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难(求月票)
    魏东仁在混淆视听,想凭借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扭转这件事情的本质。

    潘志诚会上当?他自然不会上当,因为就算是被放弃,被当做诱饵,那又如何?

    抗日一日不成功,那便总会有牺牲,虽比不上前线的将士们,但潘志诚在敌人窝里也不怂。

    饶使你魏东仁在怎么工于心计,说的在怎么天花乱坠,也不能动摇潘志诚抗日的决心。

    若是魏东仁刚才不说这一番话还好,这么一说,反而让潘志诚看开了。

    大丈夫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潘志诚不敢问于泰山,但比鸿毛稍重,便值得到此人间一趟。

    只是,自己最牵挂的老父亲还在,他心中放不下,只希望若真到了那一步,他只能期望政保局这群人能够有些良知。

    “仔细想想,觉得我说的是否有道理?”魏东仁问道。

    潘志诚皱着眉头,一副惊慌又悔恨的样子,咬牙切齿道:“不会的。”

    “还在坚持你的所谓的忠于领袖,为了革命和抗日而奋斗的终身的理想和目标?你不觉得可笑么?”魏东仁反讥道。

    “魏局长,别忘了,当初你可也是党国培养过的人,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潘志诚斜视魏东仁,淡淡的问道。

    魏东仁冷哼一声,他不想在这个问题过分的纠结,便转移话题,说道:“潘老师,还是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我不希望我们的合作最终以一种不越快的方式结束。”

    “魏局长,能让我再见见我父亲么?”潘志诚提出了要求。

    魏东仁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笑道:“没问题,只要潘老师和我合作,这都不是事,只不过潘老师是不是该拿出自己的诚意来?”

    魏东仁此时怎么敢让潘志诚见他的父亲?

    刚才孙金诚匆忙来汇报的话还回旋在他的耳中。

    那老头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如何能让潘志诚见。

    话再说回潘志诚父亲被带到单独的房间之中的时候,老爷子还是如来的时候那般,不吱声、任由行动人员摆弄。

    几个站在走廊里的人也没注意,谁也没想到老爷子静坐一会之后,竟然趁着看管人员不注意,一头撞向了房间的墙壁之上,本来身子骨就不好,这一撞,头破血流,没过多久就一命呜呼。

    老爷子这一招可谓是一了百了,但却惊吓到了孙金诚和马思鸣,当然杨怀德和顾卫林也同样震惊。

    顾卫林不敢相信,这么一位老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

    顾卫林只觉得震撼,有多少人能做到如此?

    扪心自问,顾卫林或许会犹豫,政保局这一群人就更不用说了,压根就没想过。

    常有人说面对生死已经看淡,但真的到了面对生死的时候,却又害怕的像个孩子。

    顾卫林终于知道为什么潘老爷子总是问潘志诚,是不是自己拖累了他,原来,老爷子早就打算了好了。

    顾卫林不知道潘志诚知道这个消息会怎么办,他料定魏东仁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潘志诚,从孙金诚出来时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瞒得了一时,瞒不住一世,潘志诚迟早会发现的,那后面魏东仁该如何处理?

    顾卫林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无能为力!

    到底是位卑权弱,很多时候说不上话,也不敢表现的太放肆,否则变了成“出头鸟”,被人一枪打下来就不妙了。

    “见过我父亲,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潘志诚盯着魏东仁,此刻的他已经决定好了,再见自己的老父亲最后一面,剩下的事情,不论如何,也不是他该去考虑的,该像个男人一样,要个痛快。

    他的话说的很明确,只有再让他见一次老爷子,才肯说,可是魏东仁到哪里去找人让他见?现在他有些后悔,后悔的是要是那老头迟一步死多好。

    魏东仁只好摇摇头,无奈的笑道:“潘老师,我是讲诚信的人,我们先前可是说好的,我已经让你见过老爷子,可你现在....我看不到你的诚意。”

    “诚信?诚意?有么?”潘志诚看着魏东仁反问道。

    魏东仁面色难堪,潘志诚真是个难缠的家伙,而且这家伙嘴里完全没有一句实话,魏东仁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自然不肯罢休。

    这个时候,孙金诚再次敲门进入,同上次一样,脸色难看。

    魏东仁听了孙金诚的汇报,脸色突变,比他知道潘志诚父亲撞死的消息还要难以接受。

    “派人看好他!”魏东仁离开之前,对着身边的孙金诚嘱咐道,当然,他还有言外之意,就是不要让潘志诚也和他的父亲一样,更有一层意思则是不许任何人接触潘志诚。

    孙金诚亲自守在房间之中,里外都有行动人员,绝不会潘志诚有任何的异动,当然也不会有人能够接触到潘志诚。

    潘志诚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魏东仁如此的惊慌失措。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记者都疯了么?”一边走着,魏东仁一边冲着跟在自己身边的马思鸣问,杨怀德趁机回了办公室,顾卫林则是跟在魏东仁身边。

    马思鸣也也不知道为什么政保局外面会汇集这么多的记者,他们是从哪里的得到的风声,目的又是什么。

    为什么昨天早上没有任何的动静,到了今天上午,事情就好像发生了一个转折一般。

    “不知道?局座怎么说?”魏东仁上楼之前,特意顿了一下,问道。

    “局座让您赶紧去他的办公室,本来皇军的物资被转移的事情还没有人知道,现在一弄,满城风雨。听说这一次事情的背后有江城师范和铁血青年会身影。”马思鸣低声说道。

    魏东仁点了点头,转身上楼,吉高志在等着他,本来吉高志就因为物资被转移的事情烦恼的很,现在又闹出事情让他难堪,这不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嘛。

    所以,魏东仁显得谨慎的很,万一吉高志不开心了,拿他开刀怎么办?

    看着魏东仁消失在楼梯上的背影,顾卫林舒了一口气,同时他心中也在想,是谁招来的这些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