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二百零一章 折腾
    看着侯大光兴奋的劲头,孙金诚忍不住笑道:“老吴,你看你们警察局还要不要守大狱的,把老侯弄回去,省的在这里折磨他。”

    吴自荣哈哈一笑,这件事情他还真能做得了主,无非是花两钱去市政府走走关系罢了。

    “这可要看老侯愿不愿意了。”吴自荣没有反对孙金诚说的话,同样,也没有下决定,而是将皮球踢走。

    “有什么不愿意的?在哪里看大狱?”孙金诚笑道。

    “孙处,这可不一样,不管怎么说,侯哥在江心洲怎么说也是个处级干部,到了警察局的大狱那可就是个科级干部了。”顾卫林补充道,这话由他来说最合适,要是吴自荣将这话说出来,就有点揶揄孙金诚的味道,让人看起来像是他故意给孙金诚挖了个坑一样。

    当然,就他们三个,加个开船的,吴自荣说了也没人会在意,但顾卫林会做人,由他说最好。

    “呦,这我倒是忘了。”孙金诚哈哈一笑,拍着额头说。

    “所以说嘛,老侯还是在这里当他的土皇帝好了。”吴自荣将烟头扔到江里,咧嘴笑道。

    两句话的功夫,船就靠岸了,顾卫林最后一个下船。

    “瞧瞧你们,一个个的,油光满面,再看看我....”侯大光双手一摊,看着三人,像个怨妇一般抱怨了起来。

    “老侯,你这山高皇帝远的,没人打扰你多好,清净啊,不像我们,不仅要防着身边人,还要担心日本人,这日子过得提醒吊胆的。”孙金诚四张望着,与上次相比,江心洲又变化了很多。

    “老侯,你这是干嘛呢?”吴自荣指着远处问道。

    顺着吴自荣指的方向,顾卫林只看到远处的茅草之中,人头攒动,而且周围三步一岗,所有的狱警看起来都是荷枪实弹。

    “给他们放松放松,免得在里面只吃不做,有的人长的比我都胖了。”侯大光看着远处自己的弄出来的杰作,颇为自豪的介绍道。

    “看到没,这一片都是他们整理出来的。”指着前面的平地,侯大光笑道。

    确实,江心洲变化了不少,顾卫林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有很多地方都经过修葺,但还是有很多杂草和乱石,这一次来,明显少了很多。

    “老侯,这群人这么容易听你使唤?”吴自荣作为警察局局长,他也知道这里关押的都是什么人。

    孙金诚也大致知道这里关押了那些人,毕竟政保局有时候也把人往这里送。

    “不听我使唤?还想不想活了?”侯大光脸上的肌肉一横,冷哼道,话里话外都显得十分的强硬。

    的确,这里没有人敢不听他的使唤,江心洲远离江城城区,四面环水,真要是将侯大光惹恼了,直接赏你颗子弹,再送你去江里喂鱼。

    “走走走,这没什么好看的,咱们去上面,边打麻将便欣赏。”侯大光攒倒着众人上了监狱的楼上。

    江心洲监狱的建造设计很简单,是个四方形,只有一面有进出口,其他三面都是高大的围墙,经过长时间的修葺,围墙是越加越高,所有的犯人都生活在这个围墙之内,从来没有出去过,侯大光现在胆子大了,也可以说是闲的无聊能折腾了,将人放出去“劳动”。

    “看到没?站在这里,看他们才叫舒服。”侯大光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上面早建立起了遮阳棚,顾卫林觉得侯大光平时应该就是躺在上面“监督”这群人的。

    果不其然,顾卫林一转身,只见吴自荣已经躺在侯大光平时躺的躺椅上了,旁边的小圆桌上还有红酒。

    “老侯,我们刚才还说你这生活活的烦躁,没想到还挺有情调啊!”孙金诚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笑道。

    “来来来,打麻将,我啊,就觉得上次顾老弟说的不错,乐子是自己找出来的,这么好的地方,谁也管不着我,我自己折磨自己干嘛?”侯大光叼着烟,搓着麻将笑道。

    “老侯,你这大横幅拉得还挺像模像样的啊?”大家一直在看外侧,吴自荣没有急着做到麻将桌之前,而是站起来在这里看了一眼监狱内部,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整个监狱的大操场。

    “嘿,娱乐、娱乐而已.....”侯大光笑道。

    “江心洲监狱第一届狱友运动会。”顾卫林将横幅上的字看的清清楚楚并读了出来。

    原本正在搓麻将的孙金诚霍然站起身子,一眼瞧到了吴自荣所看,顾卫林所读的横幅。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可这侯大光好像一夜之间就开窍了一般,冰冷冷无聊的监狱,愣让他让出了花样来,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侯大光如此能折腾呢。

    “老孙,我看啊,咱们都白操心了,人家的日子过得好的很呢。”吴自荣坐下来,笑道。

    “怎么?你们有什么好事想着我?”侯大光听吴自荣这么一说,问道。

    “没什么,打牌打牌....”孙金诚含糊的说道。

    四个人开始你来我往的打牌,开局孙金诚运气爆棚,一直都是大杀四方,不过到了半场过后,侯大光开始发力,孙金诚的好运彻底被扭转。

    吴自荣输的脸色都变绿了,顾卫林勉强能保个本,现在这四人算是混熟了,没什么巴结不巴结的,在一起打麻将就是图个开心,谁还故意送钱?

    三人一直在胡扯,从日本人扯到江城,从政保局扯到市政府,最后又扯到个人。

    “侯哥,你这将人放在监狱外面,不怕他们溜了?”顾卫林出牌后问道。

    “对啊,老侯,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吴自荣也疑惑道。

    “溜?他们怕是不知道江心洲在什么地方吧?溜到长江去?也不看看我这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再看看江面上,我从市政府搞的钱,搞了几条船,环岛巡逻,想逃?问问底下这些兄弟们手里的枪答不答应。”侯大光十分自信的说,自从在江心洲监狱找到了乐趣之后,他整个人都自信、轻松了不少。

    “八筒....”说着,侯大光出牌道。

    “哎,八筒,呼了。”孙金诚好久都没有胡牌了,这一次算是捡漏了。

    “不算,不算,刚才我说话打错了。”说着侯大光就要将打出去的八筒收回去,哪成想孙金诚额速度更快,直接将八筒拿到了自己的面前。

    侯大光那个懊悔啊,看的顾卫林和吴自荣哈哈大笑。

    “想耍赖?老侯,你这手段和你下面的那群狱友玩玩还差不多,拿钱拿钱.....”孙金诚没好气的说,望眼欲穿的胡牌,怎么能让侯大光这无赖货给弄没了,该收得到钱还是要收的。