    “这事儿那你还真问道点子上了,我派人监视这么久,也没发现什么蹊跷的地方,你说怪不怪?”顾卫林这话一起头,弄得孙金诚也跟着叹气。

    “你们说,这件事情真的只是中统干的?”不声不响的杨怀德突然说道。

    “老杨,你什么意思?”马思鸣将烟头踩灭,从背后过来,反问道。

    “没什么,总是有些地方想不通,我最近有些执着于中统的发报信号了。”杨怀德皱着眉头,摆了摆手说。

    “那你可好好调整一下,卫林,等这边结束,下午你和我再去一趟漕帮。”马思鸣看着杨怀德关切道,之后又朝着顾卫林说。

    顾卫林点了点头,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房间之内的情况如何,他还不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